葷素不忌的嘎眯冒著遭蛋洗的風險,姑且不入流地將推理分為「傷腦筋」與「不傷腦筋」。

多數的日子裡,「傷腦筋」是我的菜,很難不隨主角辦案,讓腦細胞與故事共鳴,愈是被作者合理撂倒,愈是感到與有榮焉。

偶爾有「不傷腦筋」的時候,例如《紳堂副教授之帝都異聞錄》這麼一部有點推理、有些神秘,不需誅殺腦細胞,全看作者怎麼玩,我不會說它是推理作品,比較接近輕小說,它不是正餐,而像是接連幾頓豪華套餐,今兒個不妨來客夏日輕食似的。看到作者這麼自嘲寫後記:把當初連時代設定都曖昧不清,解謎成分也少之又少,只想用「帥哥」、「助手」、「動作片」來闖關… … 便曉得作者自個兒掂過斤兩,沒有太認真,懶得自矜或自輕,再加上故事中確實有帥哥、助手、帶動作,笑點不高的我便覺莞爾。

 

紳堂副教授風流倜儻,舉手投足無不優雅,增一分則流於造作,可他就有辦法將風雅拿捏得剛剛好,既讓人目不轉睛,又覺得再自然不過。他是警方破案的秘密武器,大凡現世科學無法解釋之奇詭怪秘,交給紳堂麗兒準沒錯!人間極品應該不需要助手,不過,考慮到讀者可能不太想看人間極品親手灑掃庭除整理几案,自然需要派個小助手給俊美無儔副教授。

我猜紳堂對美學吹毛求疵到家,即使小助手也要挑一抹清新身影,機靈有餘才派得上用場,偶爾笨拙提供適度娛樂,心血來潮可以搞些無傷大雅的曖昩,噢對了,助手秋生年方十四,對曖昧年齡懷抱精神潔癖的人慎入,若是誤以為有什麼噴鼻血情節或 BL 的人也不必想太多,小助手在必要的時候會穿著「箭羽花紋小袖和服」登場,這麼形容等於明示了吧。此外,我說的曖昧僅止於酸甜小曖昧罷了,起碼在系列(一)所出現的動作片,主要針對收妖打怪無誤,請勿過度想像。

 

破案過程出現的神秘客可謂「非人哉」,作者運用素材就如同故事中的主人翁般瀟灑不羈,雜揉古今東西方典故,傳統與浪漫交會,不拘傳奇異聞抑或神話。

煙霧神燈渡重洋,怪畫異形準時見,愛情靈藥藏玄機,會幫忙整理家務的精靈雖無獨立篇章,卻是我個人最愛,只要給日理萬機的版主兩隻家事精靈,神燈怪畫都可以退堂了!

在整部作品中算不得出奇的怪畫,個人頗覺興味,一是該篇故事中,看似熱衷與紳堂像對小夫妻似的女子,實則尚未走出喪夫陰影,紳堂在此沉吟表示,每個人需要的時間都不一樣,那麼,失去摯親的你我,要再經過多少年,才得以進入也無風雨也無晴?至於那幅怪畫,令我聯想《主君的太陽》中一只價值連城的花瓶,本來無一物,何來寄居怪?還不都是人們賦予意義,對無生命的物體寄托感受,滋養餵哺,使得妖怪益發茁壯嗎!你有什麼眷戀不已的擺飾,或有什麼喚起極端感官的物品,讓你一日看三回,怎麼也不厭倦的嗎?小心!或許你正在餵養物怪而不自知。 XD

此外,我偏好末篇的〈沙世〉,首篇提到「魔道即人道」時僅止於隔靴搔癢,直到末篇才有長足展現,所謂的離奇怪誕,從來都離不開人性範疇,詭秘不足恐懼,閨蜜反而比較有能耐扯人後腿,怕鬼怪的人,還不如怕路邊的怪叔叔。人心有多扭曲,異世界的闇黑才有多深,再多的虛幻不可解,皆不脫現實的變異曲折。

 

 

 

 10416653_10152187909238317_7564948717283914681_n    

書名:紳堂副教授之帝都異聞錄(一)

作者:愛德華‧史密斯(Edward Smith

譯者:江宓蓁

繪者:碧風羽

出版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1475

ISBN9789863660309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