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由不起眼的犀利偵探、早慧的十歲美少女,和半紀實寫作型男所組成的偵探小組,在沒辦公室的情況下,只能固定於山手線第五節車廂出沒。他們招攬客戶的方式,除了讓美少女詩穗上網一人分飾多角喊燒外,只剩姜太公釣魚式行銷法,這麼不積極的山探都能打響名號還產生山寨版來競爭的話,樂觀主動又進取的行銷人員情何以堪。

 

逐漸打開知名度的山探,依然穩坐有實力沒財力的寶座,小學生詩穗至少能從爸媽手上拿到零用錢,稱她是三人中的首富亦不為過,自費出版的「作家」不忘打零工,山探的每日三餐從何而來?幸好新任委託人上門求助,八十歲的留子奶奶,請山探幫忙找出她在山手線上偶遇的小男孩。

原來留子奶奶看到的小男孩肖似她的初戀情人,將時間拉回二次大戰期間,小留子被送往鄉下親戚家避難,龍墓村居民的熱情款待,讓來自解構東京的留子受寵若驚,同齡的健一是留子最好的朋友,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就在神龍祭前夕,鎮村之寶「龍鬚剪」被盜,龍女巫遭殺害,讓龍墓村陷入比戰爭更絕望的不安中,村民態度丕變,健一毅然訣別,留子的疏散之旅始於驚喜,終於驚愕,就此劃下句點,直到七十年後在山手線上見到宛如健一翻版的男孩,喚起留子奶奶塵封的記憶。

問題是,沒名沒姓沒地址,連張相片都沒有,曾在東京待幾天的人便曉得山手線每天吐納多少遊客啊!只憑老奶奶描述何止是大海撈針,還不如叫山探去海底幫小美人魚找多年前掉的乳牙。

老奶奶的委託未完成,一把有暗示沒提示的鑰匙出現,除了鎖上回憶,更埋藏不為外人道的心情,什麼樣的青澀記憶,什麼樣的晦澀慨然,將昭和時期的懸念與秘密捎往現代?

 

乍看《山手線偵探團》六字,再瞄一下有拐小孩之嫌的封面,只准州官弱智不許百姓幼稚的嘎眯腦海中曾浮現「孩子氣、嬉謔風、內容貧乏... ...」的片面印象,實際閱讀發現故事表現不俗,反倒享有超乎預期的悅讀時光。決定了,往後只要在閱讀前注射「這不是我的菜」預防針,便能大快朵頤,無論什麼書都可以嚼得開心。

有山手線沒桌案的鮮跳設定,清新討喜的主角,時光流動的故事,雖以大時代為背景,卻沒有過多的包袱,僅點到為止地描繪橫跨七十年之重,個人閱讀時不怎麼在意推理,比較容易陷入今昔對比的悵惘與省思。例如,我也曾套用詩穗的想法,若以走過戰爭創痛的阿信眼光,看現代某些扶不起的阿斗們,真不知該作如是想。小說中不只一次對戰爭發出喟嘆,由非日本人讀來有些五味雜陳,究竟是哪組國家機器玩很大搞出死人無數的格局,又如何陷人民於煉獄,讓人們非得這麼飲恨吞淚地在痛失一切的絕境中拚命活下去?!以留子奶奶簡單的一句話終結:「不過再怎麼說,引發戰爭絕對不是好事,你們這些年輕人絕對不能再讓世界發生這樣的悲劇。

 

《山手線偵探團2:龍墓村的神祕之鑰》由山手線畫個圈,沿途停靠站的日常風景引進門,新與舊,疾與緩,車廂開闔間,吞吐多少風雲幻化和不一樣的東京,從可麗餅與女僕咖啡廳的輕鬆愜意中,徐徐走進舊時光與慢感情的織網。再藉著新幹線突圍,自與世隔絕的山林廢村間,窺見殘酷與無常,譜寫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為了公平起見,詩穗不光假設以老奶奶的眼光來看現世,更常以十歲的小大人視角玩味周遭的成人世界,「女僕咖啡廳」與「執事咖啡廳」體驗,對目黑寄生蟲館的驚「厭」,黑澤明《七武士》的電影海報觀感,對普遍家長大人的吐槽,皆令我這個大人大大讀來莞爾。大人嘎眯仍想對小詩穗說,《七武士》真的很不賴,拜託妳過幾年找出電影看過再給幾句評,不能光看海報就開槍啊! 

 

 

書名:山手線偵探團2:龍墓村的神祕之鑰

   (山手線探偵 2 まわる各駅停車と消えた初恋の謎)

作者:七尾與史 Yoshi Nanao

譯者:葉韋利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481

ISBN9789866104473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