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1467496_1     

看過嬰兒拖車掛在腳踏車前後嗎?

曾於舊文提到在荷蘭常見自行車附掛拖車,有的裝在卡打車前,有些拖在單車後,拖車上不一定裝物品,不少拖車裡裝載小孩及毛小孩。我在該篇已神隱的遊記中笑道:「還看到同時裝著兩個約莫五、六歲的孩子,若是軒的話,早就唬地站起來嚇死大人了!」野林守護戰》的故事背景在波特蘭,但我晃到美國只注意汽車,且對美國西北部十分無知,德國的自行車不少卻不像在荷蘭那麼常見拖油瓶。XD 嘎眯特地翻找舊照,可惜原圖檔遺失,僅自舊文找到兩張均附掛於車前,雖有些模糊,但版主已盡力。(誰叫妳多事

1378053015-731205556.jpg 1378053021-3092322141.jpg  

 

有些人騎得超快,拖車隨之快飛,《野林守護戰》中,12歲普汝就是這麼將弟弟的嬰兒拖車附掛在卡打車後方,無憂無慮的騎過大街小巷,一顛簸,拖車裡的小麥克便開心尖叫,好時光易逝,沒多久,重達20的麥克居然遭到一群烏鴉綁架,飛過街道,越過河流,緊追不捨的普汝無法穿越斷崖,只能眼睜睜看著烏鴉綁匪們抓著弟弟消失在視線的盡頭。這麼超現實的真相,要是向大人求救的話誰會相信呢?

自責的普汝進入「無法通行的荒野」,想要隻身揪出烏鴉老巢,拯救嬰兒小弟,好奇的同學科提斯竟尾隨在後,波特蘭二人組進入荒野,但覺一片茫然,不知從何找起,唯一肯定的是他們若非作了同樣的怪夢,就是動物星球頻道的報導不實。烏鴉為何想要搶劫嬰兒?為什麼野林中的郊狼穿著制服、手持武器還會講話?難不成衣冠禽獸的意思是幫動物穿衣戴帽?(驚)

 

野林曾是人類、動物、鳥族子民、郊狼族群和諧共存的所在,南林的一場政變,帶來持續的紛擾不安,兩個林外人如何穿過魔法結界,捲入野林的多方角力與爭戰?仗著三分膽識,三分聰明,三分信任,他們四處求援,探問普汝弟弟的下落。

郵差看來和善,角鴞捨鳥為人,綠林好漢挺熱血,總督夫人一派誠懇,天啊,這些人、這些鳥,感覺上都是好鳥人,就好比年底選舉,候選人的政見皆動聽,都說對方無良,自己才是相對正直為民為國的一方,誰才真正值得交付信任?

 

作者是一對蠻特別的夫妻檔,丈夫負責寫作,妻子是金牌童書插畫家,Colin Meloy 身為音樂創作人,同時玩樂團,難怪可以構思頗搖滾的故事。我蠻好奇作者夫妻究竟有無小孩?自以下訪談卻看不出所以然:http://www.youtube.com/embed/9Ex2UZtFD0I

之所以介意他們有無小孩,主要因為在這部迷人的野林作品中,存在我個人感到不合常理的橋段。如果嘎眯還算是一枚正常父母,且能代表多數父母可能有的反應的話,很難相信普汝的父母既是如此求子心切、慈愛又可親(並非差勁父母型款),在得知小麥克失蹤的真相後,呃,以下既是吐槽也有爆雷,特此反黑,不喜慎入!爸媽告訴普汝錯不在她,而是普汝父母在多年前種下的禍因,他們揭露的陳年故事證明普汝錯信總督夫人。普汝聞言驚懼,亟欲重返野林營救小麥克,換作我是她爸媽,鐵定交待普汝看家,換為娘的去衝鋒陷陣(當然啦,這樣一來少女主角就沒戲唱了),可這對父母悲痛之外,非但沒有挺身而出(呃,有短暫的自告奮勇),反倒阻止普汝,勸她放棄,甚至說出我們三個人也可以幸福等令人不可置信的鬼話。天下沒有完美的父母,沒有完美的故事,但我很難相信一對很有愛的父母在還有救的情況下提前進入《蘇菲的抉擇》,或許這是我頑固且自以為是 common sense?

 

397536_619604991483955_8735407283202265172_n.jpg

 

即使再有責任感的人,偶爾也想要中場休息,可不可以乾脆認錯、放棄,好好睡一覺,將錯就錯?

如果這終將是場徒勞,提前罷工又何妨?而正是我前段的吐槽,激發普汝東山再起。(東山再起不是這麼用的吧) 

 

 

近日同小三生分享《野林守護戰》部分內容,小三常誤判正邪,又常為主角緊張握拳,擔心他們誤信奸人。

一日,小子忽爾信心滿滿地說他懂了,指著路邊某候選人看板說:「我一定不選他,看起來就不像好人。」

嘎眯:「順眼的未必善良,礙眼的說不定很熱心,人不可貌相,就好像我看起來兇巴巴的,但實際上我會兇嗎?」

小三頓了兩秒,聲音扁平地說:「會,妳很兇。」 齁,你又誤判了 XD 

 

聰明有餘,勇氣不缺的孩子們,聰明不代表智慧,勇氣不等於無攻不克。人生可沒那麼容易,想要混得開,你非得稍具判斷力。一要明辨是非,二要識人的眼力,切忌敵友不分,接著你仍然需要一點盲目樂觀與信心,否則無以為繼。 

「察覺父母不偉大,驚覺大人並非無所不能」,乃是許多人的初段成長痛,為轉骨增高增強的契機。我喜歡絕處逢生的心境轉折,承認無力並不可恥,接受自己也有趨吉避兇的渴望。一旦確認我不妥協,視挑戰為養分,適足以消融絕望,滋養大無畏。正所謂一念枯,一念榮。

 

一路走來,有阻力,也有貴人,這就是人生,也許放諸鳥生皆準,你的一手爛牌中,偶爾也有張王牌。

在這部充滿質感插畫的作品中,動物會說話,植物有意思,動輒「哇勒、哇勒」的野兔可以和狐狸共事討論農作物,想像無邊的秘境森林中,我們看到了人類、動物與植物的和諧平衡,見識哀傷和權勢如何腐蝕心智,一己之私可讓森林全面崩壞,一個護念可以點燃希望火炬。承平太久,人們難免耽於安逸,明哲保身的想法很正常,然而,沒有人可以自外於一切紛擾拋開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成見,真正的平衡少不了異中求同。《野林守護戰》在異想設定中有生態實況,在荒野歷險裡有小社會縮影,動物與人類自成江湖,情理道義自在其中。

展讀之初,理查有句乍看不怎麼起眼的話,卻慢慢地在我心中發酵:「事情之所以發生,總是有理由的。我懷疑,你會來這裡並不是意外。我倒更覺得,你來這裡是有原因的,波特蘭普汝。我想,我們只是還不曉得原因是什麼。」我們很難接受意外的打擊,與其抗拒,何妨相信一切的發生自有其意義,就算是自我欺哄,勝却呼天搶地。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偏偏發生在我身上?換個角度想,或許是非我不可呢?!磨難作為藥引,艱難昇華意志,那背後無以名之的原因、奧義,就讓我們作中學,自奮戰中淬礪。

有趣的是科提斯剛開始好似「來亂的」,他大可以中途喊卡跑回家,也確實動搖過,若說普汝來到野林並非意外,科提斯難道真是來亂的?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書名:《野林守護戰》 Wildwood

作者:科林麥洛依 Colin Meloy

   卡森艾利思 Carson Ellis

譯者:謝靜雯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411

ISBN978986610451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