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發楓瘋頂回歸日常地面,我再度陷入百廢待舉、日理萬機的無限迴圈,可恥的是,今早進公司竟花了將近十五分鐘和喜愛閱讀的同事分享所愛,不斷呼籲,大家大家,千萬別因為書名和封面帶血而却步,故事內容不血腥,想我近日忙碌破表,尚且被《羔羊血祭》糊住且甘之如飴,只能說這故事太犯規!嘎眯巴拉巴拉不可收拾但還記得不破哏,某同事聽完簡介饒富興趣,眼睛發亮,閃了又閃,嘎眯狐疑,這位同事該不會是諾安德利人吧? 

 

10704105_1497615240497353_7117551994062912926_n

 

「吾友,這份文件將撼動教會。」

1849年,馬里歐達米安尼藉暴亂掩護,自梵蒂岡A走一份足以掀起宗教風暴,顛覆凡夫俗女認知的「協約」。為了避免文件遭有心人破壞,他寄出副本給後台夠硬的友人,正本安放於秘密所在,僅預留線索給蓋世高人,若想找出正本,務必帶上一流的頭腦、過人的學識、猛龍過江的身手,順便想破頭殼吧!哪曉得友人搭上鐵達尼的親戚,副本隨之海葬,正本又乏人問津,想想那些年人們無限滋補的遲鈍腦袋啊。。。

 

直到2012年,代誌大條了,有人威脅將協約的存在公諸於世,樞機主教四顧茫然,庸才滿街跑,何處是人才?立即召喚得意弟子湯瑪斯凱利神父前來支援。當年與梵蒂岡締結「協約」的諾安德利人同感棘手,秘密會議命令歷史學家莉薇亞與凱利神父合作,找回協約才是王道。

 

 

湯瑪斯來不及佩服莉薇亞教授學富五車、天縱英才,已率先進入驚慌莫名模式,蝦米,眼前的菁英女性居然是沒有靈魂、沒有人性、侍奉魔鬼的吸血鬼,快快快,十字架待命,整貨櫃大蒜侍候,豈料莉薇亞大翻白眼,都什麼時代了,還不曉得那全是騙死人不償命的歷史傳媒亂報嗎?別說神父怕吸血鬼,氏族好漢更畏懼凡人以宗教之名行迫害之實。

 

Oh my God~信仰堅定的神職人員怎麼可以和魔鬼代言人走在一塊兒,在她身上多倒幾桶聖水能不能助她人間蒸發?神父驚疑不定,又不得不承認眼前這隻吸血鬼太有才,遂不甘不願,內心含怨地與莉薇亞展開不攜手合作。前人留下的詩謎絞腦汁,不是莫測高深的密碼,就是晦澀難辨的宗教意涵,這是文學、歷史、宗教、藝術…. …的多重纏繞,怎知神鬼猜謎,陰謀在後,各路人馬齊來添亂。

 

 

不同類型的信仰不但可以很有力量,也可以帶有毀滅性。

 

平素和我不對盤的某長輩,曾說了句令我點頭如搗蒜的話:「並非不信神,我信神,我不信的是人。」不懷疑信仰有其力量,惟質疑透過人們各自演譯,難保不是瞎子摸象。怕盡信之而不假思索的執信,怕藉信仰為媒介的利已損他,怕信仰力道成為雙面刃。可以信仰,不宜全然信託體制,小老百姓老早思辨過的議題,湯瑪斯大德居然要等到向法蘭科尼神父告解才想通。

 

在《羔羊血祭》中,有偏執信念,有無神論者,有堅定不移,也有人由信生恨,旁觀湯瑪斯、安娜、羅倫佐、喬納、朱立歐… …等人的內心小宇宙,好似觀賞球史留名的精彩決賽,淋漓盡致。又像多方辯論,省思激盪,留下開放性結辯權,歡迎讀者自行發想。

 

 

她總覺得,勇氣不是毫無恐懼,

而是擁有能正視恐懼的力量。

 

對我來說,閱讀和用餐差不多,養生餐未必好吃,美食餐可能傷身;有些書籍思想精湛不易讀,有的書暢快順讀可惜乏善可陳。《羔羊血祭》甫開頭,達米安尼看得我小悶,哪曉得嚼過二十頁,愈吃愈涮嘴,順口娛樂富營養,讀來欲罷不能,說它「結合丹.布朗的宗教陰謀,與史蒂芬妮.梅爾超凡的恐怖感」完全不為過。明知是虛構,展讀未久已覺「有何不可」,及至進入「大有可能」的結界,方知耽溺之深。好玩的是讀到一半,個人曾迸發不少異想,扣合結局的震撼彈。

 

恕我腦殘,無法貢獻腦力,只能看主角高來高去好不痛快,尾隨主角冒險腎上腺素飆升後,間歇端出幽默輕食,格外逗人發噱。解謎過程及布局縝密已令我嘆服,除去某隻笨鬼,幾隻吸血鬼超乎預期,見識過他們力與美結合非凡智慧的深層示現,再回頭看坊間流於華麗表相的幾隻鬼就回不去了。老話一句,別光看書名和封面就打槍,給它三十分鐘機會,說不定你會想拜託莉薇亞快來咬一口。版主仍然勸君三思,氏族成員不得任性,天才裝弱雞很累,韜光養晦可沒那麼容易。機智慧黠的莉薇亞攤手,不能同意呆胞嘎眯更多了~

 

 

 

書名:羔羊血祭 Blood of the Lamb

作者:山姆卡伯特 Sam Cabot

譯者:林零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41128

ISBN 978957136133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