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TakeLook 

 

~忙碌中,恕未開放留言~

 

家人死光光,小環失去人生的那道光,像隻穴熊般賴活著不心慌。

話說回來,不跟家人鬧幾次彆扭還叫青少年嗎?九年前,中學生夏目環只不過拒絕和家人同行,自此和爸媽小弟天人永隔,早知道就一齊出門感情不會散,我想這一切只能推給千金難買早知道去管轄,總之她再沒有道歉或道別的機會。好在有貌似雷厲風行很有主見的奈奈美阿姨收容她,兩人作個伴倒也差不到哪兒去,豈料阿姨這麼強大的精神體都敵不過上天召喚,說走就走,想多奉行一天孝順都不成,你說說這個人生之荒唐又何苦來這一遭,念大學有什麼意思!拚死拚活又是個什麼玩意兒!

 

 「悔恨依然如化了膿的傷口,附著在心上。」

 

死亡如蛆附骨,痛苦如影隨形,夏目環懶得和周遭的人互動,難得貓小曆和紺野大叔算得上朋友,可惜貓咪生命短暫,小曆死了之後,紺野大叔未老卻選擇告老還鄉,留下一台比賽級數的公路車給她當紀念品,怎知這輛車不騎則已,一騎驚人,咻地帶領她穿越光之小徑,見到久違的家人,怎不教她驚喜交集。

問題是,腳踏車另有苦主她強求不得,若歸還腳踏車,要如何確保自己可以一再犯規跑到死人國度找家人喝杯茶聊聊天?

 

來~ 免金紙,免擲筊,環保香全免

生者想見死者話話家常也沒有那麼難,方法如下:

 ※請參閱穿梭生死S.O.P.《猴子也學得會!簡單越軌A to Z

 ※具備超級馬拉松體力,趕在天亮前跑完40公里光之小徑的能耐

 

字面上念下來容易,現在要我跑兩圈操場都嫌喘,半馬等於半死不活,全馬只能留給下輩子,何況咱們夏目環小姐可不是一般遜咖。為了爭口氣,她不是不努力,只不過體力真的不行,惰性實在太強。「一步一步的前進是那麼的辛苦,但舊態復萌原來這麼簡單。」持之以恆你究竟跑去哪裡?!

 

坦白說,我在33頁前過分對號入座,稍不小心已浪費數張面紙,為了驗證是我哭點太低還怎樣,腹黑嘎眯尚未讀完便隨機選在晚餐時間和家人聊起這故事,才剛起個頭講到打開門見到小環媽媽,仍未走出喪子之慟的我家老媽瞬間紅了眼眶,冏得我差點兒拍桌要家人振作點,故事才開始呢,重點不是陰陽兩隔後的久別重逢,而是咱們活著的人可不能就此被打敗,再怎麼失落也該爭口氣好好過日子給小徑另一端的家人帶笑看。

 

個人最愛奈奈美阿姨的爽辣犀利,話說,小環只顧著和家人訴說別後的懊悔,貪戀睽違已久的家庭溫馨,奈奈美阿姨卻率先開罵,先是痛批小環光臨地府很不對,繼而質問小環在人間混吃等死是怎麼回事?底下這段對話完全戳中我的罩門。

 

「曾經那麼天不怕地不怕的阿姨,那麼突然,那麼輕易就死了。

 於是,我好像越來越沒法相信現實的世界了。」

「不要把責任推給別人。你只是逃避自己的軟弱罷了。」   

 

 

爸爸那麼早離開我們,當年的嘎小眯即使再傷心依然活得給力,可為什麼走出谷底又是另一處陷落,曾經那麼優秀聰明過人的大弟,那麼突然那麼輕易就死了,我越來越沒辦法提起勁去面對每一天,除了冷眼諷謔看世情,除了留幾分溫情給孩子,很難再找到往日的熱情與熱血,大弟辭世後的這一年多來,無論面對什麼,我常陷入「那又怎樣」鬼打牆,得罪人又怎樣?事情辦的不漂亮又怎樣?不再熱心又怎樣?不想說話、提不起勁又怎樣?試著以奈奈美阿姨的話來衡量自己,這一向是怎麼了,我不也是將責任推給別人,藉大弟的死構築高牆,粉飾軟弱。

 

夏目環的長跑大計開展沒多久,便讓慧眼(?)識英雌的老所網羅,加入輕鬆跑者團隊,除了隊長是曾被譽為天才跑者的老所,說這群人是烏合之眾絕不為過。一群飯桶的團長頂多是糰長吧?更甭提老所組隊的動機讓人無言,套句小環的心聲:「這什麼鼻屎大的目的啊?這什麼漏風的夢想啊?」

別著急,鼻屎大的目的自有後話,讀者青菜想也該知道老所的夢想沒那麼單純。

 

草率成軍的輕鬆跑者,目標絲毫不輕鬆。

狠角色自然以馬拉松 42.195公里為目標,想要穿越光之小徑的小環堅持不讓那 2.195km,「只」以40公里作為標的也夠她奔命了。

 

↓ 呃,有人目標「三步」是來亂的嗎?

 IMG_3589  

 

若說展讀之初專拐我淚水,過 80頁鐵定是讀來騙笑哎!

由於看得太歡樂,以至於我將 215頁的 LSD Long Slow Distance)看成 LDS。(冏)

 

一隊草包也罷,反正小環志在 40公里,不在交誼搏感情,只是利用訓練達成不便公開且說出來著實令人難以置信的目標。儘管她鮮少與人來往,隊員中仍杵著一位仇人見面份外眼紅的大嬸,莫要小看大嬸威能,真知榮子之毒舌可是練過的,讀者我曾也被她那句「沒必要這樣炫燿自己的不幸吧。」給刺激到,但她的存在不可或缺,很能照見小環一類耽溺者的思緒盲點,包括我沒錯。重新走進人群,即使互動不多,一種無以名之的能量依然在那裡,或許也能對治中二病,破除部分主觀。

 

 「我不追問他們的身家,他們也不追問我的身世。

  雖然只是因為沒有興趣,但這種漠不關心有時也是一種救贖。」

 

不敢說這故事如何笑中帶淚兼流汗,雖則我讀時的確有笑有淚無憾;不想妄言它如何療癒,但我個人讀了不無慰藉;不打算浮泛地說它勵志或激勵人心,只能說我這陣子稍微走出委靡。閱讀中途屢次感到腿癢癢的想跑個痛快,也想暫時拋開腳踝舊傷衝出光之小徑,也想尋求振作的可能,此外我不欲多說。總之,這本傷後復甦超級馬拉松是我的菜。

我幾乎要往臉上貼金說它是為我這種人而寫了呢。 (╯▽╰)

 

關起門來,怎麼想都痛,日子再怎麼過都覺得朝朝難,走出去便發現形形色色的人生都不簡單,試著專注當下,或者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倒也沒有想像中困難。我們常看不出(或看不起)細微改變,卻是一點一滴的改變,形塑不久將來的自己,最後以我個人喜歡的一句話作結。

「到現在為止,哪怕我只能跑超過八千九百公尺,但這樣我至少就有了那麼一點點改變。只能跑八‧八公里的我,若能跑到八‧九公里,我就改變了呀。」

 

 

 

書名:穿越光之小徑 ラン

作者:森繪都 Mori Eto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天培

出版日期:20159

ISBN9789866385797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