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就都能夠「轉大人」獨當一面嗎?

 

大尖山高聳入雲,仰之彌高,據說是尖鼠先祖的故鄉,爺爺對愛聽故事的三隻小尖鼠說起家族起源和傳統,尖鼠一族的成年禮不需要加冠,而是在年輕時爬一次大尖山,只有挑戰登頂成功的尖鼠,才能成為真正的男子漢!

 

琪琪、偕偕和咕咕這才曉得爺爺的上頭還有爺爺,爺爺的爺爺的最古老爺爺叫作祖先,如果尖鼠很久以前就生活在地球上,那麼,肥嫩可口的蚯蚓是不是同樣古老?大家都從大尖山誕生的嗎?年輕只有一回,冒險重重有許多回合,在爺爺追憶的年少歷險中,琉璃小灰蝶怕風,捧絡新婦蛛碎念,鼓甲蟲繞圈圈不暈,白尾灰蜻不是爺爺的菜,東亞飛蝗會不會比較好吃?

 

以生態為主的童書不少,側重知識顯得枯燥,看沒幾頁就想睡,在《風的草原》中,無論是形形色色的生物習性,風雨雲朵等非生物的循環與生成,以至於食物鍊和生命奧秘,都透過爺爺的「想當年」變得立體,童真插畫鮮活富趣味,好奇小尖鼠們的對話天真刺激發想,擺脫教材式的僵化刻板,不怕無聊,加上文字簡明流暢,即使沒有注音,像軒這樣僅識得幾個字的中年級生便能自行閱讀。

 

以《14隻老鼠系列》繪本聞名於世的岩村和朗,住在森林裡與自然共舞,創作出許多平易近人又生動的繪本。《風的草原》是《大尖山的大冒險》系列第一冊,年輕尖鼠的冒險才開始,生物特質各異其趣,自然書寫舉重若輕,生態寫實歷歷不奇怪,岩猴傳說則像是單純的感傷故事,除了兼具資訊與故事性,呼應自然脈動的同時,偶爾出人意表地拋擲大哉問,小朋友無需多想,大人不妨細想。

 

例如,尖鼠遇到瓢蟲小瓢時,瓢蟲說了令我玩味不已的話:

「所謂能獨當一面就是變成大人的意思嗎?」

「我已經變成瓢蟲,已經不再是幼蟲了。可是,我並不覺得我可以獨當一面呀。」

沒錯,當時還很年輕的尖鼠爺爺也有同感,雖不再是尖鼠小孩,卻不覺得自己可以獨當一面,小飄蟲和尖鼠相談甚歡,決定結伴一起去旅行,然而,此去有高山深谷,難關險阻,對人類而言都不算容易的跋山涉水,尖鼠和瓢蟲該如何登頂?一旦登上大尖山再回來,牠們所期待的「獨當一面」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相信有不少人跨過法定成年的界線依然迷惘,成年前、後好似相去不遠,沒有理所當然的成熟,沒有自然而然的睿智,以我個人來說,即使有了小孩,不乏幼稚鬼因子冒出頭。曾經期望的「有智慧、有膽量、越戰越堅強」,即使流於抽象浮誇的口號也不意外,成為頂天立地的好男好女就算不難,也不是嚷嚷就可以變得有擔當,蛻變的關鍵若不是年齡,又會是什麼?因此,我以為這不只是結合「繪本、自然與孩童」之作,且是從尖鼠歷險指向人類磨礪之必要的成長小小說。 

 

 

 

書名:風的草原  風の草原

作者:岩村和朗  いわむらかずお

譯者:游珮芸

出版社:青林

出版日期:20141024

ISBN9789862741719

 

 


 

【作、繪者簡介】岩村和朗
  一九三九年出生於東京。東京藝術大學工藝科畢業。
  一九七五年離開東京,移居到栃木縣益子町的雜木林中。
  作品〈十四隻老鼠系列〉和〈森林裡的松鼠系列〉,不僅在日本成為跨越世代的長銷書,也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在法國、德國、台灣、韓國等地廣受孩子們的喜愛。
  《十四隻老鼠吃早餐》榮獲繪本日本獎,《十四隻老鼠挖山芋》獲得小學館繪畫獎,《孤單一個人的最後一班車》獲得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愛思考的青蛙》獲得講談社出版文化獎繪本獎。
  此外,著有《你要去哪裡?去看我朋友!》( 艾瑞卡爾共著)、《小卡魯和小耶魯好睏好睏》,以及散文集《和風一起》等。
  一九九八年在栃木縣馬頭町創立的「岩村和朗繪本之丘美術館」開館。持續企畫並實踐以「繪本、自然與孩童」為主題的活動。
  二○○○年開始出版「夕陽山丘的伙伴們系列」,《松鼠栗栖奇古力》、《母牛後路美奈》等書,是以生活在美術館所在地「繪本之丘」中的動物們作為主角的故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