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我,比不快樂更快樂》是我近期讀到最傑出的青少年成長小說。

剛看只覺不過爾爾,想不到作者玩的是倒吃甘蔗大法。

如果有人因為青少年小說五字便決定無視的話,我只能說可惜了,何況它不僅僅涉及成長痛。

試想,書蟲難道會因為《麥田捕手》、《飢餓遊戲》… …擺在青少年小說區或者誤置語言工具類就不啃嗎?

 

 

亞倫家的生活原本就不容易,爸爸自殺之後,彷彿連最後幾分快樂都被抽真空,這是個即使一切看壞都有「忘憂河」可救賤命的時代,無論遭逢劇變或走不出意外打擊,都可以找忘憂河公司幫忙解憂,只消動個小手術篩選記憶,人們得以揮別不愉快的過往,活出嶄新的快樂自我。只可惜,亞倫家窮到連手術費都成問題,想找忘憂河還是卡早睏卡有眠。他手腕上的微笑標記召喚不了喜樂反倒平添痛楚,他決意擠出微笑讓媽媽和女友心安,放心吧~他會用力振作尋找快樂。

 

他照舊和老朋友們混吃等死,和女友吉娜薇甜蜜如昔,人家說假裝久了也會成真,結識找不到人生方向的湯瑪士之後,亞倫反倒摸索出人生定位,天殺的人間地獄竟有可能變成該死的對,真正的快樂根本不需要偽裝。可是,當死黨變臉,女友不豫,就連湯瑪士都不像自己所以為的合拍,一個個失望,組成絕望的黑洞,他找不到快樂的入口,只能找忘憂河公司提供救贖,既然悲傷可以不請自來,快樂為何不能隨傳隨到?

 

 

「有時候,能偶爾回憶也是挺好的。」

 

閱讀頭幾章時,我只覺得還不錯,談不上期待。畢竟,無論是對所處社會現況側寫夾帶批判,友情愛情及性向的迷惘惶惑,痛澈心脾的家變與自我追尋之苦,和那一丁點科幻的設定,讀者就算不是司空見慣,也早已經看過不少類似書寫,因此在展讀初期難免找碴。

 

嘎眯家從天堂跌到地獄那幾年,窮到只不過想買瓶養樂多媽媽就眉頭一皺顯示帳簿不單純。反觀亞倫媽窮歸窮,卻將錢花在兄弟倆的XBOX豈不是本末倒置?瞧他去湯瑪士家都看到些什麼,乾淨浴巾、一張書桌、自己的房間,皆是亞倫無法擁有的物事,家裡都窮到飄出怪味了,何不先改善環境,買幾條浴巾?

 

再者,連我都看得出來湯瑪士不可能配合你的內心小劇場,亞倫弟你為何就是不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你又如何倖免?比起忘憂河其他案主,諸如被強暴走不出創傷,眼見女兒橫死之慘絕人圜,就因為過不去眼前的坎而妄求手術的極致奢華會不會太自私?告訴你,沒有最痛苦,只有更痛苦。就算整顆腦袋格式化,未來也不見得變快樂,總之是諸如此類的讀者佛心碎念。

 

 

遺忘若能換取幸福,你寧可遺忘嗎?

若慘遭凌虐,我可能會考慮,又恐前事一忘後事無師,重蹈覆轍怎辦?

 

有些痛苦,我寧可想辦法鈍化,不願遺忘,即使不稱意,仍是過去的點點滴滴,造就如今的我,就算現在的我有點落漆,就算掙扎、挫敗、吶喊,起碼沒有因為痛苦就想要砍掉重練。比方,要是刪除痛別家人之慟,等於一併抹去他們存在過的痕跡和過去的幸福時光,我無法接受自戕,同樣的,無法接受重塑記憶的「作弊」方式,不是從未想過,而是幾番思索,終究不以為然。

 

 

讀至重大轉折,予以亞倫重擊,讀者的異議小擂台同時被擊潰,自此拉抬此書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積分於焉飆升。或許正因我小看前幾章的能量蓄積,益發感受到情節逆轉之後座力。早先冷眼旁觀還可以不時抽離稍事休息的讀者,進入後半一氣呵成不忍稍離。

 

故事翻轉帶動角色重新定位,讀者隨之改觀,可恥的是我在亞倫的不快樂中,感受不少快樂,例如,哥哥艾瑞克原本像路人甲,進入尾聲整個活過來,對媽媽的低吼夠爽利,對弟弟居然不失柔軟心,「還記得那次… …我們把所有的零用錢都拿來買了一本秘笈。在作弊之前,你應該先尋求幫助的」如果我是亞倫,不會想要忘掉親愛家人的神回。

 

同性戀出櫃異常坎坷,親人和麻吉都不見得理解,何況是外界的眼光和霸凌,但是,與其動手術企圖改變性向,還真想勸亞倫放棄直男,另尋春天,可惜感情不是說放手就能放手。其實,早在亞倫表白前,湯瑪士一再問起吉娜薇,顯示對她的感覺不單純,便直覺湯瑪士八成是直男,且在「記憶與出其不意的重擊」這篇之前,已自細節拚湊部分真相,舉例來說,亞倫媽媽有幾本忘憂河簡章手冊早已露出端倪,讀者可輕易推斷她不是為了自己需要,進而猜測亞倫可能已經動過手術而不自知,儘管推敲出這些,當真相漸次揭露,仍比我預期的更為揪心。在主流的沖刷下,尋求非主流的生存空隙,很難。當痛苦無以復加,只要想辦法格式化,就能換取幸福的通關密碼?做自己,比不容易,更加不容易。

 

 

  我, 

  比不快樂 

  更快樂 

  

 

 

找尋快樂,是這麼一場美麗而哀傷的徒勞。 

成長痛,追尋自我難,迎合主流期望苦,但, 

你至少可以比不快樂再多一毫釐快樂也好。 

是誰打槍說快樂無法丈量? 

 

作者的文字真摯平實,不帶控訴,訴求自在其中,時而陰鬱,時而光燦,傷感中不乏溫暖,難得故事收束時能不落俗套又免於失望。我隨手摘錄不少喜歡的字句,僅以其中一句作結:

「有時候,痛苦實在難以面對,就連再多承受一天都讓人覺得不可能。

另外一些時候,痛苦也能帶領我們走過成長必經的黑暗隧道。

但痛苦能帶給我幫助的前提是,我得記得他們。」

 

 

 

 

 

書名:我,比不快樂更快樂

   More Happy Than Not

作者:亞當.席佛拉 Adam Silvera

譯者:曾倚華

出版社:高寶書版

出版日期:2016420

ISBN978986361282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