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14642_10155359729608317_3396716899411689472_n  

 

「給你一管熱血,你可別慫啊!」

 

青春已老,熱血不減,這種謎模式時常讓我顯得「窘窘」有神。特別是在我衝勁十足反似沉潛未滿的時候,從周遭同齡中年人的眼神和半戲謔的問話,遲鈍如我仍然可以直接或間接的感受到幼稚鬼三字,好像大夥兒已經蛻變,而我沒來得及社會化,懂的人謂我滿血給力,不懂的人看成不切實際,但我不需解釋。

 

不消說我得一路奔波跌撞,經歷幾番生老病死殘、秋霜冬雪崩,才更堅持匪類的賊心不死,哪怕心寒,也要逮幾隻打不死的蒼蠅,微刻「我不在絕情谷底」,我一如既往的走在屢仆屢起的路上。

 

「那些固執的瀟灑,不過是最後的體面。」

 

DSC06562.jpg  

 

當然我也承認在部分自恃穩重持平的地球人眼裡,精神亢奮的過動佬是種浮誇又顧人怨的物種,不然呢?放狗咬我啊?!除了極少數合拍的人,偶爾也能從文字間找到同溫層,比方這本《你也走了很遠的路吧》,剛開始看得我冏冏的,我默默反省自己平素的精神喊話可能有些超過,或許我該挑貧血的時候再出聲比較符合地球人生態。漸漸的越讀越容易產生共振,應該不是前陣子地震造成我自體餘震。

 

無論是童年秀逗、成長衝擊、愛情苦甜、友誼協奏、迷惘旅桯、島上奶奶、理想跌宕起落、浪狗點點、智商卡卡的老唐和任婧,可能打死作者的蔣瑩(需要我幫打嗎?)... …,這些故事或圓滿或留白,或唏噓或別趣,也有冷清,也有暖心,陪我們一段又一段,叩擊我自己尚且難以鎖定的飽血思跳痛頻道,九0後的暖男作家盧思浩,不時道出我無法訴諸言辭的意念紛飛,所以人家是作家,我終究只能管管家。

 

「真正的樂觀,不是因為沒見過世界的黑暗,恰恰是因為見過之後,才懂得生活的可貴。」

 

「就算難過,明天也要滿血復活。」

 

「為什麼還要看紙質書,為什麼還要去寫信,為什麼還要不遠千里去見一個人。

你告訴他,因為你偏要在這薄情世界裡,深情地活。」

 

坦白說,我的MEMO檔收錄了數十句之多,但我不能再引用,不能老是掛心得賣語錄,羊頭狗肉何其無辜。

 

繼續走下去,也許仍有可能動不動就歪到花見花開人見人哀的冏途,然而,即使前路不明,有種撲閃撲閃的螢火蟲之微火的什麼,一路照見本真,且讓我們率性任性久久,不只九九八十一天,也別來吐槽說螢火蟲壽命超短,年年歲歲螢火蟲相似,下個世紀還有螢火蟲而你我安在?

 

你也走了很遠的路吧?我也吃了不少的飯呢,呃,我們走過悲歡,或跌打損傷,或者神助跑,喜歡的人中途脫隊清明不見,不喜歡的人不時插隊攔路喊冤,一路上,非關花田一路,有你同行的笑語,有他突如其來冰風暴,有天曉得我比了幾次中指的命運橫逆,有自己走過雨天晴天的無邊風景,我不敢說未來能有多澄澈通透,畢竟平凡我等的智慧缺缺,最起碼,儘管貌似好傻好天真,我敢說向前行的力量不死,我這無論握力或掌力都是班級第一的暴力因子啊。。。(拳)

 

「因為有些人在不經意間成為你的力量,

那也請你相信,在某些時刻,你也成為過別人的力量。」

 

  

 

書名:你也走了很遠的路吧

作者:盧思浩

出版社:大風文化 (繪虹企業)

出版日期:2018年4月30日

ISBN9789869624206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