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刺青的人》+書腰立體書封  

 

人人有個癖,或許是潔癖,或許是擁物癖,像我就有走勢看漲的孤癖。那麼,熱衷收集刺青的癖好亦不足為奇,只不過,有人選擇在自個兒身上刺青,有人卻為了收藏美麗的刺青,生生剝下別人身上的皮。我相信《聊齋誌異》的畫皮就懂,剝皮其實是個技術活兒,任你刀工再好,也需要體溫及活體配合度的加持,掙扎的活體太棘手,死透的、僵冷的人皮超難剝且延展性不佳,要是一個不小心破壞華麗麗的刺青可就不美嘍,打鐵趁熱,剝皮趁鮮趁暖趁軟,凶手慎哉,咳咳。

 

只不過買杯咖啡,只不過在人群中多看了前夫一眼想逃,刺青師瑪妮就在咖啡館後方的大型垃圾箱裡補獲臭烘烘的死者一具,她還來不及尖叫,屍體身上亂竄的老鼠率先吱吱叫,瑪妮實在不想和警方接觸,更不願涉入這麼擺明就是很噁很恐怖的刑事案件(民事就可以嗎?),於是,她哆嗦著鼓足勇氣,匿名報案,深藏功與名。

 

奈何,這畢竟是全民無隱私的通訊世代,警方不日便找上瑪妮,問她認不認得死者身上的刺青,瑪妮的專業素養不負所托,她看出死者身上的刺青出自不同藝術家之手,她看得出這些刺青的水平良莠不齊,還看出其中的聖徒刺青疑似熟人作品,惟獨看不出這起命案只是個開端,而連續殺人案又將自己捲向何方。

 

新官上任、上司不疼、下屬不愛的法蘭西斯‧蘇利文督察心裡有苦但督察不說,血肉模糊的屍體接連問世,遇害者的共通點是刺青多多,他認定死者身上的刺青即線索,下屬羅利卻深信幫派命案才是突破口。與此同時,凶手堅定冷厲地朝著一個又一個華美刺青藝術品前行,第一個是肩苦人,割下肩膀皮,第二個比較頭痛,既要摘腦袋,又要割頭皮。

 

《收藏刺青的人》透過多人視角切換拼湊,漸次呈現連續殺人案的完整圖像。在推理辦案的格局裡,摻入瑪妮不忍回視的過去和無法出離的現在式,引發懸疑,補充故事血肉。加入警界小政治,及法蘭西斯和羅利的競爭角力,任人在方向不同的推斷間遊走點評,間或緩解這種血腥犯罪故事可能帶來的壓迫感。然而,無論是推理、懸疑、血腥或驚悚,對於看多了故事的讀者來說,再重口味的緊張疑懼都不一定能刺激腎上腺素,再緊湊再縝密再精采好像都是應該的。(笑)

 

是以,對我個人而言,《收藏刺青的人》中較為醒腦搶睛的元素,除卻解謎揭密激發好奇心,不破案就加碼屍體之迫切,尚有凶手詭異嗜好之抒情心聲和技術講座(???),為變態扭曲的故事張力增添柴薪,並間歇性展露讓我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真不知該點讚或點蠟,例如底下這段便令我叫絕:

 

「撫平人皮,軟化人皮,撫摸人皮,將人皮改造成一件比活著時美麗許多的東西。

我把它從生人身上剝下,化作一件藝術品。藝術比人命更重要。

我的工作真療癒。

 

享受吧~華美刺青剝皮之闇黑療癒系。 XD

 

 

書名:收藏刺青的人 The Tattoo Thief

作者:愛莉森‧貝爾珊 Alison Belsham

譯者:呂玉嬋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95

ISBN9789573334439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