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ptEjno  

 

一個小鎮渣男之死,沒能普天同慶就算了,警方還得爆肝燒腦找凶手。在一長串被渣過的女性名單中,要我來說,人人有動機,各個沒把握和警方卻單單鎖定一名從小生長在濕地的天涯孤女,這是合理的懷疑,或是偏見歧視的伴生獸?也許是檢警單位累了又不想補充蠻牛,有具屍體,陳屍沼澤,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多方便下手啊!

 

她對人的需求只帶來傷痛。

即使在大自然中,親情也比任何人想像的還要淡薄。

關於愛情,她只知道,一切都像螢火蟲發出的虛假信號。

 

奇雅的生命清單,是一再的離別父親酗酒家暴,母親終究選擇離去,隨後兄姊接二連三的離家遠走,年方六歲的奇雅,還沒學會拼字,已嘗盡別離滋味。和父親磕磕絆絆的生活,真印證了怨憎會,愛別離,哪曉得到了她十歲時,連陰晴不定的怨憎會都閃了。她得挖很多貽貝去賣給好心的跳跳,才能應付最起碼的生活。她得時時保持警醒,躲避無數探究的眼光,拒絕這個比大自然更其凶險的人情世態。

 

人們叫她沼澤女孩她是沒教養和粗陋蠻荒的化身。她只上過一天學,求知的渴望死於其他孩子的譏笑孤立。她接觸過的人屈指可數,與人對話還不如和海鷗聊天那些年,只有泰特打進她與濕地生物的共榮圈,泰特教會她識字、算術,及生物的奧秘綺麗。

 

然而,人的世界始終太難,愛與信任何其奢侈唯有孤寂與濕地生物從不辜負。

 

當外表菁英、內裡渣渣的柴斯曝屍沼澤,奇雅從遺世獨立的海岸,被扔上懷疑猜忌的凶嫌舞台。

 

  「我得說很高興都結束了

   結束時我只覺得可惜

   可惜那尋求更多生命力的渴望。

   … … 再見。

 

我所巴不得的享受孤獨,是奇雅又愛又痛的日常,她顫危危地伸出人際連結的需索觸角,現實卻回報以苦多於樂,於是,她小心翼翼地縮回不堪一擊的薄脆外殼,與世隔絕,方能免於恐懼,免於傷害。她擅於閃避匿,以至於當警方找上門,她的迴避姿態與難以面對竟顯得那麼地那麼地像是心虛,又似此地無銀三百兩,甚至無法在法庭上為自己發聲,社群恐懼到這種程度,教人不懷疑也難。對比多數人的異樣眼光,少數的信任及關愛尤其可貴。我想訂一對跳跳與梅寶夫婦。

 

死亡真相,其實不難猜想。比起懸疑及好奇心,那顛躓的成長人性的多變、當時當地人文自然的生動描繪,更是我追字逐句的動力。《沼澤女孩》中的大自然書寫占相當比重,優美直樸兼具曠遠而寫意,穿插引人入勝的生物二三事直抵小龍蝦隱匿的幽秘盡頭,細細埋葬一切的不可說,將我這個生物白癡給打入渾然忘我的天地,甚至覺得孤獨至上,離群索居無妨,邊緣人也無所謂,情感慰藉,不值海鳥屎二兩。讓我在大自然的變幻多端中野生瘋長找死吧

 

 

書名:沼澤女孩 Where the Crawdads Sing

作者:迪莉婭.歐文斯 Delia Owens

譯者:葉佳怡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20/08/06

ISBN9789865509316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