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7eHAio  

 

當我剛看這本書的時候,我以為自己看的是主角的不幸,讀後卻不然,

當我再想起這故事的時候,尤其難忘那段游離現實異境的幸福時光。

 

多年前在朋友推薦下,掉進淺田次郎的坑,我慷慨地幫這位作者打上#順口好讀#大眾小說#磁場相沖… …等多重標籤,不必謝,怎麼說磁場相沖呢?是一種   就算不被弄哭,也可能搞到鼻酸;即使抑制鼻酸,心頭小鹿也難保不被教唆亂竄” 的相沖,干擾我日漸淡定無波的冷硬磁場,召喚我那幾近瀕死的溫柔餘孽。又哭又笑什麼的實在太不威武太討厭了有沒有!所幸,展讀《當我想起你的時候》不久,便讓我棄械放鬆,只覺感慨有之,幽默有之,滄桑以上,噴淚未滿,用不著擔心鼻子過敏,省面紙,很環保。

 

孜孜矻矻四十載,連軸兒轉的人生,總算在65歲進入收穫期,偕同老婆節子出國旅遊的計劃也可以付諸實行,竹脇正一在退休歡送會後,一如既往的搭乘地鐵回家,卻在回程中途失去意識,進入加護病房。昏迷數日,家人的崩潰無助,好兄弟可愛的精神喊話,傻女婿(本書爆笑擔當)的看護和罐裝咖啡,聖誕前夕的雪花… …,他看在眼裡,卻什麼都沒辦法說。垂死病中驚坐起,竹脇正一發現自己居然可以脫離病體,悠然外出,不知是夢是異界幻想或靈魂出竅,不確定來找他的女性是老婆的友人,還是死神變化萬端的差使,既然昏迷無事可作,自我放飛也不壞。

 

有的人生順遂,有的人生起伏波折,而竹脇正一的人生關卡重重,很多時候,面對無法過渡的難關,他選擇遺忘,才得以繼續向前行。無論是被遺棄身為孤兒的身世,抑或痛失愛子的悲傷絕望… …,再怎麼天大地大的事,再過不去,努力忘掉,總有一天會過去。然而,瀕危之際,來加護病房探視的親友們,和不知打哪來的無名訪客們,一再喚起他深埋的記憶碎片,硬是和他過不去。

 

例如,老友永山徹認為他應該和老婆節子談談孤兒的身世符碼,莫名其妙找上門的美女也試圖和他回顧戰後的凋敝與生機。好吧,美女感召就算了,為什麼連隔壁床的糟老頭子都想和他暢談童年往事?

 

在他的女婿大野武志眼中:「丈人是這個世界所有不幸的標本。」可是,竹脇正一走過荊棘,沒有長歪,無愧於心,拒絕頹唐。從他周遭親友的側寫看來,我愈發欣賞正一大大,突破孤兒困境力爭上游已是不容易,他對同期同事成為董事長的態度不存嫉妒純讚賞不企圖分杯羮,從不拿世俗框架去對待女婿的出身... ...在在令我欽佩。關於孤兒這碼子事,個人覺得他的想法強大:「雖然所有人都認定沒有父母這個事實是莫大的不幸,但我因此得到的自由足以讓這種不幸去見鬼。」可是,訪客們輪流戳刺他的往日膿血,不管當事人怎麼說,就是要撕裂傷口,權充治癒,會不會太自大?

 

那一段段恍若臆想的交會和回憶拼圖,分開看似乎不具特殊意義,甚至讓我一度感到疲軟,腹誹「夠了哦,要死要活,給個乾脆好嗎!」疑似陌生人的對話和歲月剪影,卻逐漸蓄積能量,扣人心弦挑動淚腺不補償,撥開自欺欺人的遺忘迷霧,觸發結尾的明悟與感動,迸射信念無限。於是,我收回就這樣死了也可以的想法,求竹脇正一乘著幸福的七四七好好活下去!

 

但願我們身上都能擁有救贖的基因,得以在死前看到想看的人,完善想做的事,解開迷惘,與傷痛和解,消融一切遺憾。那麼,我也願意像竹脇正一那樣在加護病房躺上幾天。(呃… …

 

 

 

書名:當我想起你的時候 おもかげ

作者:淺田次郎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20/07/03

ISBN978957108957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