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1SA5Pj  

 

玫瑰啊玫瑰,妳的名字為什麼叫玫瑰?(今天抽瘋,改走莎翁風)

主角的美麗總是多刺,不叫玫瑰,總不能叫她劍山?

 

乍看書名《唯一的玫瑰》,最先聯想到《小王子》家養縱使世上玫瑰千千萬,唯她不同一般的那朵傲嬌鬼──但換作是我定然棄養,改寵小狐狸。繼而想起需要喚醒腦細胞閱讀的《玫瑰的名字》。甚至還記得國中那年看了好多亦舒系列有家明隨侍在側偶爾BE的玫瑰。那麼,以《刺蝟的優雅》收服無數讀者心的妙莉葉.芭貝里,會寫出什麼樣的玫瑰呢?我眼中的這位玫瑰小姐:抑鬱、彆扭、多刺、矛盾。

 

都說,「贈人玫瑰,手留餘香。」版主腹議,贈人玫瑰,手留餘傷。

 

有外婆罩著,小玫瑰的童年快樂無比,直到她察覺自己有個生而不養的爹,滿腹疑雲,無法自憂鬱成疾的母親那裡得到解答及寛慰,於是,快樂小玫瑰長成了像母親那樣鬱鬱寡歡的女子2.0版。曾替父親找過藉口,或許父親礙於母親無法和女兒相認,但在母親過世後,父親依然失聯,怎麼想都覺得他的心裡沒有女兒一席之地。那麼,人都死了,才要她自法國遠赴日本去聽取身後遺囑有什麼意義?她既抵觸,又無法否認在諸般抗拒和思緒雜沓下的一絲期待。

 

「她怪自己過於多愁善感,怪自己有所期待──期待什麼?」

 

生前不見,死後猶怨,於是,她來了,來瞧瞧那個血緣上的父親沉寂四十年之久毫無作為後還有什麼遺言可說。父親的管家很貼心,司機沉默是金,英國友人蓓詩古古怪怪,還有個負責導覽東講解西的保羅先生,儼然父親身後發言人。據說,她得參觀幾家寺院,行過父親生前鍾愛之地,嗑上京都今昔氛氳,才能領取遺囑,什麼莫名其妙的旅遊攻略臨終遺產?儘管京都風華迷眼,美食魅惑醉人,她兀自焦慮憂忿,內在狂躁難以止息,持續地,自苦。

 

「生命使人痛苦,」玫瑰說,「完全不能期待從中得到半點好處。」

 

期望憂鬱玫瑰像作者暢銷書《刺蝟的優雅》的主角般迷人可愛是不現實的,別太砭骨扎心就該美她了,書中人保羅說得妙,沒錯,恕難奉陪憂鬱症病患充滿攻擊性的無聊遊戲,她就是的討厭鬼!知道自己顧人怨,專長惹人不快,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稚拙蹣跚跌撞和淚水迸落,討厭睜眼猶在人間,厭世成癮,何從消解。長期浸染抑鬱,無可自拔,他們確實很難,然而,隨之心情撕裂重組再反覆擊碎妄圖黏合,陪伴他們身側的人也很難。

 

坦白說,我跟著矛盾了。我的理智腦認同蓓詩在第218頁對玫瑰保羅的不看好,誰曉得他們會是彼此的救贖,或是在短暫歡快後一起手牽手再下一層地獄?不過,我貧乏薄弱的戀愛腦仍佩服鬱鬱泥沼中猶帶天真想望的主角,不試試又怎麼知道?遙自童蒙缺愛所失落的一角,或許真能在走過京都風雨後會見大圓滿。且看時刻想哭想翻桌的討厭鬼,如何從我哭故我在,走入此心安處是吾鄉。

 

世界三日未見之櫻。」

 

《唯一的玫瑰》字數不多,輕輕勾勒一幅濃墨重彩、自傷傷人、妍醜交集,多感而迷惘的玫瑰寫真。所幸那些紛飛浮躁不安定因子,在古都散策與哲思發散中緩緩沉澱消融。每當我覺得玫瑰傷眼尬心,就會有段背景描繪或美食書寫,將我從人憎已厭的境地拉回現世安穩,恰似呼應和了:唯有美食與美景不容辜負;沒有什麼是一頓美食不能解決的,要是一頓解決不了,那就再來一頓。換句話說,我喜歡景色飲膳多過不討喜美女。

 

跟著主角去南禪寺打卡:「這是一場靜止的運動,既寧靜澄澈,又不斷振動,她心想這就是事物最絕對最純粹的臨在,世界的最終講堂。」

 

好吧,故事就此打住,哪怕我預想過今天愛你入骨,明天煩到天靈蓋。看在令我莞爾的貓砂盆分上,終究默默站在宇宙世界大和解這端。

「灰燼之後,是玫瑰。」

  

 

書名:唯一的玫瑰 Une rose seule

作者:妙莉葉.芭貝里 Muriel Barbery

譯者:周桂音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1/03/04

ISBN9789864779833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