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gYblvw  

 

人生的最後一餐,你會想吃些什麼?要是我死到臨頭還真能進食的話,先給我完全飢餓感,然呢,什麼都吃的我,大概又會陷入選擇困難,猶豫到死透透,這是天秤無可救藥的難抉擇毋寧死。

 

2015年以小說《流》榮獲直木獎的東山彰良,在新作《越境》中聊起人生最後一餐,可能託付給豆漿加燒餅油條。我突然想到近幾年吃的燒餅油條,好像總是差了點什麼,或許童年濾境過於強大,記憶中最合我口味的燒餅油條,出於早已結束營業的無名小店,後來帶孩子去我認為還可以的店家,他卻覺得燒餅油條沒味道又難嚼,不如蛋餅蘿蔔糕,可憐我老母親的早餐情焰就這麼被澆滅了。

 

我有時甚至會覺得,或許這個世界就是靠著某些人的「搞錯」在運作的。

 

東山彰良生於臺灣,五歲前生活在台北,充分享受過我們都是被外婆打大的的孩提日常,學齡後移居日本,自然而然地,他的日文書寫超越中文。閱讀他的直木賞作品《流》之前,我納悶為啥史上第三位獲得直木賞的台灣人的小說需要綿羊(註)翻譯?何不自己搞定中文版?讀後,我仍以為中文寫作之於東山彰良是非不能也,不為也,忒謙虛罷了,別問我何來這種對作者的謎之信心。直到看了《越境》,發現他因為日文的稿同音,誤將推敲」寫作「推稿」,我才繃不住噗哧出聲,不錯,至少咱們的中文書寫比大作家強?

(註:《流》的譯者王蘊潔FB綿羊的譯心譯意:https://www.facebook.com/sheepheart )

 

最近,我終於服老了。我必需承認這世上多玄幻,可能真的有現世報。曾經我怎麼跟老媽一言九的,如今都十倍奉還,令我無語凝噎。漸漸和青少年的喜好及價值觀脫節,很容易跟某某國中生講著講著擦槍走火,炮聲隆隆,電閃雷鳴,我說這種講法不妥當太偏,他說玩笑而已你太認真就輸了,我看他推的影片不順眼,他對我持的觀點多嫌棄。所幸,生活中不只有代溝和槓精作祟,除了親子間的刀光劍影,我們還擁有閱讀和美味食光,聊以老懷大慰。

 

對宇宙世界大地球色心不死偶爾中二滿滿忘了我是誰的中年人來說,東山彰良只年長我們幾歲,有接近的年代感同溫層,輕易讓你我代入自嗨,產生共鳴,但又有他個人的獨特閱歷,足以引人入勝,悠哉游哉。疫情期間暫停跨越國境好無聊?跟小孩聊不起傷不起沒關係,跟荷包縮水乾瞪眼也無所謂,速速切換到悅讀頻道,現實血淚皆可拋,這是我專屬的心情「越境

 

《越境》結集東山彰良過去幾年間的散文隨筆,偶而正色,更多幽默,只有以越境為旨所延伸的對談討論一度陷我於昏沉,總之對我來說就是除書名重點外的章節都頗歡樂腦的散文作品。好似窩在社團和三五好友沏茶溫酒閒嗑牙,可以從阿嬤的愛心單打,聊到族群認同,又從二二八跳到 Tequila,左擁音樂小說電影動漫,右抱八卦奇譚議論酒酣,那個誰誰死了,誰誰不可一世飄了,也有口沫橫飛,間或言之憮然,不乏盡興絕倒,縱然時光匆匆,驚覺少年已老.我們依然逸興遄飛,但也認分認歲地收斂不少,咳。

 

 

 

書名:越境

作者:東山彰良

譯者:李琴峰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20/10/07

ISBN9789571090863

 

 


 

「無論小說或散文,我之所以持續書寫,或許便是為了傾聽那股聲音。越境的意思,大概便是『跨越境界線』,而這並不僅限於國界,我們週遭充斥著許多的境界線。首次寫小說時,我便跨越了一條境界線。希望這本散文集,能成為你跨越境界線的某種契機。跨越之後,或許是一片什麼都沒有的荒蕪風景,也或許會遇到比現在更糟糕的處境,但不試圖跨越,便什麼也說不準。」──東山彰良

  生於臺灣,寫於日本,用文學「越境」──

  直木賞作家 東山彰良 以自身獨特的成長經驗,融合幽默的文字紀錄
  觀察臺灣與日本的絕妙隨筆集。


  關於成長背景:
  「時常被問到有關認同的問題。做為一個在台灣出生,卻在日本寫作的人,我覺得這也無可厚非。
  似乎有一種人,對他人的認同特別感興趣,但感興趣的方式卻因人而異,光譜相當廣闊,從像是「你是用哪種語言作夢?」或「在家裡吃那種料理?」這種無傷大雅的好奇心,到「所以你到底覺得自己是哪國人?」這種令人有點難以回答的問題都有。」──節錄自〈香蕉人的悲哀〉。

  關於創作經驗:
  二〇一七年《全讀物》四月號刊登了我的短篇小說〈黑色的白貓〉 。不只是小說,雜誌上還刊登了我和我家貓咪們的合照。
  本來如果編輯只是邀請我『寫一篇貓小說』,或許我還沒什麼幹勁。但真不愧是文藝春秋社,他們告訴我:『我們也想把貓的照片一起刊登上去』,就這一句話,讓我二話不說接下了這份工作。恐怕其他愛貓的寫作者答應寫稿的理由,也都和我類似。好想讓自家毛小孩登上全國雜誌版面!編輯部戳中了我們的宿願,可謂策略性勝利。」────節錄自〈光出一張嘴〉。

  關於人生哲學:
  「不是我自誇,東山彰良我對凡事都沒有個堅固的信念或執著,四十七年來逍遙於醉生夢死的境界,一下搖向那邊,一下擺向這邊,一下面朝西,一下又滾往東。若問我是不是個性不服輸,倒也沒有這麼一回事。我的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確切的事物,那就是小說。」──節錄自〈作家的幸福〉

 

作者簡介

東山彰良


  一九六八年在台灣出生,五歲之前在台北生活,九歲時移居日本。目前居住在福岡縣。二〇〇二年,以《逃亡作法》獲得第一屆「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大獎銀獎和讀者獎。二〇〇三年,將同作改名為《逃亡作法 TURD ON THE RUN》後出版,踏入文壇。二〇〇九年,以《路傍》獲第十一屆大藪春彥獎。二〇一三年以《黑色騎士》獲得隔年「這本小說最厲害!2014年」第三名,並獲得第五屆「ANX十大推理傑作」第一名。二〇一五年,以《流》獲得第一五三屆直木獎。二〇一六年,以《罪惡的終結》獲得第十一屆中央公論文藝獎。另著有《愛情喜劇法則》、《KID THE RABBIT NIGHT OF THE HOPPING DEAD》、《平凡的痛楚》。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