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5268.jpg

   (歸鄉潮騷。未開放留言) 

前年我回來,你們剛穿新名牌

  

DSC_5260.jpg

 

DSC_5187.jpg

 

 

今年我來看你們,你們變瘦又掉牌

 

IMG_0729.jpg

 

DSC_5249.jpg

 

 

你們可記得,池裡枯木被清空

 

DSC_5280.jpg

 

DSC_5188.jpg

 

 

天空不愁沒顏色,我把大海都催藍

 

DSC_5192.jpg

 

DSC_5184.jpg

  

DSC_5214.jpg

 

 

雲林縣的萡仔寮漁港,位於四湖鄉與口湖鄉交界,

萡仔寮漁港暨萡子村皆隸屬於四湖鄉,

起碼過去數十年來,截至到目前為止都是如此。

我為什麼那麼肯定呢?因為雲林縣四湖鄉萡子寮(村),

既是我的籍貫,也是我的出生地。

 

DSC_5258.jpg

 

IMG_0722.jpg

 

 DSC_5287.jpg

 

 

海口人講雞鴨鵝的台語發音和中部人大相逕庭是一定要的!

更甭提舉凡生活諸事物皆略有不同,

還有我怎麼都學不起來的箔仔寮式讚嘆語氣(笑)

婆字輩的長輩動輒:哇敢嘍~哇漏囉~

(聽起來也像哇嘎囉、哇魯嘍、哇陋囉,語意接近我的天啊,OMG,媽媽咪呀)

 

IMG_0757.jpg

 

DSC_5281.jpg

 

IMG_0736.jpg

 

 

如果讓我那早逝的無緣老爸知道我近鄉情怯到這般腦殘地步,居然沒辦法好好地介紹故鄉點滴,還得去鄉公所網站COPY過來貼上,沉默寡言的老爸肯定二話不說,橫眉豎目,直接叫我去牆角罰站一刻鐘。(指)

  箔子寮漁港位於四湖鄉與口湖鄉交界,在三條崙南方不遠處,是一座純樸的小漁村,在此可一睹忙碌的漁產拍賣市場及體會真實的漁民生活。

  箔子寮曾是雲林縣唯一不積沙的港灣,古時是舟船雲集、貿易鼎盛的商港,後來因泥沙淤積,盛況不再。如今在箔子寮最多的是虱目魚魚塭,到處是牡蠣養殖的淺水海灘,以及無處不在、養有鰻魚與蝦類的水塘。

  箔子寮漁港沿海岸邊有一產業道路向北通至三條崙海水浴場,寬約四米,靠近箔子寮漁港沿線左側為三米高之海堤,右側為連綿之溼地生態景觀,接連著左右兩側則為一片木麻黃、相思林及雜樹林構成之林地景象,一路連通至三條崙海水浴場。林地中間也夾雜有為數不少的小通道,通往海邊蚵田,可透過小道窺得海洋景色,單車旅行者可別忘了在箔子寮的港邊駐足片刻,享受艷陽、海潮與漁港的熱情奔放。

(引用自:http://www.zuhu.gov.tw/tour/index-1.asp?m=13&m1=18&m2=81&gp=&sid=&keyword=&id=20

 

DSC_5206.jpg

 

IMG_0740.jpg

 

IMG_0734.jpg

 

DSC_5195.jpg

 

 

咱家在我學齡前就搬離萡子村,弟弟們都是搬到南投之後才出生,

或許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相對於我那天生風乾橘子皮,

感覺上弟弟們細皮白肉嬌養多了,也或許正因為我出生海邊,

我管很多,常枉作小人,偶有海口瘋,和三個弟弟不同,

我一直是家中最爆衝粗魯不文的那一位。

牽拖什麼降生地理,要怪誰啊蛤~(被毆)

 

IMG_0780.jpg

  

IMG_0771.jpg

 

DSC_5246.jpg

 

 

某年某日傍晚,小姑姑帶我到門埕外的埤塘,

忘情和友人聊天,不管三歲的嘎小眯會否嬉遊噗通落水,

偏巧我爸回家經過看了怒極,後來他賺了點小錢,

沒兩年便徵求公族間男眾同意將埤塘填平,

以至於我弟他們沒啥「池塘的水滿了」記憶。

我在那麼小的時候搬走,再後來,

突然風風火火地搬回來,連註冊都是一陣旋風似地,

老弟在建陽國小念兩年,我被踹去更遠的口湖過了一陣子鹹水,

接著,不知是普天宮的眷顧或祖先的熱愛,總之,

父親提前被召喚去天庭服役,我們又離開了。

 

DSC_5177.jpg

 

 

IMG_0795.jpg

 

IMG_0810

 

 

回想在雲林的那些年,前後加總不過六年吧,

我只記得冬天逆風騎腳踏車會倒退嚕,小心掉入漁塭,

進入夏天,我是永遠的小黑炭一枚,慎防黑嘛嘛嚇人,

很多地方都有兩個名字,官方說什麼鄉什麼村的,阿嬤一律說什麼「崙」什麼「厝」,

官方說頂湖,鄉親說頂口湖,官方說萡子村,親友們只說箔仔寮。

我到了口湖才發現,咦,口湖鄉也有個箔仔寮哎,

長輩僅冠以「頂、下」箔仔寮作為區分

更巧的是兩地的箔仔寮皆以「蔡」姓為最大宗。

 

DSC_5224.jpg

 

IMG_0787.jpg

 

IMG_0794.jpg

 

DSC_5245.jpg

 

 

雖說蔡是十大姓之一,但我無論轉到哪個縣市,

往往是班上唯一或唯二姓蔡者,綽號不是蔡頭就是蔡尾。

只有在箔仔寮才深深覺得蔡姓堪稱一方海王地霸,

有種「這果然是姓蔡的地盤」的覺悟,啊哈~ (握拳)

然而,出了箔子寮就沒那個 fu,我被拎去插班在口湖,

受來自金湖蚵寮椬梧頂湖下崙等同學環繞,再度淪為不多數氏族。

 

 

DSC_5225.jpg

 

IMG_0762.jpg

 

DSC_5181.jpg

  

DSC_5236.jpg

 

 

這裡的太陽特嗆,冬天的風砂超威

漁港不復舊日榮景,人口外移,先輩凋零,曾有一度,

聽學姐說可以從箔仔寮漁港搭漁船去澎湖特便宜只要數百元,

而今我甚至看不到往昔景況,不確定還有這麼便民俗擱大碗的服務嗎

人口太少,它過去沒有小七,現在沒有全家,不久的未來也很難有

但我希望它一直很OK,至少在我有生之年都想要有個足以歸依之所

總希望有更多人看到這裡的純樸質美

 

DSC_5196.jpg

 

DSC_5186.jpg

  

DSC_5264.jpg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在有了孩子之後,前塵漸遠,往事淡出,

有陪孩子回鄉玩水玩沙的記憶,有在三合院躲貓貓的記憶。

可為什麼過去這兩、三年來,先是為阿嬤送終,

接著陪老媽回去祭祖祈求大弟平安無事而他依然辭世,

再者就是回去探望誰,抑或為哪位長輩仙逝而回去拈香。

我絕對絕對不希望它再度成為心中的一處傷心黑潮帶。

將狗屁倒灶千萬事踹飛,讓淚水風乾,叫傷心滾蛋,

決定了,下一回,我們純粹回來玩耍,

重拾一點美麗而感動的記憶

 

DSC_5252.jpg

 

IMG_0807.jpg

  

IMG_0802.jpg

  

DSC_5212.jpg

  

IMG_0798.jpg

  

DSC_5270.jpg

  

 

只想記取那個有老牛對我望呀

無論夏豔陽、冬風砂、虱目魚、烏魚子... ...

均極其豪邁的箔仔寮
 可一個人旅行,兩個人靜默,三個人馳騁

與風砂星辰對酌,抑或呼朋引伴對海當歌

 

曾經有一年暑假回鄉,

有個老伯伯讓我們搭他的牛車

我們幾個小蘿蔔頭喜不自勝地爬上車,

表姐大笑說這就是「嫁妝一牛車」的牛車嗎?

 

DSC_5180.jpg

 

IMG_0718.jpg

 

DSC_5282.jpg

  

 

又一年暑假,三個女生追逐老半天的招潮蟹

可嘆那麼丁點的小傢伙們身手神速

我們徒然弄了一身泥,又一位漁夫老伯伯見狀向我們喊了聲,

只見他手中的網咻地起落,下一秒是滿滿的網穫,

他阿沙力地說:來,加攏齁恁!

我們迭聲道謝,笑得闔不攏嘴,

也不想想該拿那無以數計的蝦兵蟹將如何是好,

急忙六手六腳地帶著戰利品衝回三合院,設想一個華麗的蟹城堡,

稍晚,阿嬤看到大澡盆裡滿滿的招潮蟹爬來爬去,驚呼:哇漏囉!!!

那時候,歡樂極其容易,笑聲是這麼簡單。

 

DSC_5191.jpg

 

DSC_5278.jpg

 

DSC_5194.jpg

 

 

 

女力              

四款人生                               

【雲林虎尾】雲林故事館

時光三合院  

金光閃閃雲林布袋戲館。虎尾鐵橋。虎尾糖廠

 

部分相片攝於2013/09/19 by J1

部分相片攝於2015/06/06 by 手機(較暗沉者)

其中四張係途經下崙(口湖鄉)所攝,一群鳥中疑似有埃及聖䴉的那幾張,可惜手拙加手機難以攝鳥,現場看的聲勢驚人

其餘圴在萡子村暨箔仔寮漁港周遭(四湖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