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秋乏

《靈異雙胞胎》立體書封 (1)

 

「隨著所愛之人辭世,我們的內心也將溫柔、磨蹭、輕緩地死亡。」

書名靈異,讀來略帶感傷及駭人的詩意,期待靈異的人得給它一點時間才進入超現實氛圍,膽小的人用不著過慮,我不太在乎那丁點靈異,在意的是這些人的心傷可否癒合。伴隨悲傷而來的憤怒、偏執、罪惡感、迷惘等情緒複合包能否拆解?或許妄想讓痛苦消失原本就是種奢望。一開始,你以為療傷止痛是最大的習題,緊接著你志在推理,你發現他們的婚姻及親情中摻和著不忠、偏心、猜疑,你會迫不及待地釐清疑點,在抽絲剝繭後你不再驚懼,這部優雅而感傷的懸疑作品將回饋以省思和沉吟再三,我由衷期待改拍電影將以何種面貌呈現,更想看看美麗的蘇格蘭外海和絕麗出塵的島嶼。

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莎拉和安格斯的雙胞胎女兒更是萬中取一的獨特存在,安和樂利的四口之家,在雙胞胎之一的莉迪亞墜樓身亡後為之瓦解,時隔一年,傷心過度的莎拉始終走不出陰霾,安格斯又在情緒暴走時一拳毆飛原本的好差事,他們決定離開倫敦這個傷心地,搬到安格斯繼承的一座美麗而荒僻的小島,那裡的狗會拉屎,鳥會生蛋,老鼠傾巢而出愈夜愈狂,從水電、通訊到交通都成了問題,但是壯麗無邊的絕景無價,他們將在遺世獨立的靄霖托朗宛如重生,自剔透澄淨的醉人美景中得到療癒。

「當一個人厭倦倫敦,就代表他厭倦了這裡的雨。」有意思的是莎拉所引用的這句話原為山繆‧強森的名言:「當一個人厭倦倫敦,就代表他厭倦了人生。」她確定自己只是想要重新出發,而非厭倦人生?但,無論如何,能轉換日常,多少有助於封鎖悲傷。準備搬家時,女兒柯絲蒂變得不像柯絲蒂,她拿手的科目退步,弱項變強,飼養多年的狗竟像對待莉迪亞般和柯絲蒂窩在一起,她質疑莎拉:「媽咪,妳為什麼一直叫我柯絲蒂?」若不是柯絲蒂過度悲傷,心智失衡,有沒有可能是莎拉單憑意外發生時的呼喊弄錯女兒的身分?柯絲蒂轉到新學校之後,情況更形惡化,她旁若無人的對著空氣聊天玩耍,非要大家叫她莉迪亞不可,究竟是柯絲蒂過度悲傷將莉迪亞投射到自己身上?抑或死去的莉迪亞回來了?

展讀之初很容易投影在莎拉的波心,這本書在莎拉和安格斯的視角切換敍事,讀者很快地發現安格斯眼中的問題癥結不同於莎拉,他偶爾悲憫憐惜所有人,但他氣自己,也氣莎拉,比起跟著莎拉驚疑不定,我更能代入他的憤怒抓狂。一場暴風雨襲來,連帶地將這家子推向怖雨驚雲的深處,在絕望與希望間徘徊,真相要求解放,自欺欺人於焉覆滅。

讀這本書的時機,我很難不想起大弟的忌日接近了,對不起,我一定有什麼能做卻沒做好的事;對不起,我救不活你。我自己尚且無法梳理情緒,冷靜瀕臨裂解,更甭提失去愛子的媽媽。我曾經傻傻的問一位同樣失去手足的朋友,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走出悲傷?如果真像世人說的時間能撫平一切,要到哪一天,媽媽才有可能釋懷、止痛、擁抱寧靜?媽媽們如何回應呢?外表的心平氣和,掩不出內裡的慟,她們表示,如果真有那一天,就是她們死亡的那一天吧,在那之前,沒有釋懷的可能。

「哀痛在我心中暴漲,我得用拳頭抵住自己的嘴才能平息顫抖。這感覺什麼時候才會消失?

也許永遠都不會了?它就像戰爭的瘡疤,像卡在肉裡的砲彈碎片,一年一年朝表皮推進。」

有些讀者喜歡看到主角脫胎換骨,振作起來,在黑暗中閃現光,春天不遠,希望的幼苗伸展,感性的我以為有此可能,理性的我行文至此已忍不住嗤笑。每個成員的辭世,都讓家庭死去幾分,有些人不覺得,那也許是因為這種死亡或鯨吞或蠶食你的精神氣質,你漸漸變了,但只要不解析、不細想,你可以在幾不可察的狀況下,任由內在的粗礪全面占領,一邊鈍化,一邊荒蕪,一邊死亡。

雙胞胎中的倖存者更需要父母的靜定導引,她受到的衝擊絕不亞於喪子悲痛的父母,當他們為女兒表現異常且受到排擠揪心時,除了可憐天下父母心,更可憐的是這孩子能否自鏡像迷宮中撥亂返正,有些七歲孩童天真爛漫,卻有七歲的孩子蒙受椎心痛楚。不只小女孩自我混淆,這對父母同樣需要重新定義自己,至於他們能否在迷航的人生中重新定錨,聽憑作者差遣。當真相水落石出,受情節張力推升的腎上腺素趨緩,我好像跟著去了趟「薄地」,那許是陰陽魔界,就外人看來或許靈異,對某位當事人而言何嘗不是種救贖。

有人說時間及愛能弭平一切,我仍然覺得那樣的說法好正向好陽光好粉飾太平,理論上人們合該擕手共度難關,實則不然。這也是為何我更欣賞作者描繪人心曲線的功力,我能自情節照見自己的扭曲。悲傷的人們除了自我否定,自我厭棄,自我鞭笞,也常交互傷害。也想好好的,偶爾壞到不行,自傷傷人,比命運及遭遇更壞的是內在的崩壞。他們在愛恨中糾纏,在反覆疚責及哀傷中泅泳,我愛紙頁間陰鷙、迷離又詭麗的書寫風景。

「此刻我好想閉上眼睛,把世界阻絕在外。但我不能那麼做,因為我正在開車。

於是我繼續往前開,質疑世界,質疑記憶,質疑現實。」

 

 

 

書名:靈異雙胞胎 The Ice Twins

作者:S. K. 特雷梅恩 S. K. Tremayne 

譯者:黃鴻硯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71

ISBN978986937488

 

 

 嘎眯不搗蛋

 

 

 

  

創作者介紹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嘎 眯
  • 【作品介紹】
    +++++++++++++++++++++++++++++++++++++++++++++
    ★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最佳驚悚小說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暢銷榜冠軍
    ★德國、荷蘭、巴西小說暢銷榜TOP 10蟬聯數月之久
    ★英國Amazon、美國Amazon均獲讀者4.5顆星高度評價
    ★愛爾康娛樂製作公司買下電影版權,問鼎奧斯卡獎
    ★美、德、法、義等15國版權售出
    +++++++++++++++++++++++++++++++++++++++++++++
    對愛的執念,是無法解開的束縛,還是不願承受的真相?

    莎拉與安格斯是一對年輕且事業有成的夫妻,卻在雙胞胎女兒之一的莉迪亞意外墜樓身亡後,始終無法走出悲慟的陰霾。由於太渴望將悲傷的過去埋葬,決定帶著倖存的女兒柯絲蒂,由倫敦搬到蘇格蘭外海的偏遠小島生活。這座由安格斯繼承但始終乏人問津的孤島,不但沒有穩定的電力與供水系統,能讓他們棲身的,也僅有前燈塔管理員居住的破爛木屋。

    當他們打起精神為舉家遷徙準備時,柯絲蒂開始出現異狀。一次,她困惑地對莎拉說:「媽咪,為什麼你一直叫我柯絲蒂?」原本被封箱堆放到閣樓的莉迪亞的玩具,突然出現在家裡;學校老師提到柯絲蒂的數學退步,而以往不擅長的作文卻表現令人眼睛一亮;當家裡飼養多年的狗,以對待莉迪亞的方式安靜窩在柯絲蒂身旁……迫使莎拉正視過去幾個月隱隱察覺的不安。

    雖然知道雙胞胎比尋常血親更緊密相連,或許是過於悲傷的柯絲蒂把離世的莉迪亞投射到自己身上,形成心理的混淆,但又似乎不只如此。莎拉不禁驚恐地問,有沒有可能,自己犯了一個駭人的錯誤?

    行為越加錯亂的柯絲蒂開始自稱是莉迪亞,並和逝去的妹妹說話、玩耍,她真的是莉迪亞,還是被怨靈糾纏?

    一場劇烈的暴風雨將直撲小島,迎來真相的代價……


    【作者介紹】

    S. K. 特雷梅恩│S. K. Tremayne

    暢銷小說家,也是位得獎的旅遊文學作家,並定期為報紙及雜誌撰寫專欄,目前定居於倫敦,擁有兩個女兒。S. K. Tremayne是他寫小說的另一個筆名。
    作者以他一手寫小說、一手寫旅遊文學的功力,在這本小說中,充分展現了扣人心弦的戰慄節奏,並且精準呈現濃厚的地方感,讓讀者有如親身坐困幽閉的蘇格蘭小島,懸著心直到最後一頁。
  • Alice
  • 嘎咪~~聖誕快樂

  • 聖誕快樂,平安如意!

    嘎 眯 於 2016/12/24 21:14 回覆

  • ㄚ芬
  • 所以這沒有靈異?
    那這書名會嚇走不看靈異的人欸
    以為鬼故事呢

    耶誕快樂

  • 有!有一點,對我這種吃慣重鹹的人算是幼幼級的靈異,不會覺得可怕。

    聖誕快樂,平安喜樂!


    嘎 眯 於 2016/12/24 21:15 回覆

  • f30917
  • 2017年快將來臨,謹在此祝您聖誕快樂!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 謝謝!新年快樂

    嘎 眯 於 2016/12/26 15:1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Ponylite的心世界
  • 親人的辭世
    永遠是最大的傷痛
    如果是睹物思情/觸景傷情
    則是未癒瘡疤又被開
    痛心啊

  • 前陣子看到另本小說,女主角說失去一生摯愛是僅次於喪子之痛的痛,
    我實在懷疑她真理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嗎

    嘎 眯 於 2017/01/12 17: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