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時出刊後老媽看了, 有些不平的說我將這件事"輕描淡寫"了, 將這麼一件對我們家庭影響甚鉅, 迄今懸而未決的痛苦"存在", 寫得過於HAPPY嘍!
 
既然遇到困難了, 不如像聖嚴法師說的"面對它, 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 (四它? 似乎這麼說的吧!?)
既然現階段還無法解決, 你哭也是過一天, 笑也是過一天, 難道要天天泣訴這件事對我們的不公嗎?
 
況且, 那次的徵文是另一家銀行出稿費的, 如果我將銀行體制罵了個臭頭, 反而無法入選~又如何將此事公諸於世呢?
 
浮世隨筆4月徵文銀行私體驗
債主從天而降
◎平安  (20040420)

      向來對銀行的了解,僅只於業務上聯繫所及的營業部門,也就是平常看得到的甲乙存或是外匯部門罷了,也以為這輩子和銀行打交道充其量是存提款、基金買賣、辦信用卡、擔保提貨、押匯等,怎料想得到會有和X銀的法務人員談判的一天!

    父親在我們年幼時病逝至今近二十年,母親含辛茹苦拉拔我們四人長大的惟一信念是冀望著明天會更好,而這種苦盡甘來的遠景就在去年化成苦澀的泡沫。簡而言之呢,老爸在二十多年前大筆一揮替人作連帶保證人的一念之差禍遺子孫。多年來只想著如何求學就業的我們,一朝夢醒帳戶的餘額全數被扣押,薪資所得亦被強制執行扣除三分之一,老媽和我傻眼之餘,委實不知該不該斷了剛上博士班的大弟和今年考二技的小弟的前程美夢。

    諮詢過N個人後的我們,終於面對面的和銀行法務人員來場懇談,一上來該員便無奈的表示:一般人未免對我們銀行有著沒血沒淚的印象。然而我們不過是食君俸祿,忠君之事,雖然極為同情妳們的貧困處境,但你父親作為連帶保證人是事實,他死亡後你們未及時拋棄繼承也是事實,再加上原債務人脫產成功,所以……如此如此云云!

    再多的誠懇也抵擋不了我們內心排山倒海而來的沮喪,再多的安慰仍以著法律如何規定終結,絲毫無法消弭我們青天霹靂的悲慘世界於萬一。

    就在這一年,我知道了銀行有大票的法務人員在處理債權,哪怕是幾十年以上的呆帳,也別肖想一笑泯恩仇;終於了解財經版上該銀行逐步打銷呆帳的紀錄不是空話,也懂得了債權十五年效期結束前可以再履新請求權延長有效期;更重要的是,親人過世時注意是否需要拋棄或限定繼承權,小心天外飛來一筆爛帳,砸得你血流成河。

    萬一你像我們一樣親人死時不過是涎著兩管鼻涕的黃毛小兒,不懂得拋棄繼承而不幸的繼承大筆爛帳,不妨考慮和我們一起架設債務同好會網站,安排難兄難弟們接受進一步的心理輔導。

    時至今日,雖然仍無法完全接受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大楣禮,卻也無法茍同一般債務人逃遁的功夫,我們決心面對現實共體時艱,即便這時艱可能要歷時多年。這當中,銀行法務人員依法論法坦而言之的態度,也讓心中另一半想學異議人士丟雞蛋的我,選擇理性的面對彌天蓋地而來的厄運。

    看來,在未來清償的數十年,將有著大把的機會見識不同的銀行法務人員的口若懸河,說不定哪一天還能激發我回大學讀法律的衝勁呢!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