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曾在書局翻完一本由失業女子寫就的,光看書名就挺有趣的一本書
 
 
作者從事程式設計時,經常將收入花費在軟硬體不斷"追"新上
有一天,她被裁員了,不得不跟過去三天兩頭聚餐,三不五時一杯一百二十元的咖啡說掰掰
為了簡約生活,她頭一次上超市買青菜,赫然發現... ...
她每次聚餐要花兩百元一道的"清炒空心菜",超市裡一大把才賣十五元!
 
 
 
A君雖然從事枯躁得不得了的裝配廠作業員工作,但由於他的公司是所謂百元俱樂部
靠著股票分紅,他才進去公司三年,便買了一部全新的BMW
有次他跟房東反應:怎麼不裝第四台?
房東表示,想裝的人自行裝設啊
A君出手闊綽地立刻拿出X萬元給房東:我忙,不如妳幫整棟樓的人都裝第四台吧!
 
 
 
我當時跟友人開玩笑說,作牛作馬,還不如去他們公司當清潔工等年終分股算了
 
 
這兩個月來,我每天提前來到公司,卻找不到機車停車格
公司大樓要收機車停車費,我習慣停在市政府附近,不收費的機車停車格
剛好,我停車的位置,就在中區就業輔導中心的斜對面
還不到八點半,全被停滿了,半年前,這整排的停車格,即使到了九點,也鮮少被停滿過
見到清晨便大排長龍的就業輔導中心,我想起了A君,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能那樣子當"阿舍"
 
 
很多雜誌提倡"綠生活",LOHAS,慢活...的同時,卻充斥著大量置入性行銷
當你消費產品的同時,就是在幫地球製造垃圾,卻被美化為"綠生活"
當你按圖索驥,趕集式地去朝拜那些所謂樂活景點,
就不是那麼愜意,不正與樂活慢活更行更遠了嗎?
這類的圖文雜誌能為我帶來不少笑點,常令我一邊看著這種弔詭邏輯,一邊笑到顏面神經失調
 
 
 
B君夫妻,兩人收入加起來月入九萬餘,卻常說錢賺太少,只好當頂客族
他們正是所謂"優質生活"的奉行者,也就是,每個禮拜至少要吃一次大餐
每個月要離開城市去渡個假,每一年要出國旅遊兩次... ...
賺錢是為了享受,不用在吃喝玩樂上,豈不愧對自己~
 
 
所以,養小孩"太傷本",近十萬元的月薪,兩個人經常花到涓滴不剩
能這樣過日子,我也挺哈的啦!不過,若要大聲說,九萬多塊養不起一個孩子
聽在打零工月收入不到兩萬元,卻要養一家好幾口的人耳裡,一定會覺得諷刺吧
 
 
不景氣的寒冬,凍傷許多人的心,刺痛不少失業人的自尊
對於,被景氣大好時的享樂主義氛圍洗腦的一些人,或許,是沈澱的好時機
為什麼會有既得利益者,邊膜拜媒體祭出的高規格生活儀式奉行不悖,
還在媒體上大放厥詞,跟著真正的苦難者一起哭窮呢
飯吃得飽,衣服穿得暖的人,甚至比一般人過得好太多的人
跟著真正需要救助的窮人,嚷嚷什麼呢!?
 
說到底,能吃飽穿暖,人就能活著!
多出來的部份,實屬福份,認真一想,你我不都是有福之人嗎?
 


後記:唉,拍得出雪白冬梅,卻拍不出梅花的撲鼻清香~~~~~(廢話)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