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幾年前,一次無預警的暴風雨,襲捲了村子裡數十條人命

許多漁船在透清早天濛濛亮無風的晨光中出帆,卻再也沒回來了

由於這次災難死傷人數過高,縣政府特地派員來為小村莊舉辦了公祭

當時在場的人,聽到珠嬸掏盡肺腑的嘶啞嚎啼,無不為之一慟

珠嬸的丈夫,大兒子,二兒子,在同一艘漁船上無一倖免

大媳婦無法自劇創中恢復,離開這個家,僅留下兩個孫子給珠嬸

 

珠嬸還有個唸國中的三兒子,這孩子的功課向來不惡

只要好生地唸書,這個孩子將來不需要步入祖輩世襲的漁夫生涯

珠嬸那比她實際年齡顯老的面容,只有在提起這老三時

才會露出一切都值得了般的開懷笑靨

靠著剖青蚵,珠嬸擔下撫養兩個孫子的責任,也讓老三順利完成學業

 

母親獨自撫養我們四個人,每遭遇難關無以為繼,連僅有的生存勇氣幾告流失時,常想起珠嬸,對自己說,她一夕之間,不但死了丈夫,兩個兒子,都撐過來了,而我不過是死了個丈夫,有什麼好覺得苦的呢,有什麼好哭的呢!

 

珠嬸家的老三,唸的是國立海洋大學,再幾個月,就可以拿到畢業證書了

當我看到報紙,基隆訊,國立海洋大學X姓學生於XX戲水不慎.......坦白說,我壓根兒沒想到珠嬸,直到母親接到來自家鄉的電話,我才將事情兜在一塊兒

 

村裡的習俗,死在外地的不孝子女,只能幫他在村外搭起靈堂,不能入廳堂

母親前往拈香時,不忍地望向一旁的珠嬸,只見她面無表情的坐在角落

大家低聲告訴母親,哭得出來倒好,自從見著兒子屍身,她一直那樣子呆楞著

 

母親說,她真不知道珠嬸要怎麼活下去

我無言,但我想,事情過後,她還是會打起精神,繼續養大那兩個孫子的

有一種女人,無論遇到何等打擊,哭過了瘋過了,只要還有一絲氣力,總會繼續活下去的,這種堅忍不屈的柔靭毅力,似乎較常在女性身上彰顯,我總私下稱之為女力,不管它以什麼樣的姿態,不管是不是哭得出來,會持續下去的!

 為什麼我想起這件事呢,畢竟離珠嬸老三過世,又過了十年之久了吧!

一早我在旻軒姑姑的部落格(怕她被打擾,遂未引用),看到了這個故事:

根據蘇菲教派的古老故事,有位住在中東地區的國王,老是在快樂與絕望的情緒中擺盪,一點小事就會讓他大怒,或是引起劇烈的情緒反應,使他的快樂像曇花一現般地轉變為失望,甚至絕望。

終於有一天,國王對他自已和他的生活感到厭煩了,想要尋求出路,他派人去找一位國土中受人尊崇且據說已經開悟的智者,國王告訴智者:「我要變成和你一樣。請你給我一個可以為我的生活帶來平衡、祥和,以及智慧的東西好嗎?我可以付出任何你要求的代價。」

智者說:「我也許可以幫你,但是這個代價太大,你給我整個王國都不夠,不過,如果你能珍惜它的話,我就把它當禮物送給你。」國王承諾他會好好珍惜這份禮物,智者便送給國王一個玉雕的盒子,國王打開它,看到裡面有只很簡單的金戒指,戒指上刻了字:「這個同樣也會過去!」

「這是什麼意思?」國王問。智者說:「經常戴著它,不管發生什麼事,在你評斷那件事是好或壞之前,觸摸這個戒指,然後唸上面刻的文字,這樣,你就會永遠在平安之中。」

 

現在妳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要什麼有什麼?那會過去的!

現在的妳細想來千椿萬件皆不堪,夜闌人靜時常悶著頭痛哭?這也會過去!

無論青春年邁才華平庸貴賤得失,甚至這條孱弱身命,有朝一日,都會過去

 

將這故事用來催眠自己,說一切終將消逝,又何需努力?只會變行屍走肉

將這故事用來砥礪自己,作積極想,那麼,妳我都可以擁有靭性以及女力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