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日子也應該是時候了
記得去年就在這個季節
我聽見花開的聲音
 
 
 
 
近來的疲累引發不少牢騷
有時感傷 但更多時候
 
庸人自擾
 
 
 
 
不想被負面波濤吞噬
起身隨便走走 哪怕只是片刻的放空也好
 
 
 
 
春風舞湧出的成群嬌客中
也有成群 也有孤單
 
 
 
 
生活也大抵如此
有時需要紛擾喧鬧
有時
 
只想一個人
 
 
 
陽光照拂不到的角落
也有靜默的存在
 
 
 
而在我以為
合該被陽光遺忘的角落
 
其實
 
陽光都記得
 
 
 
想要一個人安靜片刻
並非那麼難
 
 
 
只管將跳豆扔給臨時保母
就能換得十五分鐘的寧靜
隨便走走 隨手拍拍
 
 
 
這位臨時保母 雖然我常沒多少好話
那也是為了挫你過度膨脹的銳氣
不過 真的 謝謝你啦!
 
 
 
誰是這位倒楣的保母?
熟識的老格友自然知道
咱們就心照不宣嘍
 

 

除了第一張是在我老家門口,其餘皆為4/11(六)於水里蛇窯:這型嘎眯不清楚種類的石斛蘭 每年四月中於此盛開2~3週,四月底謝幕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