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來,已經是八個月前的事了

傍晚時分,我和MIA漫步在海德堡的哲學家小徑

正在商量隔天,究竟是要走路,還是搭纜車往古堡

MIA當然是希望搭纜車,何況我們買的海德堡卡含纜車費用

漢草比MIA好的嘎眯正在想辦法說服她走路下山,而不是來回都搭車

我個人偏好那種山徑盤旋的感覺

不想因為搭纜車而錯過小徑風光

 

我突然瞥見河對岸的纜車,越過古堡,繼續往山頂駛去

疑竇暗啟,畢竟,所有的旅遊手冊都沒有介紹到山頂

 

纜車既會開往山頂,就表示山頂上還有居民嘍?

或者,像香港的太平山纜車一樣,比較是觀光用途呢?

 

廢話不多說,我開始卯起勁來遊說MIA:讓咱們拋棄觀光客路線,搭纜車直達山頂吧!回程再下山去古堡逛逛,反正古堡又不會長腳跑掉!

其實根本不用費力鼓吹,只要是有得坐車,MIA當然點頭如搗蒜……

 

隔天早起搭公車到附近,走一小段路,便來到纜車站

 

 

上山的感覺,跟在香港太平山不大一樣,很有"科幻感"

 

除了我和MIA兩人,所有的遊客都在城堡站下車

 

可惜,搭到終點下車一看,不過就是半山腰

周遭的景觀設施,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坦白說,我心中不無失望,正與MIA百無聊賴地打算搭乘原班車下山時

我驚訝地叫出聲:

喂~看另一邊的螢幕上打出首班車發車時間,跟我們上來的首班車不一樣哎!

(不過,底下這螢幕是回程拍的另一邊螢幕,不是當時看到的那個)

 

走近一看,才看到一輛,與來時新穎車身截然不同的木造纜車

 

哇嗚~嘎眯開心地叫它時光機,忙不迭地招呼MIA,繼續登頂去嘍!

 

原來,我們剛剛只搭到藍線盡頭,想要登上山頂,還要轉搭橘線的老爺車呢!

 

大清早的,年輕酷司機便懶洋洋的樣子

(說是司機,其實也只要負責類似車掌的工作開關門,纜車啟動後就沒事)

時而用食指輕敲護欄,時而倚頭小憩

 

 

比藍線纜車慢很多的橘線木造纜車

緩慢地移動,吚吚啊啊地發出聲響

委實令人有置身兩個世紀前的錯覺

 

借問纜車何處去?

是不是要往我阿嬤的阿嬤的阿嬤時代急駛而去?

看吧,除了我們兩隻,沒半隻遊客

 

來到山頂,將山嵐狠狠地踩在腳下

 

清晨微光悠悠,提醒我還是在二十一世紀,我並未隨著老爺車回到十九世紀

 

到纜車終站,首務之要當然不是賞山景,應該洩洪先

之後開始四處窺探,發現小小的陳列室

 

連忙問過駐站人員,確定能入內參觀,不必翻牆

 

 

裡頭展示纜車歷史沿革,以及一些看不出所以然的舊工具

 

看看這個,我只認得右上角是唐璜,其他的,只能看圖說話

大概是教導當時女性在車上遇到色郎時,該如何處理吧

 

我喜歡舊列車椅,水里有家老麵店,到現在都維持柴燒

第一代老婆婆經營時,店裡的椅子就像這樣子,背對的是另一桌客人

彼此稍一動作,都會嘰嘰嘎嘎作響,既惱人也挺有趣的

可惜換她女兒經營後,椅子全汰換掉了

 

外頭盡是綠意盎然的小徑,想不到愛山愛水最怕人擠人的嘎眯

跑了大老遠來到海德堡,還是跑來人跡罕至的地方看山的,哈~

 

這裡有幾家老鷹生態民宿,供住宿也可以在此露營

讓孩子們跟老鷹作近距離的接觸

 

陽光穿透嫩綠的葉子煞是迷人

可惜我怎麼也拍不好

 

拍了N張,仍是乏善可陳!不,不是我的錯,都是相機的錯

 

再來看看運轉纜車輸送帶的大功臣吧!

要不是嘎眯正面背影都不夠正

應該站在旁邊當比例尺,大家才曉得輪距有多麼大!

(底下這個當然是功成身退,改去戶外喝咖啡跟松鼠聊是非)

 

看看時間,也該是時候

就此揮別海德堡置高點,前去古堡踐踏一番囉!

 

坐上另一輛纜車後,我才發現車窗上貼的價碼

天啊,買新舊兩車種的來回票,竟然要四十歐元!

幸好我先買了海德堡卡,才能免費搭乘~

老天爺總是挺照顧嘎眯的,實在是感恩啊!

(請自動響起 "感恩的心" 作為背景音樂)

 

沒了? 對,沒了!

古堡勒? 改天再聊唄!

不然還要看我碎碎唸多久啊!

 

 

 

補充哀哀叫一下:

哀哀叫之一: 其實古堡部份,我已經寫了四篇了(底下那堆),只是寫了八個月還沒寫齊

伊麗莎白門第一個故事第二個故事博物館隨拍亂記

哀哀叫之二:回頭看八個月前拍的相片,怎麼看都不滿意,實在有必要再去一次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