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jpg

 

並非所有能解釋的都為真實。 

並非所有事實都能解釋。 

 

茱莉亞事業有成,婚禮無著,兜兜轉轉這些年下來仍是孑然一身又怎樣?愛情不過是惱人的玩意兒,未婚夫在結婚前夕喊卡也沒什麼了不起。她是一流的律師,有足夠的理性,滿載的鬥志,與瘋狂衝動絕緣,何需浪費絲毫感性細胞,然而,在她腦子裡 call in 、叩問、質疑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她拒絕相信自己幻聽,更不認為有所謂來自心海的消息或異世界的召喚,腦海中的莫名女聲一如趕不走的蒼蠅般嗡嗡作響,就算拿出重量級蒼蠅拍亦揮之不去,可惡的女聲不分畫夜,白天追問,夜裡痛泣,當茱莉亞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重返緬甸,那道聲音中的恐懼更形強烈,哀求茱莉亞別去!讀者嘎眯不禁想奉勸茱莉亞先來台灣吧我帶妳去收驚。

 

 

吳巴曾經告訴過我:「我們承認的愛, 

大多都是那些符合我們自己描繪的,我們希望被愛的方式, 

就是我們自己愛人的方式,其餘的都讓我們感到不舒服。」 

 

光看書名《雨季之後愛來了》,我個人不甚期待,絕無望書成龍的念想,只因這七個字賦予我的印象,有點像是為賦新詞強說愛的新鴛鴦蝴蝶系或網路愛情小說可能繁衍的文藝小情小愛毛毛蟲寶寶(←不用換氣嗎?),以至於當我翻開書頁略有些錯愕,先是細細咀嚼第一頁的「我們每個人最難解之謎就是自己」。不會吧,開頭便企圖陷讀者於哲思之萬劫不復?

 

繼而讀到第二頁「沒人會像他那樣用心書寫,把每封信都視為一項微型藝術品。每一筆龍飛鳳舞的線條都嚴謹勾勒,堪稱書法;每個字裡的橫撇豎捺都是份禮物,整整兩頁,密密麻麻,紙上的每行每句都以專注熱情寫成,只有將書寫視為無價之寶的人才辦得到。」噢呦~我毀了,不才嘎眯將會如何被這樣的文字牽著鼻子走,這真是德國作家的文字嗎?這是作者、譯者、編者的多重功力。即便有心想書寫些什麼,恐怕流於引字援句成書摘,哪有法子煲出讀後心得,那麼,索性讓我厚著臉皮弄篇書摘文。(臉皮增生 ing 

 

《雨季之後愛來了》實為《在心跳消失之前》的續作,時間有先後,故事獨立,即使沒看過前作亦不礙事,十年前,茱莉亞初訪緬甸,重新認識父親,十年後,她回到緬甸,期望拼湊陌生靈魂的身世符碼,安撫驅逐那道驚惶不定的女聲,卻不期然地剜出愛恨創痛的膿血,照見人心與情感的多重面貌,同時,認識自己。

 

一開始不覺得這本小說和其他類似的「當西方遇見東方」式的文化衝撞會有什麼不同,進入小說第二部,主角換人作作看,果然不天籟女聲最威,作者怎麼可以寫出這麼美麗又沉痛的故事,讀得我咬牙切齒!

 

想依從心意過日子究竟有多難? 

過去十年我過的是誰的日子?

 

別說茱莉亞受不了腦海中的反覆質問,我都快受不了作者拋擲出的問題,直擊人心,咄咄逼人,教人如何正視在藉著這些問題自我檢視後所浮現的不安困惑與不確定,無端發人深省是怎樣。(再度咬牙切齒) 

 

咦,緬甸人命名特別喜歡疊字嗎?讀至書末,我不太在乎茱莉亞小姐,不介意半開放結局後面等著她的會是什麼樣的局面,只因奴奴等人的故事太磨心,個人在閱讀的過程中,除了為之糾結,彷彿亦隨書中人進行一番自我審視,一度不喜茱莉亞和奴奴的某些面向,進而察覺正因為我從她們身上觀看自己的執拗和缺陷所在,總之茱莉亞有的知識障和文明病我半點不缺,而我所偏好的老大哥吳巴,和塔塔那走過絕境依然可以毫無保留綻放微笑的態度,恰是我個人所無法企及的寧和靜定。 

 

舉個小例子,茱莉亞向吳巴指出他的錄音機播放速度不穩,吳巴顯得吃驚,問她真的嗎?茱莉亞慎重點頭,吳巴沉默會兒,又隨著旋律閉上眼說:無所謂,我覺得這音樂一樣好聽 

而且我沒有比較的基準,他強調:這是幸福生活的祕訣 

更令我莞爾的是他睜開眼感激地看著茱莉亞這個大恩人,接著又閉上眼徜徉於音樂的無垠天地,最後就連茱莉亞也分辨不出樂音中有什麼不對?許許多多這類的瑣細和微妙時刻,我常伴隨茱莉亞上了一課。  

 

後來她常常回想此刻,問自己那天早上的淚水是否真為了喜悅而流, 

又或者在她心底深處,早有預感事情將會如何收場? 

極大的幸福會招致相對強烈的悲傷,每個開端都已包含結局, 

沒有不會苦痛別離的愛,沒有不會變冷的手。  

 

這一向以來,我不太能招架接二連三的無常示現,天氣愈熱,我心愈冷,思緒浮躁喧囂,偶爾難免覺得種種痛苦皆源自於有愛就有痛,假使人生於世能絕情棄愛就好了,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奇妙的是,我是個聽不懂人話的歪星人,有時聽了周遭親友說了什麼勸慰的話語只覺徒增煩躁,直想捂住耳朵,然而,透過書中的吳巴、塔塔和芼芼的勇氣,恍惚間已如塔塔般恢復心跳的正常旋律。

 

失去勇氣?信念逸失?經不起生離死別?越不過傷懷險阻?甚至開始討厭自己?那麼,你曉得這世上有心臟調音師嗎?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你我也可望有顆 well-tempered heart,同美麗與哀愁乾杯!  

 

 

 

書名:雨季之後愛來了 A Well-Tempered Heart 

作者:揚-菲利浦‧森卡 Jan – Philipp Sendker 

譯者:趙睿音 

出版社:天培 

出版日期:201541 

ISBN9789866385681

 

 

題外話,今早看到某譯者書友轉載一篇文章,談及基努‧李維乍看光鮮實又悲劇的前半生,

菜英文我呢姑且趁早餐時迅速掃描,遇到生字也懶得查。劃到這句重點便點頭如搗蒜:

In 2006, Reeves told Parade Magazine, Grief changes shape, but it never ends.”

讀得人感傷淚目,我何苦專挑早餐時分啃讀這麼難以下嚥的字句?!

但我一邊如鯁在喉,一邊吃光光,也算小有進步,不無慧根。

世人無可避免愛與痛的課題,即令愚癡如我,修完學分應是遲早的事。(揚下巴)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