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上上周末沒吃到自己生日大餐的軒爸,咱們可不想虧待他!

底下這些,就是他周末回來時,大夥兒共享的漁港海鮮

在漁港邊吃飯,當然不是為了精緻料理,咱們圖的不過是新鮮

軒爸面子不小,連大漢哥都記得他上回沒吃到大閘蟹,又為他補來一份

 

咱們這麼盡心盡力地對待這位仁兄,誰知他回報咱們的竟是

再度上演 老 公 老 婆 沒 默 契 !真是夫妻不同調!

說起這事兒,只好話說從頭了

看 倌 若 不 想 看 文 的,就 看 圖 唄~

 

小時候,大弟是我們四人中外表最白胖的

看起來像健康寶寶,但也只是看起來而已

 

他自小身體孱弱,母親每週三不辭辛勞從水里帶他去台中榮總換體質

有許多個無眠的夜晚,守候在他身邊,怕他氣喘不過來送了小命

期間不少親友提供新鮮乳鴿,讓母親燉粉光參給他吃

也有親友送來生鮮田雞,據說可以"顧氣管"

誰知,咱們這位大弟從小竟是佛心來著

那些偏方珍饈,不少是入了我們其他幾人的腹

正港是台語所說的:豬不肥,肥到狗去

 

最誇張的是有次,母親友人不知打哪兒聽來偏方

說是吃"暗光鳥()"xx藥,就能根治大弟的氣喘

還親自捉來活生生的"暗光鳥",母親一看便傻眼,怎麼也下不了手

正當母親思量該怎麼下手,或是請人代勞時

大弟含著眼淚望著那隻"暗光鳥",苦苦哀求母親放走牠

唉,原來他們所謂的"暗光鳥"不是夜鷺,是既可愛又有威嚴的貓頭鷹

這回,連我們其他幾隻豬,也不忍心吃牠,最後當然放生

我們其他幾個人還真的是有種族歧視,豬鴨魚肉照吃不誤

 

大弟大約高三前後開始吃素

母親擔心瘦弱的他,將更形營養不良,為此不知爭執了多少次

有幾年時間,我們家餐桌上,一半素食,另一半葷食

後來我們不忍心母親勞累,便提議在大弟回家時全部吃素

 

有次,咱們家那個很少回老家,但無肉不歡的小弟也同時回來了

母親事先徵求大弟同意,決定當晚幫小弟加三四道魚肉海鮮

開心的母親自市場買回來活跳跳的蝦子,我一見便暗叫不妙

果然,大弟經過廚房時,立刻發現活潑躁動的蝦子

母親先聲奪人說:你答應過的,不淮再有意見!

孝順的大弟,摸著鼻子回到房間,不敢多說

但午睡時,廚房裡可愛的蝦子大軍,不停在袋子裡玩耍say hello

沙沙作響,讓心慈手軟的大弟忍不住又出房門來淚眼相望

唉,最後搞得母親、大弟 和我,皆使出看家本領激辯起來

我方執"放生恐反害生,甚至造成環境生態不平衡"來杯葛大弟

大弟以他在研究所作seminar的看家本領,各別擊破我方論點,還提出完善建議

我們煞有介事地想分別證明該蝦大軍適應淡水與否

總之,那天搞得咱們三個人都累斃了~~~

 

躲在一旁偷看戲,沒出來加入戰火的兩隻,則是... ...

二弟:阿弟,都是你,要不是因為你貪吃,六根不清淨,老媽也不會買蝦子

小弟:關我啥事,我又沒說一定要吃葷的,""不是我殺的!我是無辜的柳~

camille: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汝不殺活蝦,活蝦恐因你陣亡~

 

講那麼多,只是要說明

大弟吃素的頭幾年,類似戲碼在我們家上演過多次

這方面,咱們家軒爸,ABIN仁兄也知道不少,甚至常在背後開懷大笑!

 

我們之間,有的人不能休假日,有的人只能休假日,加上工作地點分散各地

想要聚餐,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天是我們說好一同排休去漁港吃生猛海鮮的日子,呃,當然又是背著大弟

誰知在前一晚,大弟突然通知我們,他這周末要回來......

大夥兒好不容易才能排休在同一天,我們不想放棄原本計劃

便以"讓母親開懷"為前提,力促大弟加入,但希望他少說話

近年來較不那麼堅持,也比較願意苟同吃 肉邊菜的大弟也答應了

不過,我們都曉得,長期吃全素的他

光是進餐廳門口那一長排海鮮,就夠他受了

我原本打算點門口的生猛紅蟳啦有的沒的

最後也考慮到大弟的感受,將食材敏感度"減至最低點"

 

中途,二弟想稱讚野生海瓜子,比一般養殖的碩大海瓜子美味許多

也懂得低調地,偷偷對我比手勢說讚啦~

曾引發大戰的無辜小弟,這回更是厲害,他完全是埋頭苦幹

吃就是了,千萬別講太多而勾起阿兄的痛

 

雖然只吃蔬菜和炒飯炒麵,大弟也溫和帶笑,不想掃興

大夥兒考慮到他,盡情聊天之餘,不提到食物本身

沒人白目到開口提蝦子有多新鮮啦,生魚片有多可口之類的~

眼見杯盤朝天,大夥兒猛力安靜且低調地,朝最後那道味鱛紅魽魚湯進攻

最後這道湯解決後,咱們就順利且愉快地度過這晚,我還可以寫篇西線無戰事

 

這時,舀了不知第二或第三碗魚湯之後,阿賓大爺突然說:哎,是魚眼睛吔

是 是 是,賓大爺碗裡,赫然是充滿膠質又好吃的紅魽魚眼

我一邊掃視坐在阿賓大爺隔壁的大弟,只見他垂首歛目,看不出表情

一邊對阿賓使眼色,噗~嘶~ㄆ~ㄙ,暗示他別再說了

誰知阿賓大爺,看到老婆眼歪嘴斜當我顏面神經失調,還怕我搞不清楚

狀況外的阿賓拿湯匙將魚眼高舉起來,更加大聲的說

蔡X琪,這是魚眼睛呀!

啊妳不是愛吃 魚 眼 睛 嗎!??? 要的話,魚眼睛給妳啊!

 

 

吼,還給我講三遍魚眼睛,難得你這一次還會想到老婆,謝謝你嘿~

若是路人甲也就算了,虧你認識咱們家不只十年了!!!

要不是咱們中間還隔著旻軒,我早就伸出魔爪去捏白目仁兄的大腿肉啦!

回到家後,總算清楚而恍然大悟的阿賓大爺,還給我哈哈大笑

 

套句戲裡的詞兒:這位仁兄,如今這個世道極差,人心不古啊~

魍魎魑魅,橫行霸道,夜裡如有樹姥姥將你拆解入腹

抑或有夜叉抽被,將你踹至床下,都不必太意外!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