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前二十分鐘,嘎眯邊嗑三明治,邊發出白鳥麗子式恐怖笑聲... ...

同事第N度投來狐疑眼神,嘎眯大發慈悲地透露:沒事沒事,只不過我週末看了一本輕鬆愉快的小說,書名一整個ㄅ一ㄤˋ到極點,叫做《壁花姊妹秘密通信》,橫批「巧克力壺煞到妳」。一早重看我標示的段落對話,還是覺得超爆笑。

同事:壁花也能當主角!?什麼對話那麼好笑,比方說呢?

嘎眯試舉二例,說著說著又… …撲地~笑倒~ (← 最好是真的有撲地啦)

同事捧場地噗哧笑出聲:是很好笑,不過我最近也發現,會讓妳喜歡的句子,根本就是妳的嘴巴裡平時就愛吐出來的那種話! (←嗚嗚嗚….同事給的這句評,明明就比嘎眯還要機車說……)

嘎眯好生哀怨:哪有,我從來不諷刺,我不是一向婉約嫻淑質樸溫柔敦厚到極點了嗎!

(不依,跺腳,掩面~  ← 妳最好是真的懂得跺腳掩面這種高難度的女性化動作啦)

 

這次的倫敦社交季,代誌大條了!(敲鑼打鼓)有人因巧克力壺結下樑子,一見火大,再見火爆,三見忐忑,四見鍾情。有人過個橋會掉進水裡,有人逛個夜市就變成一棵樹,有人一出現方圓五百里雄性動物皆臣服裙下,有人騎馬兜風跌跤之餘巧遇帥哥,有人沒事亂摘幾片葉子就作出魔法包來… …看不懂吼~就是要妳們看不懂,自己去看書唄~

 

大事1:凱特抵達倫敦準備參加社交季,她沒有喬琪娜出眾驚人的美貌,換句話說,壁花凱特應該是被送去襯托紅花的綠葉。嘎眯才翻開書不久,看到凱特對社交季初體驗的描述,便捧腹大笑 (小心口水):「過去幾天都在購買我和喬琪娜的禮服、相配的長手套、扇子、帽子、便鞋、絲襪,數量之多,讓我以為我們是要遠征印度,而不是參加社交季。」… …「夏洛特阿姨會確認馬車一塵不染,讓我們的禮服不會在路途中沾上一絲泥污。然後我們才塞進車廂,像骨瓷一般運往潔西夫人的早宴。」

 

大事2:社交季甫開展,女魔法師出場搗蛋,誤將凱特認作神秘侯爵,差點毒死凱特。接著,神秘侯爵登場,其實他一點也不神秘,他的名字叫作湯瑪士(湯瑪士小火車,老少咸宜,並不神秘。嘎眯被毆飛~),嘎眯最愛看他和凱特唇槍舌戰,像他奉承凱特專踩人腳的舞技時就說:「沒錯,但妳也要承認,就在剛剛妳火冒三丈、顧不到舞步時,跳得還真是不錯。」

 

 

大事3:瑟西留在鄉下捕捉魔法師互咬。有個冷冰冰帥哥,老是鬼鬼祟祟地跟蹤在瑟西的後頭,搞了半天,原來他錯把戰友當敵人。這位帥哥詹姆斯同樣具備嘴炮的潛力,當瑟西大吼:「要是你們什麼都不說,怎麼能預期我們做出什麼合理的事?」詹姆斯涼涼地回嘴:「我親愛的拉許頓小姐,我從沒預期過妳會做出什麼合理的事~」小聲偷偷問,翻譯一定要將他的姓翻作泰蕊頓嗎?那個字很娘哎~嘎眯再度被踹至火星~)

 

大事4:瑟西與凱特之魚雁往返,妙筆生花,趣味橫生,令版主笑到飆淚。這對聰明機靈又果敢的壁花表姊妹,肯定隱身在妳我身邊,像凱特說的這句話,咱們不也想過嗎?瑟西,我覺得真不公平。小說裡的角色總能隨意昏倒,但我永遠做不到。」(點頭如搗蒜)

 

說真的,我究竟看過多少遍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呢?絕對是五根手指不夠數!單看這句「作者希望將這本書獻給:珍.奧斯汀 (不必我加註吧)、喬潔特.黑爾 (寫作英國攝政時期羅曼史)J. R. R. 托爾金 (魔戒作者)、艾倫.卡西諾 (Oops~沒交換過名片),這些前輩在各方面激發我們創作此書的靈感。」即使還沒看過書,也可以想像這本小說的風格!

 

透過表姊妹的書信往返,活靈活現地將故事畫面帶到讀者眼前,背景側寫及人物對白諷刺幽默,半是言情梗概,半是魔幻異彩,我該怎麼形容呢!?撫下巴,嚴肅狀)

 

宛如活潑靈動版的傲慢與偏見,加上戲謔版的哈利波特,穿插笑死人不償命的機智對話。能讓我直呼痛快好看的《壁花姊妹秘密通信》,應該能讓不少姊妹們笑咧著嘴,歡樂有勁一晌午!

 

只要妳還殘存一點少女心,骨子裡還躲著一絲搗蛋因子,就不容錯過這麼有趣的作品。嘎眯將茶點都準備妥當了,妳們等著開心悅讀吧!GOGO

 

書名:壁花姊妹祕密通信 巧克力壺煞到妳 

  Sorcery and Ceciliaor the Enchanted Chocolate Pot

作者:派翠西亞‧蕾德 與 卡洛琳‧史蒂夫莫

    Patricia C. Wrede & Caroline Stevermer

出版社:繆思出版

出版日期:201012月歡樂發行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