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友這兩個字,應該是上個世紀的事了吧!?

我的中學同學裡,確實有些人藉著魚雁往返,逐步堆積出期待與瞹眛。為什麼會將甜蜜希望,寄托在素未謀面的人呢?從陌生到熟悉,在不斷試探中交往,在有點酸有點苦當中品味甜蜜,在那之前,不是應該先見過面嗎?

時至今日,藉著伊媚兒聊天的人不在少數,被西方速食餵養大的青年男女,多半撐不了太久,就會相約出來見面,早已徹底滅絕的恐龍,也就這麼地重出江湖,哀怨地成為人類濫用的代名詞!

許是一時手滑,多鍵入一個字母,一封取消訂閱雜誌的郵件,就這麼地寄錯信箱!

115,主旨:取消訂閱

18天之後,主旨:取消訂閱

33天之後,主旨:取消訂閱

如果您故意蔑視我取消訂閱的電子郵件,仍持續寄送水準越來越低落,內容越來越貧乏的雜誌,很遺憾,那我只能告訴您:我不會再付半毛錢的!

8分鐘之後

您打錯E-mail地址了您是第三個寄信到我信箱要取消訂閱的讀者,那本雜誌的品質想必是每況愈下,慘不忍睹了

 

原本毫無關連的兩個人,就這麼地展開對話,因對方略帶諷刺的幽默,不自覺地咧開嘴,忍不住一再回信。雙方興味盎然地你來我往,從無傷大雅的打趣聊天,逐漸升溫。當艾咪因為李奧消失幾天沒回信,而變得焦慮的同時,所謂的純聊天,已不再單純!就在不自不覺中,雙方的字字句句,早漫上愛戀的色彩。

寫信彷彿親吻,只是不靠雙唇

寫信是兩顆腦袋的親吻

想像總是最美的!渴望相見,又耽溺現狀,不想打破那份魔咒,艾咪與李奧,約定在人氣鼎沸的咖啡館裡,在特定時間現身,不主動告知,也不上前盤問身份,事後再來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遊戲。咖啡館裡形形色色的人等,哪一個人,最貼近艾咪想像中的李奧呢?李奧以縝密邏輯推斷出三名疑似艾咪女性,哪一個人,才是真正的艾咪呢?

看似平行,卻不經意交集,若即若離的魅惑情緒,將兩個人之間的張力推升到最高點。無法掌握對方確實形象的兩人,似乎都中了愛情病毒,日以繼夜地展開絮語,不可自拔!

我荒謬地對您感到興趣… …我也理解這種感覺有些超乎常理

倘若我們一碰面,這一切將不復存在,不管您的相貌如何,年紀多大

本人保有幾分您在信中的魅力 … …

所有想跨越界線的嘗試,下場可能都會很淒慘

 

問題是,「婚姻幸福美滿」的艾咪,與受過情傷的李奧,如何給雙方和諧完滿的結局呢?

最磨人心神,讓人心跳加速,脈搏爆衝的戀愛階段,恐怕就屬戀愛初期,那曖昧不明的階段吧!很多人隨著戀情穩定,從微醺的想像中,回歸現實地面,在平凡的幸福中,開始感到無聊。艾咪與李奧,之所以在微醺的亢奮中無法脫身,除了相談甚歡,騷到癢處,更緣於那層想像的薄紗。

這正像閱讀一本很棒的小說的同時,我們腦海中已經浮現無數想像,最美好的段落,最難訴諸於真實的影像,一旦搬上大銀幕,那種美好常被破壞殆盡。

也許是由於那無間斷的戀人絮語,讓不少人聯想到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如果李奧由年輕時的伊森霍克主演,別去管小說中艾咪的髮色,堅持由當年的茱莉蝶兒搭檔,該是多麼稱頭的組合啊!

看來,我也中了小說裡,想像最美的毒,忘了這兩位,如今都上了年紀啦!

(↑以上皆Before Sunrise劇照,與小說無涉↑)

 

以電子郵件串起情緣的架構,並不算創舉,但作者寫來有新風味,篇幅不多,清新可喜。作者深諳這種戀人絮語,除了對話機鋒,適度幽默,更在恰當的時候,加入咖啡館約見,適度的惹火情話,艾咪祭出手帕交與李奧結識… …等,讓讀者免於持續偷窺信件的無聊,結尾更是大逆轉!

收尾也許令人不捨,但不讓人失望。

 

 

書名:失眠的北風吹來愛情

作者:丹尼爾.葛拉陶  Daniel Glattauer

譯者:林敏雅

出版社:商周出版

預定出版日:2010.01.26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