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切地嗶嗶聲,驟然轉為刺耳的長音嗶聲,心跳曲線漸趨水平

病人危在旦夕,醫療群盡最後一分心力搶救,末了施以電擊……

多麼常見的一幕,或許在小說,或許自電影,或者就在你我身邊,醫生從死神手中,為病人爭取一天兩天,總不是錯事!

萬一,場景換成嚴刑拷打異議份子的秘密所在,被虐者好不容易昏死過去,多麼渴望不用再醒來,卻一再地被救醒,一旦甦醒,又再度面臨燒傷凌虐的苦楚,雙眼迷茫中,瞥見佇立一旁,一身白袍,面無表情的醫者,這時,真不知他是醫者父母心,本著善意在救人,抑或是虐囚凌遲的助手,披著狼皮的死亡天使!?

 

少年派屈克,鎮日無所事事,找不到生命的出口,在失去理智對無辜店家洩忿的當下,初遇甫自宏都拉斯移民到加拿大的賀南,以及賀南一家人,而賀南的長女西莉雅,更是他一生愛之所繫。

就在那個時刻,神經突觸出現,新的迴路形成

西莉雅.賈西亞燒焊在他的腦細胞裡面

曾在宏都拉斯行醫多年的賀南,在加拿大開小雜貨店時,仍拒絕不了上門求助的病患。古道熱腸的賀南,本著人飢己飢的胸懷助人,總是趕在過期之前,將店裡的食品分送給需要的人,更義務性地對來自墨西哥的勞工朋友們伸出援手,雖然他在加拿大並無醫生執照,具體而言算密醫,卻遏止不了那顆助人的心。

如果說,捐錢是最不負責任的行善,那麼,派屈克在賀南身上,看到了積極善行的光輝。

賀南既是少年派屈克的啟蒙恩師,也是他投身醫學研究的催化劑,賀南身上的善人光環,恰為少年派屈克投射出人生的大方向。雖然,拐了個彎後的派屈克,從醫者搖身一變為商人,但他能躋身腦神經專家之林,賀南絕對是功不可沒!

 

派屈克心目中的善人,卻在多年後列席被告,成為國際法庭上的知名戰犯!

賀南.賈西亞,當年在宏都拉斯,曾是三一六聯隊秘密行動的一員,在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三年間,參與刑求異議份子。

人類的任何行為在必要的時候都可以被合理化

可以被解讀為無可避免

通得過道德檢驗

提出無罪抗辯後,賀南陷入沉默,不再對任何人開口,包括他的至親,都無法自他口中獲得隻字。

如果,自己深信不移的啟蒙者,所有作為都是謀略使然,那麼,派屈克的志向發展,他的酸甜愛戀,皆係人為操作,他曾有過的快樂,是否不再那麼純粹?隨著審判時間拖長,派屈克對賀南的信心隱隱潰堤,在信任與猶疑間擺盪不定,讀者也隨著派屈克,念頭雜沓而至,在過去與現況中思緒泉湧騷動,惟有自賀南口中獲得真相,方能平息!

閱讀此書,令我想起阿爾比諾尼的慢板(Adagio – Albinoni),一開始平淡無奇,節奏近乎凝滯,卻隨著樂章進展,聆聽者逐漸在平緩的音符中,揚起激越的心緒,無以復加。

展讀之初並無太大驚奇,沒多久,在穩健的節拍中,作者向讀者扔出多面向的訊息與議題,令讀者隨著派屈克不斷進行答辯,展開深沉又幽遠的內心對話,書名Garcia’s Heart,賈西亞之心,有著雙重意念,一則指賈西亞那顆需要醫治的實體心臟,一則是賈西亞那難以捉摸的心,當年的他,究竟秉著善念想助人,或是推人入火坑呢!?如果你以為作者扔出的習題,只有這一道,未免小覷作者的功力!

 

將屆耳順之年的母親,常交待我,倘若有一天,她陷入臨終昏迷,希望我別要求醫院採取積極醫療救助,而是順她的心意,讓她穩當明快的走,而不是一再地徘徊在生死關頭。

拜現代醫療之賜,我們遠比古代人長壽;我們受到的臨終折騰,也比古代人加倍。

然而,實際面臨那一刻,我能忍住心中不捨,作出多數世人所認為的惡,成全她心目中的善嗎?掩卷之際,我不禁同時浮現這個問題。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黑與白的界線,善與惡的分際,從不若期待中那般確切!

 

 

 

書名:沉默之心 Garcia’s Heart

作者:連恩.德肯 Liam Durcan

出版社:三采文化

出版日:2010226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