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年來 我的生活版圖 好像變廣 也同時變窄

認識了很多媽咪 聊起過去根本沒興趣的媽媽經

旅遊的足跡 有些受限

活動的範圍 變得很不一樣

以前熟門熟路的店家 如今想來 竟有些恍如隔世

 

原本打算去久違的呼吸喝杯咖啡

呼吸 應該還在吧 我竟有些不確定

 

然而 家像有條隱形絲線 牢牢繫縛

我也樂意佇足 生怕走太遠 那麼就別走遠

於是 我了無新意地 一再走進目覺

 

赫然發現店招上的目覚まし 不見了

這並不是什麼 令人驚訝的事

不過 若是過去的我 不會那麼遲鈍 應當早就發現

幸好 mezamashikohi

依舊是 mezamashikohi

 

其它的 管它的 有書就好

 

音樂的話我不挑合我意就好 (廢話)

 

咖啡的話 我不挑 有 illy 就好

 

突然覺得 過去的自己 實在太 picky

然而 現在的自己 又有些太過實際

過去與現在 無論是哪個我 都同樣的陌生

 

527的早晨 蛋糕還沒拎回來

我在 mezamashikohi

 

亂沒氣質地 大口吃早餐

芥茉醬大概塗得我滿嘴

 

亂拍 亂畫 東張西望

兼讀一本 女主角很瞎的小說

並且

發呆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