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犧牲,我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多少自以為是,變調扭曲的愛,假犧牲之名,大行壓迫之實。對於那種開口閉口打著犧牲旗幟的人,我是有些感冒的!

純然的犧牲,理應廢話少說,不拿來邀功,亦非要挾索求。愛將犧牲掛在嘴邊的人,應該先問問對方意願,要是自己所謂的犧牲,真是對方所想要的,再來歡唱犧牲高調吧!

 

武林中傳聞,《犧牲》這本書很不賴,筆者姑且拍掉由犧牲一詞所引起的雞皮疙瘩,厚著臉皮去申請試讀,編編也一時目睭糊到蛤ㄚ肉,讓我僥倖獲選。

誰知才看了幾頁,我便將早餐擺一邊兒涼快去,激越暢快的運動熱血瞬間流竄,令嘎眯不可自拔,眼見上班時間在即,不禁發出哀嚎。這本犧牲,讓長舌的嘎眯,繞了半天口令,仍睜著粉絲心形的雙眼,吐出了無新意的好看二字。

只不過是關於自由車競賽的故事,竟可以好看到爆!

 

對於自由車競賽,我所知不多,只曉得,自由車不像尋常自行車般笨重,而是專業選手騎乘的頂級工具。更常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位赫赫有名的Lance Armstrong,是什麼樣的吸引力,能讓他那般熱愛自由車,是何種意志力,讓他即使罹癌,仍不屈不撓地挑戰競技。說著說著,便去Lance Armstrong的相關網站,借張相片瞧瞧… …

 

高中時代,堪稱是田徑界響叮噹人物的白石誓,自從女友香乃劈腿後,再無奪冠的欲望。這種說法,也許讓人以為,他是因為挫折而喪志,那倒不是,白石只是喜歡跑,並不特別喜歡終點衝刺的魅力。(怪咖白石,自稱少了個螺絲)

有的人喜愛冠軍光環,有的人不愛肩負拿第一的壓力,只是喜愛奔馳過程中的自由感,這麼說,會很難理解嗎!?

滿十八歲才從田徑轉戰自由車競賽的白石,在大學畢業後,被網羅加入歐吉車隊。

相較於白石的淡然,同期的伊庭則顯得積極多了。性格大異其趣的兩隻菜鳥,各自嶄露頭角,自然躲不過資深主將石尾的法眼,甚至引起外國車隊的注目。若有機會躍升國際舞台,誰不想要呢!

聽說,外表一派斯文的石尾哥,除了自己以外,絕不會承認其他主將!曾經有那麼一個對手,雖不至於墳上長草,卻在石尾的蓄意妄為下,斷送選手前程,伴著輪椅度日。

若傳言屬實,石尾就是踩著別人屍骨往上爬,為了成功,毀人不眨眼的那種爛角色嘍!?Again~嘎眯不告訴你,請自行閱讀!

 

《犧牲》一書,平鋪直敍,條理分明,簡簡單單的故事,成功糾住讀者的參與認同感,我緊跟著白石,一路飛掠過原野,掌握呼吸的節奏,騎上險坡峻嶺,心跳與賽程相叩合,除了腳下的飛輪,淌落的汗水,如鼓的脈搏,全然地放空,再無任何疑問。(啊,就差那一步,嘎眯也能冥想去環法賽了吧!

 

原來,自由車賽,並不是人人爭相奪冠的一種賽事。在團體賽中,主將需要副將的輔佐及成全,主將脫穎而出的背後,需要人默默無聞地犧牲。

原來,自由車比賽那一長排的選手,騎在後面的人反而輕鬆,領騎者需承受較強的風阻,嘎眯將來若有機會參賽,未到最後衝刺,姑且待在後頭省點力吧!

原來,有一種全然的投入,不計第一,不計終點,在汗水與心跳中物我兩忘,在物我兩忘中御風馳騁,那是遠比第一更其第一的自由意志。

 

閱讀這本書,猶如回到學生時代,徹夜守著電視觀賞比賽,翌日攤屍在床上,欲振乏力,索性翹課,醒來後仍津津樂道,恨不能將昨夜的熱血觀賽心情,藉著一個擊掌,傳遞到死黨手中。

也許你同嘎眯一樣是運動白癡,光看到運動競技四字,便想轉身逃走,我實在不想賣膏藥似地說:不看會後悔。(但還是說了)

 

這麼一本青春熱血窈窕輕小說,只花嘎眯早餐加午餐兩檔時間,輕易地啃食完畢,餘下無盡繚繞的迴響,看似簡單,實則不簡單。不讀更何待!

 

 

 

 

書名:犧牲

作者:近藤史惠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06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