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聽過傑佛瑞.迪佛,總聽說過「人骨拼圖」吧!?

沒錯,電影人骨拼圖,正是Jeffery Deaver1997年出版的小說The Bone Collector所改編。至於「謊言迷宮」(The Bodies Left Behind),則是在2008年問世。一看到作者官網上這句:

His The Bodies Left Behind was named Novel of the Year by the International Thriller Writers Association 我便迫不及待地舉雙手雙腳說我要~我要~(rock)立馬向出版社報名試讀了!

 

斐德曼夫婦邀友人同赴湖濱別墅度周末,卻不幸淪為槍下亡魂,史帝文.斐德曼臨終前以手機發話,只來得及講了一個「這」字。接到報案電話的警局,無法確定是對方撥錯,抑或遭到歹徒切斷通話,便派出郡警卜琳.麥肯錫前往湖區查看。(卜琳是女的唷~女的唷~咱們女性多菁英喲~(goodluck)

卜琳大老遠開車到孟達克湖濱的同時,思慮周密的歹徒早已主動打給警局,表示前一通不過是誤報,接獲警長通報沒事的卜琳,原本可以轉身開車回家享用晚餐,卻因尿意頻仍,想借用一下主人家的洗手間,這才闖入血案現場,引歹徒滅口殺機。(這告訴咱們一件事,千萬別在古里古怪的湖濱別墅借用廁所,當閃快閃啊!)

自兩名殺手的槍桿下逃離的卜琳,躲進樹林後遇見蜜雪兒,驚慌失措的蜜雪兒是受邀前來別墅作客的芝加哥美眉,在警局認定結案的狀況下,卜琳不但掉了手機,通訊全無,還帶著一位養尊處優的 都市 小姐一同逃難,非但不是如虎添翼,反而是雪上加霜!(吼~要是我,就撇下城市鄉巴佬自己逃亡要緊,難怪卜琳是警察,而我是俗辣。)

 

慘兮兮的卜琳及蜜雪兒,搞到連一把手槍都沒有,只能自製原始器械保身,在孟達克湖周邊及森林步道上連跑帶躲,一會兒下湖,一會兒攀山越嶺,一下子掉了顆牙,一下子頭破血流。這本小說的前四分之三,便循著你追我跑,貓追老鼠的動線開展。

卜琳不愧為警長的愛將,總能想出令人激賞的巧計,然而,歹徒中的智囊哈特也不遑多讓,早一步識破卜琳的計謀也罷,被卜琳擺了一道更是嘖嘖稱奇。預測卜琳的動向,推衍對手如何揣測自己,又將如何反制,是哈特樂此不疲的遊戲。卜琳絞盡腦汁也僅能爭取片刻喘息,旋即奉上更大的震撼,要不是確定主角起碼會活上好一陣子,真令人為卜琳捏把冷汗。(嘿~難得看到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警匪追逐,且是貨真價實的唯一正派主角,不是花瓶,亦非雙主角,實在過癮。)

哈特一度和卜琳近身對話,他說的是:「看看全世界其他人,全是行屍走肉成天坐著不高興,對著電視上播的東西生氣每天上班,回家,聊的是他們不懂或不關心的東西… …天啊,活得那麼乏味,他們不會被悶死嗎?卜琳,我追求的不是這些。妳難道不是?」Oh My God~敵對雙方,竟出現那麼一絲惺惺相惜,瞧他說的話,何啻是一針見血,簡直是敲進卜琳不安於平靜的靈魂深處了吧!(doh)

 

歹徒槍殺斐德曼夫婦的動機何在?是因為女主人艾瑪身為律師,接下工會案件所致?你追我逃,佔了這本小說相當的份量,作者深諳讀者的耐性底線,除了追趕跑跳砰~砰~砰~,也自對話中,層層剝開主角的內心世界。

渾身名牌Bling Bling的蜜雪兒,似乎承受著丈夫外遇的不堪;控制慾強盛的卜琳,竟有那麼多事瞞著現任老公;而她的丈夫葛蘭,何嘗不是懷著秘密,無法開誠佈公?開場時卜琳一家人甜蜜準備晚餐的表象背後,隱藏著謊言與欺騙,陰影與過往,緊繃的親子關係,新好男人疑似出軌,似乎都在暗處埋下引線!(可惜優秀女警仍難掩教養上的頽勢,衝鋒陷陣難,奪命追魂難,教育這條心路,更是比什麼都難啊!不怕不怕,是人才的話,就不怕挑戰啦~(gym)

 

緊接在令人目不暇給的暗夜追逐後,你所想要的結局大餐,都在最終的五分之一給明快流暢地端上來。隨著白晝降臨,情節跟著柳暗花明,很多原本不明朗的部份,都變得清楚爽快了!讀者一路猜猜猜,不正是為了驗證的時刻嗎!

作者的意向,若輕易讓你猜中,他就不是Jeffery Deaver了!你所誤判的部份,隨著結局揭曉,又該死的合理,除了怨怪自己先前的愚昧,也只能心悅誠服

 

書名:謊言迷宮 The Bodies Left Behind

(前此暫訂書名"代罪冤魂",正式書名改為"謊言迷宮")

作者:傑佛瑞.迪佛  Jeffery Deaver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08

 

PS:其實大家可以想想,英文書名The Bodies Left Behind有何涵義?

問我???NO~

佛曰:不可說~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