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劊子手無感,卻對「看到黑影就打壓成巫婆」的年代興趣多多,於是,我抱著既想看又想閃的矛盾糾葛,打開《創子手偵探1》,好在故事不走血腥路線(個人也沒在怕血腥),而是讓博學多聞的劊子手掛羊頭賣狗肉,明著砍頭,暗地裡救人,執俠仗義的空檔,還可以懸壺濟世,這麼有才的一個人,隨便去台清交成當講師都行,作啥去當劊子手呢?

這就不得不提起在西元1624年那個年代,民智未開,一切從簡免得傷腦筋,求愛未果就說美女是魔女,小孩發燒肯定有惡靈作崇,只要死人都是魔鬼的錯,風吹草動便是巫婆在天上飛,職業這種事當然盡可能世襲,爸爸從商,兒子當商不讓;爸爸當市長,兒子就不可能去菜市場;爸爸負責砍犯人的頭,兒子自然任重道遠,砍到天荒地老。總而言之,主角有心想要掙脫砍頭職志,最後還是回故鄉匈皋擔任死刑執行官,只能藉著一息尚存的濟世魂,盡一切可能讓好人免於枉死。

話說,河邊飄來一具男孩的屍體,肩膀被紋上詭異符號,顯然和巫術脫不了關係,男孩經常和同伴們在產婆那兒玩耍,產婆屋子裡的古怪草藥和稀奇粉末特多,匈皋居民眉頭打三摺,用膝蓋想就曉得產婆等於巫婆,速速送上刑台方為上策!負責用刑的劊子手相信產婆無罪,惟人言可畏,他一邊想方設法拖延時間,一邊查緝真兇。

劊子手探案不孤單,美麗慧黠的女兒和對頭醫生的兒子,成為當仁不讓的推理助手,順道談談小戀愛氣死父親不償命,但是重點真的不是小鎮醫生兒子的愛情,而是,常在產婆家裡聚集的孩子們接二連三赴死,個個紋著怪符號,既然產婆都被逮進牢裡如何繼續犯案?群眾卻認為人在牢裡的「巫婆」召喚魔鬼同夥無惡不作,實事求是的劊子手恨不得早日揪出連續殺人狂,再拖下去不只死者數字攀升,還可能牽連更多無辜的良家婦女通通被貼上巫婆標籤。然而,即使找到一絲線索,高貴無良的大人大大們,只求產婆快點去死一死,以杜眾悠悠之口,這個城市怎麼了,正義到了匈皋就化名糟糕了嗎?無知而愚障蠻橫的濁水流過,有知卻蓄意而為的污水流過,匯聚成勢不可擋的腐敗洪流,區區一股清流,如何不被納入現實的洶湧惡水中?

 

彷彿嫌推理還不夠摧殘腦力似的,作者將連續殺童案,擺進數百年前的蒙昧無知裡,讓劊子手偵探一邊與真兇角力鬥智,一邊爭取時間和權貴玩政治,可悲的是,神智清楚的劊子手偵探,不只對抗罪惡與權貴,還得和全城百姓的盲目及愚行對峙。群眾只相信他們想要相信的版本,真相大可以閃邊兒去,就算找出事實,也可能迅速遭到唾棄的口水淹沒,一個風吹草動,足夠引發民眾反巫暴動及殘酷虐殺,相較之下,和現實情勢握握手談妥協,公推一個阿婆上刑台還比較容易些。

劊子手偵探可以兼差當清道夫,卻拒絕同流合污,始終堅持很給力的故事,藉著巫魅火熖之舞,映照當世種種荒誕無稽,既具備十七世紀斯時斯地應有的風土民情與幽深,亦不忘在無知的年代裡,以邏輯、科學與證據,來破除迷障、迷信與迷思,包括巫術、醫術、階級、婚姻、世族、性別之參差與對照,都在劊子手講究真知實證的照妖鏡下無所遁形。

幸好在各個時代,都有無畏無懼的正義之士,要是地球人全都選擇明哲保身的話,咱們再怎麼走,都很難走進啟蒙時代。只不過,我們真的走出十七世紀的群體昏昧了嗎?我們會不會只是從打怪反巫的世紀,走進另一個假清明真荒謬的愚昧年代?不好意思,我又認真了(抹臉)。言而總之,我們永遠需要智勇雙全的鬥士,需要有膽識有魄力有肩膀的執政官,麻煩輸送幾個當砍則砍、該救必救的雅克布到台灣來吧!噢對了,為什麼劊子手和城市新貴只有族姓不同,名字都叫雅克布?或許「雅克布」乃十七世紀匈皋的市場名前十大?此外,劊子手的女兒才貌雙全,其堅定果敢,猶勝渴慕新知及咖啡豆的小醫生,何不在系列續集中,給女性更多的表現機會與戲分?

 

 

 

書名:劊子手偵探1:骨手惡魔 Die Henkerstochter

作者:奧利佛‧普茨 Oliver Pötzsch

譯者:張詠欣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3801

ISBN9789865829391

  

 http://www.oliver-poetzsch.de/home/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