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站在不同的位置上,不僅產生視覺死角,就連思想觀感,都避免不了歧異與盲點。兩人如此,兩百人亦然,兩萬人,兩億人,那更是沒話說!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紛來擾往,武力爭戰,和平夢斷,也就成為歷史上的必然。

 

說起這本書,要是哪位愛書人,看過底下這段文案,仍勾不起閱讀興趣的… …

麻煩報上名來,嘎眯會說,你若不是被噬血箘嗑了腦細胞,就是昨晚沒睡飽!

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我的父親,永遠無法企及的背影。
我的父親是一位律師,白手起家,眾人愛載他,
但在一夕之間,大家都叫他賣國賊,我成了叛徒的小孩。
失去一切的不只有我們家,還好有外婆,我們一家還有小房子可以住。
外婆是大飯店的千金小姐,他最氣我父親好不容易回到老家搶財物時,卻只撈了一個陶瓷胖胖佛回來;

那組我從來沒看過的閃亮亮的純銀茶具組,幾乎成為往日美好日子「不在場證據」。
大家總愛說以前的日子有多好;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自己去那個美麗的海濱城市。
但我的外公老早包袱款款,自己一個人跑去另外一個地方住,
臨走前還預言,我們不.可.能回去了。
誰來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回家為什麼這麼難?
我們的家,什麼時候才不會再被陌生人佔走呢?
父親和兒子之間最動人的回憶,巴勒斯坦的大江大海。
 

 

小拉加最想要的,大概就是父親的認同了!他出生在拉姆安拉,從小不斷聽大人提起雅法的種種美好,時空彷彿凝結在1948年的雅法。雅法等同一切完美的化身,就連雅法的海風,雅法的三明治,雅法的燈火,都獨樹一幟。聽了那麼多,那麼久,以至於他們的眼光,難以投注在現下所處的環境。

如果活著,只是為了回到那緣慳一面的地方,那麼,此刻的一切,是不是少了點真實感呢?在巴勒斯坦人的哀歌傳唱下,在偉岸父親的理念訴求下,小拉加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

 

我想起國民政府遷台後,不也有無數人深信有朝一日定會光復故土?人在台灣,不過是過客,孩子姑且先喚作台生,只不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那個理想終究是難以企及的幻夢,一縷縷無以為繼的心緒芳魂,化作白先勇筆下的《台北人》。

讀小說是一回事,讀拉加自傳色彩濃厚的《我們一家陌生人》,又另當別論。作者自家庭成員為起點,以巴衝突為背景,走過茫然失序,走過理念失焦,對自我成長、兩代鴻溝、種族衝突、政治、法律、人權,皆多所著墨。初看時覺得興味盎然,讀到四分之一處,我擔心作者自傳式的絮絮叨叨,會令我失卻耐性,等通過了四分之二處的撞牆期,目光開始膠著,樂見拉加找到定位。怎知末了竟不忍卒讀,令我陷入深沉的動物性感傷,很想找個人聊聊,又不知從何說起。種族的詩歌,難 誦!個人的心傷,難 書!

 

幼時初讀禮運大同篇,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有種莫名的感動,覺得孔子是悲憫天下的智者。年紀稍長,光為了新聞看哪一台,都可以吵起來,我開始覺得孔子真是無可救藥天真爛漫的理想主義者!想要世界大同,豈止是不可能的任務。正因如此,不同派系間的溝通協商斡旋,才有其必要性吧!然而我常懷陰謀論暗想,說協議,太光明!大夥兒無不想宣揚自己的理念,以商量為名,讓對方認同自己的觀點,才是私心想要的吧!

 

一直以來,以巴之間的抗爭,於我而言,只是資訊爆炸中的九牛一毛。稍具印象的,不外乎猶太人總算奪回部份應許之地,猶太商人的精明聚富不容小覷,以色列小姐得后冠不忘愛國,巴勒斯坦解放軍及阿拉法特如雷貫耳,至多再加上,自網路流傳以色列青年士兵的相片所感受到的朝氣。坦白說,我無法想像除了衝突之外,巴勒斯坦人的日常生活,會是何等景況。

我邊讀著,邊在所有我想引用的頁碼,插入書卡,以鉛筆劃下註解。回頭重新檢閱,竟多達數十處,待我著手寫心得,又決定不引用,留白予朋友們自行閱讀。我真心希望周遭的朋友,都能耐心閱讀這本書,讓你的腦子激發出思辨異彩而活絡,到時候,再來找嘎眯,烹茶煮酒話此書!

 

書名:我們一家陌生人 Strangers In The House

作者:拉加.薛哈德 Raja Shehadeh

譯者:郭品潔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預計201010出版

 

作者官網可觀看多段訪談影片,有興趣者點此:Raja Shehadeh 官網

中文版介紹點此我們一家陌生人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