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忍不住找出塵封已久的轉寄郵件,玩起眾所周知的小測驗

Spinning Dancer,你看到的,究竟是順時鐘,還是逆時鐘?

 

 

數數看,大象一共有幾隻腿?

 

你最先看到貓,還是老鼠?

 

料理高手叫神廚,嘴裡啣著橘子鳳梨的超級大肥豬叫神豬,那麼,破案無數的頂級偵探,自然叫作神探嘍!說什麼大顯神通,神乎其技,出神入化...,甚至簡單直接地稱讚人:太神了!只要被神格化,就是出類拔萃之極致。(那麼為何牛鬼蛇神、神經兮兮、神女...,不用來稱讚人呢?)

 

1889年在巴黎展出的世界博覽會即將開幕,受到許多人抨擊撻伐,譏嘲為怪物的艾菲爾鐵塔已接近完工,19世紀末,是個百家爭鳴的時代,也是新舊時代的接軌。來自世界各地的12神探齊聚一堂,只有當初的創辦人奎格不克出席,由助手薩瓦迪歐代表參與。

12神探俱樂部哎!!!(噹噹噹給三個大驚嘆號)赫赫有名的12神探,有各自的跟班,有四處流竄的八卦,有秩序、正統、門規,還有專屬的《線索》雜誌,正所謂喊水會結凍,凡走過必帶起龍捲風。

過去的薩瓦迪歐,只能讀著地方版《犯罪線索》膜拜他心目中的神祇,而今躋身偶像俱樂部,有機會一窺堂奧,親炙神探風采,怎不令他心一百!有惺惺相惜,就有排擠猜忌,貴如神探亦然。遠看是九九九純金的俱樂部招牌,近看卻好像是鍍了18K金的鎳鐵。

 

神探所在,必有屍體,這是亙古不變的定理,巴黎自然不會是例外。這一回,死的正是巴黎神探,被神格化的偵探,終究還是人,並沒有不死之身,誰來偵探名偵探之難以偵探之死!?(←本句請勿換氣)

神探想搞個展覽,讓偵探技巧成為一門顯學,恐怕兇手也會想藉著累犯,宣示其犯案的藝術。巴黎神探死了,被焚的屍體蹦出來了,無三不成理,最後當然得出現第三具屍體才叫專業,眾多線索,皆指向神秘團體,牽扯其中的,是神秘主義,是繪畫,是宗教,還是哲學?顯而易見的線索,會不會是假線索?捨棄明顯線索而捕風捉影,會不會是想太多?

波蘭神探阿薩奇,任命薩瓦迪歐為臨時助手,依俱樂部不成文規定,神探與助手間,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助手只能是助手,不得僭越主子,然而,有哪個助手,不曾夢想過成為真正的偵探?想晉升為正式偵探,俱樂部空有四條門規,卻無前例可循。菜鳥助手薩瓦迪歐,在大哥大大的領導下,該如何抽絲剝繭,理出頭緒,進而釐清真相?

這是一個以助手為主角的故事,卻不是開朗助手成功記,置身俱樂部當中,薩瓦迪歐過去所以為色彩繽紛的,如今才知斑駁陋簡。推理的過程,猶如拼圖,遠從孩提時代便喜好拼圖的薩瓦迪歐,能找到最後一塊拼圖嗎?真相只有一個,公諸於世的版本,揭櫫媒體的故事,就一定是真相嗎?

 

12神探俱樂部,書名給予我的印象頗輕快,在我的想像中,肯定是推理味道濃厚的作品。實際閱讀才曉得,這並不是一本著重情節梗概的小說,有一絲散文風,有一點札記的況味,間或襲來哲思爽颯,我輕敲細叩,偷偷喚它散秩推理。不過話說回來,何謂推理味道濃厚,是誰訂下的規矩,又有誰規定推理小說不能這麼寫呢!?我個人覺得,這本小說,可以任意拆解,將來當成散文詩來讀也行。

光是俱樂部在巴黎的第一場座談會,一旁守候的助手們肢體語言各異,神探們輪流發表他們對於偵探的看法,已夠令人喝采,好一幅眾生相!所謂的偵探,是拼圖,是解謎,還是造謎?是在一片空白上參禪?或者像是阿爾欽博多的畫,只要換個角度看,就呈現不同面貌?

 

 

作者的文字,機鋒處處,充滿思辨力道。舉簡單易理解的例子:「每件命案都是『密室』殺人案。而密室,指的是殺人犯的內心。」就像一把尖刀,劃破咱們自以為是的密室推理說法。「人往往並非是自己想要的模樣:大家都夢想著另外一種全然不同的東西。」或是:「我們會為了跟自己豪不相干的事情感到罪惡,而面對真正的錯誤時,卻又認為不是自己的責任。」信手拈來,盡是筆墨酣暢之作。它跳脫一般推理小說的情節框架,同時揉撚多重主題,交織成錯綜複雜的推理織錦。

看多了不需思索,只消等候情節鋪排的小說,「12神探俱樂部」,特別有意思。它不提供立見分明的故事,而是尋思細想之後,才浮現趣味意象的沉穩作品。

偵探到了這本書裡,不單單是推理過程,而是藝術了!

 

看向臉部是少女,望向頸部是老婦

 

仔細凝視這扇窗戶,可以看到不同面向   

靜心閱讀「12神探俱樂部」,將帶領你進入多重視角的偵探藍調。

 

 

書名:12神探俱樂部

作者:帕布羅.桑帝斯 Pablo de Santis

譯者:葉淑吟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