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留在老家幫阿嬤守靈數日,我和旻軒展開空前的兩人生活

平時由老媽接送的旻軒,改由我在上班前送到學校

下班後再趕去接他,因此,軒必需比平時早一小時起床,晚一個半小時下課

母子倆都有點不太適應,我一連幾天遲到早退,狀況頻仍,所幸還算平順


這天,軒再度賴床不肯起身

我屢次拉他起來,軒總放軟身子倒回被窩

眼見又要遲到,我的天秤急速擺盪,開始毛躁

忍不住語出威脅:看你這樣子,將來阿嬤要是回南投幫舅舅帶小孩,你只好被送去保母那邊,我一個人是沒辦法搞定你的!

軒皮皮地說:那我晚上也會回來跟妳睡啊!

抓狂中的嘎眯:既然沒辦法叫你起床,只好讓你跟保母睡,周末再去接你!

軒聞言,剎時眼眶泛紅

嘎眯見狀,暗自後悔,突然覺得有些心酸且懊惱,我怎麼恐嚇起孩子了... ...

誰知軒沒幾秒便逼回眼淚,大聲地說:

到時候,妳一定會很想念我,看妳怎麼辦!!!



另一天,軒犯錯後,嘎眯好言相勸未果,軒不斷耍嘴皮子辯解

嘎眯動怒,忘了先前的自我勉勵,又忍不住恐嚇小孩了~

嘎眯:我說的話,你真的聽不進去是吧,只好送去台南讓爸爸親自教你了!

ABIN在桃園工作,"ㄊ" 一出口竟講成台南,真是氣瘋了,果然被反擊... ...

旻軒涼涼地說:台南哪來的爸爸!


作息大亂的母子倆

就這麼在唇槍舌戰中,開始一天的生活,又在擁抱道歉中和解

吾日三省吾身,為軒謀而氣炸乎?與軒交談而不慎乎?貳過猶未改乎?

我在旻軒入睡後 才靜靜地梳理自己毛躁的心緒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