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百年的公司尾牙宴 平心而論 也沒什麼特別的

過去兩年在同一地點舉辦 大家都有些膩了

亞緻(Hotel One)推的尾牙宴特惠價頗具吸引力

且公司小 加上廠商不過十餘桌 正好塞進亞緻場地 便改在亞緻舉辦

餐點計有

亞緻精選拼盤 翡翠蓴菜鮑片 蘇杭左宗棠雞 清炒蘭花蚌 荷葉紅蟳米糕

季節扒時蔬 清蒸海上鮮 北菇燉子排 主廚特製甜點 如意四季盤


餐點部分 鮮度及口味皆可 惟醉蝦酒味較重 不適合小朋友 (我包辦)

時間控管上 有待商榷 一開始上菜間距 控制得當

最後一道和甜點間 間隔三十分鐘 使得小人滿場飛

 

沒錯 小人來了

本篇重點既非食物 亦非相片 反正相片也很模糊

而是軒小子

 

枉我過去職業生涯 從未攜家帶眷

思及軒小子近期於餐廳表現 漸入佳境

沒再將餐巾紙扔進湯裡 沒再將桌椅給掀了 沒再將盆栽給毀了

我一時神經大條 決定帶軒小子出場


Oops~ 老總走過來了 軒軒舉柳橙汁敬酒 嘴巴還算甜 乖乖叫人


老總摸了摸軒軒的頭:

哇~你長得真像媽媽!看起來就跟媽媽一樣的壞!

(喂~沒禮貌 

軒不以為忤 還跟著大夥兒哈哈大笑


老總走到下一桌敬酒

很HIGH的軒突然舉杯大聲吆喝:

喂~我還要再跟你乾杯!再乾一次!

(還乾杯勒,這流氓口吻是像誰啊  (doh) 


老總聞言走回來,再度摸摸軒大頭:

真的很像媽媽,果然是跟媽媽一樣的壞!

(阿總再度搬出那套男孩基因遺傳自媽媽,

媽媽罵兒子等於罵自己的理論,

我平時是怎麼得罪人的啊我 ... ... Orz~)


滿場飛事小 拆解液晶螢幕事小

吵吵鬧鬧沒耐性事小 數度爬上窗枱跳上跳下事小

(爬上窗枱要怪上回同軒窩在37樓窗枱看夜景 小子自然食髓知味)



我如何坐立難安 追小孩 逮小孩 椅子都沒坐熱過 就不必多說了

同事的小孩 只大軒四個月 很小大人地說:

吼~他回去一定會被把拔打屁屁!

小弟弟 咱們家把拔天高皇帝遠 只好由他娘親痛下毒手)



來自澳洲的客戶夫妻檔 也過來摸摸軒的頭 軒開心嘻嘻笑

咳~重點來了 老總的麻吉老友 亦聞風而至 找軒軒乾杯


老總麻吉:這妳兒子啊... ...

嘎眯對軒說:旻軒,快叫伯伯


軒抬頭望著老總麻吉一頭灰白頭髮

很大聲且鏗鏘有力地抗議:

為 什 麼 !

他 明 明 是 老 頭 子 啊!

 

百分百確定老總麻吉聽到了 (doh) 因為 鄰近幾桌全笑了)

 


人家ABIN兄也沒笨到找我們母子倆去參加他們尾牙宴啊

誰會那麼白目 拿前途開玩笑啊(doh)

已經作對的事 為什麼要改變呢?


嘎眯:軒軒,明年開始,我們公司都不辦尾牙了!

同事:軒軒,沒關係,阿姨會通知你時間地點!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