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滿四歲十個月,最近的功課是,學習克服挫折感。如果承受不了小挫折,怎麼出去面對風浪,也請親友們勿在軒撒嬌要求時,便隨他予取予求。

軒說起話來,時而甜滋滋的;一旦生氣,亂說一通,時而傷人

 

 

這天,軒看中某玩具,非特定節日,嘎眯拒買

軒:「那我將來上班賺錢,也不給妳花!」

 

 

 

某晚,軒小舅心直口快地對軒笑說:「畫這什麼啊,四樣裡頭,我只看得懂車和那朵花,其他的,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灰色那團,軒畫的是大象)

軒聞言痛哭並大鬧,執意要小舅出去:「我不要這個舅舅,我沒有這種舅舅,不准他在我們家!」哭得柔腸寸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隔天下課,軒又在圖畫紙上畫了一個小小人兒

外婆認為軒昨夜聽小舅那麼說,會哭鬧,也是因著挫折感使然,便以鼓勵語氣對軒說:「哇~你畫得真好,很可愛吔,這是海綿寶寶嗎?」(外婆沒戴上眼鏡,未看清楚便說出口)

軒啪啦啪啦地掉下眼淚,重覆前一晚的抓狂過程,哭喊:「妳算什麼阿嬤!妳如果是我的阿嬤,怎麼會看不出來我在畫自己,為什麼說是海綿寶寶!我不要妳這個阿嬤,妳根本不是我阿嬤!」

過程中,軒說了很多決絕話語,外婆竟忍不住跟著掉淚

嘎眯下班回到家,兩人的親情倫理大悲劇,已演出近一小時

 

 

我在竹山紫南宮週邊小店,看到聲控鸚鵡,忍不住指給軒看

軒看了煞是喜歡,要求買回家,價格不貴,但質感和彩繪粗糙,加上才拿到兒童節禮物,且事先早有約束,那個早上吃喝玩樂已小花一筆... ...總之,嘎眯認真想了一下,沒什麼非買不可的理由!便以家裡玩具物品過多(有什麼道理這代的孩子要那麼多玩具!!!)婉拒軒的要求。初時,嘎眯還有些搖擺,後來軒愈吵愈兇,更不能在此時妥協。

上車之後,軒見大勢已去,便大哭大吼: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養寵物買玩具,妳不讓我養就算了,連假的都不能買!

為什麼妳是我的媽媽!!為什麼我要從妳的肚子裡生出來!

為什麼我要當妳 X X 琪 的兒子!嗚.....

聽到這種話,我有些鼻酸,我很高興自己是你的媽媽,也很高興從我肚子裡生出來的是旻軒。我不在乎那幾百元,你現在聽不進去的,我只能一遍遍,不厭其煩,一說再說。不必拿那種:為什麼別人就可以... ...的話來向我要求。我不負責別人家的家庭教育,我只負責自家人。

 

 

有時無理取鬧,有時又乖巧可愛,高度配合... …

即使不看八點檔,幼稚園也算小染缸,這天,嘎眯要軒收拾玩具

軒一邊敬禮,一邊高聲回答:「是的,女王陛下~」

 

呵呵呵,咱們沒那個資產,也沒那個本事

我不是女王陛下,你也不是王子

即使再愛你,也不能當王子養!






這麼八點檔的對白哪兒來的!?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直接COPY底下我回覆可渝媽的回應好了:

一來,我們家沒人看連續劇,只有軒偶而會看看卡通,我媽即使看影集,也是在他睡著後才看,他上哪兒學這種話!二來,若說言教好了,即使我再怎麼氣,跟我媽講話再衝,也不會說出那麼決絕的話。總之,還蠻頭痛的。就當作是現階段的功課嘍,不然能怎樣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