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中學,是漫無止盡的瞌睡生涯。一天打三次瞌睡,堪稱天良未泯。比較無法收拾的情況是一天只打一次瞌睡… … 從早自習開始,一直瞌睡到放學。大多數老師選擇睜隻眼閉隻眼,較狠的是國中一位老師,總愛神出鬼沒走到我座位旁,以他手上的課本往我頭上K下去 #$%^@^& 再拿我的市場名諧音打趣:「X雅琪,妳昨晚又去擺 夜市” ()嗎?」我不怕挑戰,無懼方程式難題,之所以昏昏欲睡無絕期,不得不歸功於教科書的滯悶無聊,遇到有趣的橋段,我自然雙眼放光放亮,清醒的不得了,少了精彩故事,怎能怪學生打瞌睡呢!!?

英文老師講笑話時,我必爆笑捧場,一旦進入課程,實在勒不住那顆晃動的頭殼。為了挽救我岌岌可危的破英文,嘎眯只好跟著團購空中XX教室。江湖中傳聞,只要妳每晚準時收聽,半年後自然躋身高手之林。嘎眯認真地焚香祝禱,整點坐在桌前收播,塞上耳機後,練功未滿十分鐘,便撲倒在桌,再不知今夕是何夕。如果當時有妮琪這名怪咖少女,我的腦袋瓜既不必捱書本K,更不必吃粉筆!

 

拜老爸之賜,Nikki 轉到私立薇思中學,新學校,呃,很貴族,這裡的學生餐廳甚至有星巴克!妮琪在薇思中學枯晃來瞎晃去,充其量也只是塗了唇蜜的殭屍,根本沒人理睬她這個平民小百姓,認識新朋友是必要的,打入正妹群是必要的,擁有酷炫備配,更是必要的。新環境、新同學、新暗戀、新挑戰… …人身難,當學生更難!打進人群?自然可行,沒有哀鳯?是萬萬不行,虧她早晚放送不下十遍,希望老媽買支新手機給她,她老媽不知是耳鳴還是中耳炎,居然送她白堊紀時期的古董:日。記。

閱讀《怪咖少女事件簿》,書名那個 Dork 已夠逗,頭一句便讓我笑咧嘴:

Sometimes I Wonder my mom is BRAIN DEAD.

嘎式中譯:有時真懷疑我娘腦殘~  

放心,譯者比我有氣質,小說附譯文:我常懷疑我媽是不是頭殼有問題… …

不到一分鐘,讀到第二段妮琪提起哀鳯,再度讓我拍膝叫好

… …those cool new iPhones that do almost everything.

I considered it a necessity of life, second only to maybe oxygen.

簡而言之,妮琪認為哀鳯無所不能,它根本是維生必需品,重要性直逼氧氣。(原來,沒有哀鳯的嘎眯,形同缺氧?)如果教科書敢寫娘親腦殘,再歌頌哀鳯的至尊地位,嘎眯立馬簽下〝不瞌睡切結書〞!

雖然我只在小五轉學一次,國二轉學第二次… …(不算多) 卻依稀記得那種初到新學校,活像邊緣人的感受,沒人注意,很悶,要是剛到新環境就去參加比賽,一不小心搞得太火,從無人聞問的殭屍,搖身一變成為眾所囑目的標的,莫名惹來一身腥,更悶!現在看來啞然失笑,當時卻是很在意,Nikki的諸多OSNikkiKUSO用辭,青春期的酸甜苦辣,離熟女嘎眯似乎很遠很遠,又感到親切極了,且歡樂到點。少女十五二十時,總覺得毀了,這回死定了!一晃眼卻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就這麼地過關斬將,一路殺出青春叢林,換來金剛不換身。

單純當作小說來閱讀,很像在觀賞迪士尼YA電影,讓我忘了自己正在讀英文,更不覺得自己的英文有多瞎,好似在笑聲中,自然水到渠成,另闢出英文蹊徑,小說中偶爾出現的單字,稍微瀏覽前後文便可意會,再不濟也只需瞄一眼邊欄上的註解,比十年寒窗、懸樑刺股、捏耳摑臉更易於記憶。想不到,英文爆爛的嘎眯也能讀英文小說,感謝 Nikki,讓我重拾學習英文的信心。(笑)

無論你是否具備青春少女的同理心,Nikki 流暢鮮活的心聲,Nikki 雜沓的念頭,Nikki 可愛的塗鴉,皆能使人樂在閱讀,噢對了,開心之餘,別忘了學英文。

你知道 BTW by the way

你知道 OMG oh my god

那麼,你知道什麼是 CCP 嗎?

 

 

 

書名:怪咖少女事件簿:明星中學初體驗 Dork Diaries

作者:Rachel Renée Russell

譯者:陳宏淑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1910

ISBN978986610406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