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無意中逛到網友轉載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詩,十分喜歡,當時還〝發願〞,想找出這位多情活佛的詩集,讀個過癮。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過後便忘了。

昨天,公私交相煎逼,心情悶且灰,待軒入睡後,我邊寫聯絡簿邊上網,再度看到格友轉載《見與不見》及《十誡詩》。

這兩首詩,拜電影《非誠勿擾2》之賜走紅,隨處可見,打動過許多人。

嘎眯心念一轉,心情灰,正宜讀詩,便查找其他幾首,不意卻找到了錯愕 XD

先讀讀,一般咸認為是改編自倉央嘉措《十誡詩》的片尾曲《最好不相見》,再來聊我的錯愕,呃,與呆滯吧。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篇頭提到,我最早讀到的詩如下,當時是這首詩,勾引嘎眯買書的衝動。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香霧中 驀然聽見 你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 搖動所有的轉經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為修來生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有些轉載版本,中間又多了幾段)

只是 就在那一夜 我忘卻了所有

拋卻了信仰 捨棄了輪迴

只為 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舊日的光澤

 

嘎眯自問,佛度世人,稱世人為有情眾生,佛究竟是有情,抑或無情?我的答案,總隨著當下的心境轉換,最常徘徊在模糊地帶,一整個矛盾。

讀倉央嘉措一句不負如來不負卿,我是動容的,不知他究竟是怎樣的活佛,竟多情如斯。

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容我跳TONE地,再回到電影,隨著電影走紅,近來常被轉載傳誦的,應屬《見與不見》。

《見與不見》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裏

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裏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裏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怎知,在我搜尋倉央嘉措更多作品時,也找到這篇報導:

《見與不見》,無關倉央嘉措

 

原來,《見與不見》,非關倉央嘉措;

原來,《最好不相見》只有〝幾句〞是倉央嘉措的… …

 

《見與不見》實際名為《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班扎古魯白瑪,音譯,意思為蓮花生大師),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詳參前述報導

 

現在寫來有些可笑,不過,由於當時心情灰敗困頓,公私兩碰壁,乍然得知心儀的作品,作者另有他人,不免有種〝錯愛〞的悵然與滯悶挫敗感,原本的心情灰,更是灰上加灰。

一向得心應手的事,被我搞砸了,我何來自信、自負、自以為是、張狂至此呢

一向喜愛的詩句,並非出自倉央嘉措,網路轉載資訊,還有幾成可以相信的呢

我邊抄寫著最好不相見,邊錯愕,邊感慨,邊莫名感傷,邊瞪著,由於習於打字,愈來愈醜的手寫字體,心情瞬間,自灰灰跌至黑黑。(自己戳頭戳戳戳)

 

一覺醒來,問題仍在,沒變壞,已是好消息

至於私事,我所犯的錯來自,因旁人建言揚棄直覺

而今也只能且戰且走,觀望一陣子再說

 

本欲讀詩排遣愁腸,權充抒發出口,怎麼會讓我悶上加悶呢

作者另有其人,那就接受事實,同時喜歡兩位作者,何難之有!

好奇怪,原來,最好的解藥,還是睡眠

只要早早上床睡飽飽,一切都變得可以接受

 

至於倉央嘉措的愛與詩與佛,為了避免更多的誤解

還是湊 coupon 去將這兩本書買回來再說吧

 

為了避免有人看到這裡,又要翻桌說:妳無聊啊妳!!!

(拜託,對我而言,認錯作者是很嚴重的啊啊啊啊啊!!!)

為排除那種不具同理心,無法理解版主思緒雜沓念頭飛來飛去之豬頭與天兵之苦的酸言酸語… …甭開回應了吧!?見與不見?開與不開?開了又關?不怕不怕,這麼亂無章法的一篇,誰耐煩看完碎唸啊~  ^0^

哎哎,這也是嘎眯傻瓜的血脈使然啊!(續啃《有頂天家族》的梗  ㄎㄎ)

 

9/5 的 PS.

正想買書,讀完格友提供的幾篇連結,更不知從何下手了(眼神死)

Ex: 倉央嘉措:一直被誤讀,從未被了解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