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曉得哪根筋不對,我當初就這麼將家裡的事,擺在心得碎唸區 XD

前陣子回頭翻到,愈看愈後悔,深覺有愧先人 XDD

遂將這段碎唸,放回宮女區,換句話說,路過的人,不必理我 XDDD

 

話說,我小時候略打過拳,後來在學校修兩門拳術,皆拿最高分,同修拳法的男生,從不敢在我打完後上場~(瞎米?我沒提過???

我九十高齡強項嚼檳榔的阿嬤那來自隔壁庄頭的二哥,也就是我二舅公,是地方上武藝出名的長輩。據表哥誇口,他曾親眼目睹年逾七十的二舅公,輕身一蹬,就自門埕翻身上屋簷,這點我九分存疑。我生得晚,對他老人家的唯一印象是白頭毛配白西裝,穿著啪哩啪哩,臨終前幾年還有些肥滋滋的。我怎麼都無法想像一位肥滋滋的老頭能變得輕飄飄

二舅公武術不外傳,僅傳親兒,老爸為了習武,每天在他們三合院外借縫偷師,後來二舅公的傳人中,並無一人勝過老爸。並非我想念作古多年的老爸而瞎掰,咱們老家叔伯數十人有嘴有憑有證甚至有照可考的。

不良爸娶了我那溫文嫻雅的老媽,婚後七年,嘎眯五歲,在老媽淚眼相對下,老爸棄武從商去。看得出他們剛訂婚時,我老爸還一付痞子樣吧!?

 

 

就我與老爸短短十二年的相處中看來,對於不爽快者,他從不招呼;村人找他治跌打損傷,他從不收錢。可惜他過世的早,兒女當中,只有嘎眯曾自他閒暇時玩笑般隨性傳授,習得一丁點拳法。

三個弟弟,無一人識武,無一人有老爸你兄我弟的豪情,無一人具備老爸說一不二的魄力,此嘎眯平生一憾也!!!

我小學前因為老爸窮赤,鎮日耍玩老爸練武的傢俬。(也有相片為憑)

可惜,咱們姐弟四人在老爸走後,有溫文老媽的調教,全進入品學兼優好學生加工廠去組裝,要不然,嘎眯也許不是嘎眯,而是嘎嘎叫俠女了!

版主仰天長嘆~~~

 

 

 

原載於:《本色》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