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堆了雪人,沒人曉得是誰費力堆的。男孩夜半驚醒,遍尋不著媽媽,只看得到窗外的雪人,及冰雪森冷反光,雪人的眼睛是卵石,嘴巴由石子組成一彎新月,彷彿正對著男孩咧嘴笑。媽媽失蹤了,她心愛的圍巾,好端端地圍在雪人脖子上。初雪驟降,雪人來臨;冰雪消融,媽媽消失無蹤。下一個冬季,雪人又將帶走誰家的媽媽?

最好的構想來自於天馬行空的想像、不完整的猜測和不正確的瞬間判斷。

 

聖誕老公公尚未現身,哈利警監搶先收到署名雪人的匿名信,好心提供犯罪猜猜猜,為警方點燃破案明燈,這才讓哈利注意到最近發生的失蹤案,並大膽假設連續殺人狂存在。警界同仁不禁笑場,本來嘛,多的是地球人失蹤,妄將失蹤案指向凶殺未免牽強,真有這回事的話,屍體早就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更何況,挪威一年出產多少女性失蹤人口,不是落跑人妻就是娜拉出走,哈利肖想連續殺人犯久矣,未免草木皆兵。

 

然而,專案小組查得愈深,擺在眼前的事實愈令人振奮(?),縱觀過去十年的失蹤案件,撇開老弱殘兵不提,其中一路失蹤人馬具備驚人共通點:女性、已婚、生過小小人、初雪時節自人間蒸發、皆有雪人作為背景,有些失蹤者過幾天會自動跑出來喊有,凡有雪人加持的失蹤女性卻再沒出現過。←這才是雪祭啊!如同呼應哈利注目似的,嶄新雪人登場,這回,雪人不光是雪 + 卵石 + 樹枝的陽春組合,還展現出空前誠意創意?

 

如果每個寶寶都是完美的奇蹟,

那麼生命基本上就是一場墮落的旅程。

(我好喜歡奧納說的話啊!)

 

《雪人》刷新我個人閱讀尤.奈斯博作品的三個紀錄:一:拜開場火辣畫面之賜,立馬進入狀況,大家不必擔心遲遲無法融入。二:拜詭譎雪人氛圍所賜,驚悚恰到好處,大家不必擔憂默默陷入昏迷。三:拜書籍簡介夾帶暗示,早早猜到真兇,無需擔當腦容量不足罪名。不過,第三點實屬不幸吧… …() 強烈建議尚未閱讀的人直接讀小說內容,將所有書介、序言、導讀、書評、心得,包括嘎嘎叫碎唸,全當成「跋」來統一審理,以免減低推敲樂趣。我言盡於此,良心已止,不聽話的人,再繼續往下看。

 

作者以往作品的背景描繪經常迸發感懷詠嘆,我個人以為抒情寫意很是喜歡,但聽說有人不喜,《雪人》中的感風吟月傷風感冒少了些,焦點凝聚不渙散,節奏明快許多,佈局複雜不減,惟動向清晰,不至撲朔迷離或隱晦難解,正想鬆口氣得意的笑,又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案情幾經翻轉,好個後浪推前浪(這句話好像不是這麼用的),一再推升故事張力,徹底消耗讀者的腎上腺素。聽說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將執導電影版《雪人》,嘎眯忍不住叫好:老馬,你真有眼光!(抱)

【2017更正】電影最終敲定由《生人勿進》托瑪斯·艾佛瑞德森(Tomas Alfredson)執導,《X 戰警》系列麥克·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飾演哈利電影新訊:https://www.mobile01.com/newsdetail/21955/the-snowman-movie

 

 

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受到邪惡行為的誘惑,

但這不表示我們對邪惡不需要負責任。

 

哈利警探系列,每回都有個令我欣賞的女生,這回也不例外,卡翠娜是我的菜。作者塑造出一個又一個的討喜角色,又樂於整治凌虐筆下人物,到底是何居心啊!他同時長於拿捏特色型格,不能簡單以正邪劃分勢力範圍,在他的小說中,再怎麼罪大惡極的凶手,都可能吐出令人默默點頭的話語,且不提真凶,就拿書中的史德普來說,他有時是個討厭鬼,透過費烈森提到他說:「君主政體受到廣大支持,就是大多數人民還相信巨人和精靈存在的最好證據。又令我莞爾。再以哈利在《雪人》中的上司哈根為例,看似無啥特色食之無味的俗辣,可是在某個關鍵時刻,他突然變得有所謂、有所為。

 

除了看主角被連續殺人犯耍著玩,另一大娛樂則是繞著偷情打轉,多位關係人均背著主要伴侶尋找次要伴侶(s),中間還出現頗有意思的提問,是不是良心不安,反倒讓人們向下沉淪?人們之所以不忠,或許不是因為不顧羞愧,相反的,是因為羞愧不已?再繼續這種似是而非的論調,莫怪凶手要代替雪人懲罰你們… …人性幽微處,無法一言以蔽之,背德者何嘗看不清自己所作的事,卻反覆作出同樣的事,被害者如此,加害人亦然。我們可能在某些地方是善類,對另些人另些立場而言卻是敗類。我們也有可能一腳行善,一腳踏錯,只不過情節大小的差別罷了。就說尤.奈斯博擅長刻劃灰色地帶,擺佈黑白兩道吧!

 

對人不忠是一回事,對自己不忠更無法可管。咱們隨著哈利成長(妳哪根蔥啊),愈來愈覺得是非對錯的分際幾不可察,且吹彈得破(誤),犯罪若是種病態行為,正義是不是相對的強迫症?哈利走進《雪人》陣法,位於善惡一線間,方向難辨。說來矛盾,罪行可能源自正義之師,正義可能遊走犯罪邊緣,我們自以為牢靠的原則和堅持,遠比想像中薄弱。附和一下凶手的真情告白,所有的勝利都是一時的,我們終其一生所作的,無非是持續對抗。哈利不僅對抗敵人,還得制服自己,也許我們生命中最頑強的敵人,終歸是自己。

 

 

 

 

 

       

 

書名:雪人 Snømannen  / The Snowman

作者:尤.奈斯博 Jo Nesbø

譯者:林立仁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21

ISBN9789866272844

 

Ps. 冷氣團攻占台中,一早醒來,右側太陽穴隱隱作痛,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偏頭痛?

嘎眯使盡全力將自己拔出被窩,穿兩件上衣不夠,又追加一件短毛衣,瞪著鏡中臃腫身形,這不算臘腸,也算雪人吧?

非典型宿醉頭痛 + 怒髮衝天 + 黑眼圈 + 眼神死 + 詭異雪人… …感覺上,我離偶像哈利又更近一步了  … …(感動淚目)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