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文學課,即日開放選修

青春無聊,韶華正好

找死趁早,以免向隅

文學是什麼?

文學是喜怒哀樂

文學是以符碼記述的作家私密生活

文學是愛麗絲跌進兔子洞之後的非凡種種

那麼,有沒有一種可能,讓文學成為殺人凶器

一旦闖入,回頭無路,只能在迷宮中顛躓,非生,即死

作家保羅.法奧斯,生平低調,僅出版過兩本作品,他的作品猶如鏡射,本人等同藏鏡人,身分成謎。許多人相信他的著作既是小說,也是地圖,是叩問作者身分的敲門磚。偷偷PS.一下,糟的是,閱讀時我總不自覺將保羅.法奧斯,默唸成保羅.奧斯特﹝大誤+嘎眯被踢飛﹞

1982,享譽學界的天才教授艾迪斯,同時是著名的法奧斯學者,因殺人罪鋃鐺入獄,兩名女研究生慘遭殺害,屍體上鋪滿小說,全是法奧斯作品。

1994,獄中的艾迪斯,居然被延聘並開設一堂深夜的文學課,之所以開在深夜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古怪原因,不過是獄方要求犯人按表操課,只准艾迪斯於夜晚授課。該課程開放給九名學生選修,儘管爭議聲不斷,卻阻擋不了菁英學生一探究竟的決心,反正,要是苗頭不對,大可以中途退出。艾迪斯引導學生進入尋找法奧斯的程序遊戲中,你不會知道遊戲何時展開,當你察覺異狀時,已置身其中,再難抽離。對法奧斯學者而言,遊戲中途失敗,是比地獄更其地獄的!非常女亞麗,不但破解法奧斯之謎,她發現的真相更證實艾迪斯無罪。

15年後(咱們姑且推算為2009年吧),昔日破案英雌亞麗,如今的哈佛當紅教授,再度被捲入凶案疑雲中。當年一同選修「解開文學謎團」的同學,死了一個又一個,一號疑似自殺,二號鐵定他殺,再來個無三不成理也不意外。更甚的是,二號攤屍現場,與1982年女研究生之死九成九近似,是同一凶手,或是仿作?艾迪斯教授對亞麗透露,凶手必然是當年課堂上的一員,昔日同窗則質疑艾迪斯教授才是那顆老鼠屎,若果如此,亞麗當年的英雄之舉,實讓凶手逍遙法外。兩造各自成理,無論孰是孰非,都導向同樣結論:凶手,就在亞麗身邊。

死亡如何從過去刻出一條線到現在,

扯開今昔的接縫,令萬事萬物痛苦地混雜夾纏

要是前述簡介令人頭昏眼花的話,恕嘎眯力有未逮,事實上,小說沒那麼複雜,嘎眯這種非英文系腦殘人類都釐得清,諸位大德安啦!我只能說,閱讀這本小說很妙,書裡的角色,各階段只玩一種程序遊戲,身為讀者,卻可以同時玩三種,還不必擔心找死。

  遊戲一:猜猜1982年的真凶是誰

  遊戲二:猜猜1994年那堂課上到最後,亞麗小姐的創意大發現是啥

  遊戲三:猜猜小說中15年後的「現在」,是誰殺了亞麗的老同學()

遊戲一與遊戲二,等於一體兩面,一加二又間接影響三,互為表裡,虛實難辨。作者在小說中有句形容法奧斯作品的話,拿來形容這本《深夜的文學課》,一點不為過:《黃金沉默》有一堆陷阱暗門、毀壞的通道。從很多方面來看,這本書是一座鏡廳,同時富有詩意,並且有自成一格的悲傷。←作者說得精準,嘎眯又何必班門弄斧,直接夾來配就是了。

既然亞麗當年能找出凶手,15年後揪出殺害同學的真凶,應該不是那麼難吧?小說佈局巧妙,19821982的驚悚,19941994的謎局,現在的亞麗,玩遊戲怕死,不玩也難保不死,橫豎都是死,斜著爬出迷宮總沒事吧?我只能說,幸好我不是亞麗,胸前劃十字,感謝老天。嘎眯啃書時吊著胃口猜疑,過程中反覆推敲誰是真凶,並自行想像出數種理想結局,待讀到略帶驚悚的結局,忍不住叫好兼莞爾,作者畢竟棋高一著,難怪人家寫小說,而我們是讀者。

作者也拿文學打趣,比方小說中提到法奧斯一部作品,坊間咸以為女性主義代表作,教授卻認為法奧斯其實是殘虐地耍著女主角玩。前些時候某書友和嘎眯私下聊到,能成為作家的人,多半比一般人纖細敏感些,說白一點,是比常人來得神經質。延續這種說法,作家有其病態,鑽研文學的學者有其狂躁,讀者同樣病徵紛陳,人人都有病,嘎眯不例外。我又從何得知作者是拿文學打趣、嘲弄戲謔,抑或嚴肅以對呢?!所謂文本、投射、結構、解構、比較、類型、理論… …,真有那麼重要,值得專家前仆後繼嗎?小心,一旦你涉入,認真就輸了。哈!(←這是假笑,認真就輸了,認真會死,嘎眯只好故作不認真,抖~~~)

 

 

書名:深夜的文學課 

作者:威爾.拉凡德 Will Lavender

出版社:臉譜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

ISBN: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