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星期六 嘎眯撥了電話

向連假後諸事大忙無法休假的賓大致敬

依布袋戲用語照樣照句 賓大的忙碌 就是我的愜意

  

 

心情舒爽之餘 開著我的愛車回老家

由於當晚才見得到雙胞胎 便拐帶老媽及旻軒 一同去集集

 

愜意的嘎眯忍不住歪唱起老媽那時代的老歌

(老媽很喜歡美黛等人啊! 我三~四歲時淨唱些 水長流 未織綺羅香

癡癡的等 葡萄成熟時 往事只能回味 今宵多珍重 意難忘 害我被笑 XD)

 

集集鎮的馬路硬又平哪 香蕉哪大又甜

那裡的花燈 木老老的好喂 沒有一個不漂亮  (呃 也有不漂亮的 XD)

假如你想瞪人 不要瞪到別人呀 一定給你瞪回去

帶著百萬開心 領著勁量電池 跟著我馬車來

 

怎知歪著 斜著 走著

那廂的老媽 居然紅了眼眶

 

原來 老媽看到幾張老相片 想起她童年就讀郡坑國小

每天得走上兩小時的山路 經過相片中的香蕉園檢查所

 

 

我記憶所及 只知郡坑的梅子和野溪

哪知道郡坑昔日香蕉時光

 

嘎眯怕軟軟的水果

對香蕉 水蜜桃.. …等軟物件 一向覺得噁心且敬而遠之

但我得承認 香蕉山蕉芭蕉是幾名親友賴以為生的物產

嘎眯自小的最恨 是老媽和老弟的最愛

 

 

我心裡只有水里集集一帶的木材起落 樟腦興衰

對於香蕉 從來懶得理睬 滿坑滿谷的香蕉 更是我的夢饜

 

孰料 一個小小的檢查所 卻能喚起老媽的黃金歲月

 

每日見兩回的景象 如今不復得見

只堪夢裡尋的畫面 竟於眼前重現

(隔天一早 老媽急忙將我翻拍的檢查所相片檔案送去沖洗 Orz

 

午餐後不久

我們來到集集樟腦出張所

跟在福州來的一位學生後頭

等候現場揮毫贈墨寶

 

等待同時 在畫家首肯下

軒和外婆自顧自地玩起來了

許自己一個杮杮如意

 

 

離開樟腦出張所

 

遂了軒的意願

前往保育中心

 

揮別大冠鷲 道別小松鼠

 

踅至明新書院

 

 

軒只記得曾與瓜家同遊

 

當嘎眯提及滿一歲時的軒 誤以為古甕是垃圾桶

學步軒 甕蓋一掀 將手裡的面紙 往甕裡一扔的糗事時

 

 

軒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情!

 

 

未久 坐不住的軒

頭也不回地奔向書院旁的國小

 

只餘嘎眯共影子兩個

在午後的陽光中發懶 編織書院夢

 

遙想夫子當年 學生初見了

文采迸射 羽扇青衫

解惑間 一塵一剎煙滅

舊地神遊 軒赫然現前

 

不許發呆 不准再拍 快隨小子玩沙

 

如此驚醒無聊女子的明新亂夢

 

 

忽然想起今天早餐坐在我隔壁桌

那個維持超過三十分鐘安靜 一句話也無

乖乖伴他家長看完報紙的小男孩 果真一人一款命

從未給我十分鐘的白日夢遊空檔 軒好樣的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