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的夜間導覽,是兩天一夜行程中,最令我們難忘的!

率先聲明,我家小白不適合夜拍,嘎眯索性將相機留在房裡,夜間活動沒有任何相片。

原懶得爬文,惟難忘軒當日愉悅神色,只為刻記當時心情美,故作此記。

 

我們持團購住宿券來到立德,即使預先知道房型是大學樓(大學樓算立德基本款--接近國民賓館的陽春型啦),且曉得大致狀況,實際入住,個人仍有些失望。

軒和賓大倒是挺開心的,床上的氣球和巧克力,在第一時間收買軒。賓大發現床舖提供電毯,立即倒戈:「有電毯哎,兩千多元包含下午茶、晚餐和早餐,布蘭妮要怎樣?」

嘎眯沒怎樣,當時只想告訴那個身在成功嶺的某弟:「不必再哀怨教召害你取消溪頭行啦,反正,房間一般般,設備一般般,餐點一般般… …,總之,絕不會讓你覺得不虛此行,不來也罷,你可以開始感覺平衡點了!」

 

可惱的是,我們無言望著天,只見雨點不停地灑落,期待已久的賞螢之旅,不會就這麼泡湯了吧!早知如此,還不如比照過去三年的賞螢路線,不至於撲空。為了避免旻軒掃興,我趕忙幫他注射預防針:「軒軒,如果雨一直下個不停,就沒辦法夜間導覽嘍!」我們發出強大念力,求老天爺大發慈悲,晚上八點千萬別下雨啊!

即使這麼禱告,老天爺依舊雨點大放送,從午後三點半,直直落到晚餐過後,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難不成,我們是特地向公司請假來這裡躲雨的嗎?!

賓大完全不理會兩名癡母子,兀自蜷縮在被窩裡睡他的大頭覺。

立德表示,只要雨停,夜間導覽照常舉行,否則只得取消。

 

晚上七點半,仍下著絲絲小雨。

奇妙的是,雨點變雨絲,到了七點五十分,雨.果.真.停.了!

我們喜出望外,跑出戶外,像咱們一樣亢奮地冒出來參加夜間導覽的人,不下數十位!

看來不單是軒軒和嘎眯的念力,而是 眾志成城 (無誤)

 

導覽王小姐精神抖擻地說,萬一中途又下起雨來,想離開的請自便。至於導覽,只要還有聽眾,就算只剩下一個人,她還是會講下去!光聽這段喊話,嘎眯便覺得熱血澎湃。說好一個半小時的行程,事實上卻不只一個半小時。

幾近兩小時的夜間導覽大豐收中,預期是重頭戲的螢火蟲大軍,反而被擠成配角,又或者是前幾年看多了螢火蟲大爆發,是夜雖有螢火蟲大隊,卻難敵莫氏樹蛙、艾氏樹蛙、筆筒樹、台灣桫欏、杉木、春筍、四方竹、曼陀羅、君子蘭、鼯鼠(飛鼠)… …的集合魅力!

 

【呱呱呱】 平時在老家永遠分不清蛙叫蟲鳴的嘎眯,在這裡,王小姐教我們辨識何者係莫氏樹蛙的獨家號召。我更不知道艾氏樹蛙曾被發現者分類錯誤,後有學者幫牠翻案。

【雨後春筍】 軒認得孟宗竹,我們聽過雨後春筍,卻不曉得春筍成長速度有多快!有大人猜10cm/24hr,軒則和一位哥哥樓層大競技,一層樓、五層樓、一百層樓… …地競標亂喊。正確答案是,春筍可於一晝夜間達到 一公尺 !春季露營如搭帳蓬於未露出地表的春筍上頭,小心翌晨大錯愕!

【天打雷劈】 雷公大哥愛開玩笑,同一棵樹被劈過不只一次,有立牌為證,樹木何辜,即使沒作壞事,安靜杵在那邊依然逃不過雷吻。下回別再騙小孩說什麼壞人會遭天打雷劈嘍!

【飛鼠在天】 鼯鼠超可愛,一對上手電筒,螢光眼晶閃閃無辜回瞪。那麼,為何這一類夜行性動物的眼睛會這麼閃亮亮呢?

才聽幾句講解,軒便不遺餘力提供更多資訊,主動告訴導覽小姐(關公面前舞大刀),鼯鼠其實不會飛,只是從一棵樹滑翔至另一棵,可見平時共讀,軒確實有聽進去。

我們歡遇鼯鼠一家親,沒錯,不只一隻,而是看到牠們一家人呢!

 

 

 

軒反應良好,卻愛插嘴,過往有幾位老師不約而同提到軒插嘴多話的習慣,擔心他上小一仍無法改掉這些習性。當晚夜間導覽時,只要導覽王小姐提問,軒必定大聲回答,即使王小姐不問,軒仍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歡樂破表,話語特多。

我怕軒一再插嘴干擾其他聽眾,小聲對軒說:「大家都想聽王阿姨講完,你先別插嘴。」孰料王小姐耳尖聽見,連忙說:「不要,不要,千萬別阻止他!」她喜歡有問必答的孩子,更開心有人反應良好,還提出許多她想像不到的問題,她最怕聽眾沒反應,最愛熱情小朋友。近來總聽人勸「該好好導正多話軒」的嘎眯,難得有人欣賞咱家母子這型長舌類,不禁感動淚目。

 

【螢火蟲兵團】 夜間導覽時,在無光害步道與螢火蟲共舞,跟隨導覽的數十人皆守規矩,不像以往在某些賞螢點,居然有人持手電筒或動用閃光燈,簡直%!^&*#@^!^><"。

稍晚回房,大學樓外的草皮,就有螢火蟲!雖不似無光害步道那般數大就是美,卻別具詩意。歪在窗邊,即可觀賞窗外螢火蟲此起彼落地閃耀著,下午覺得夜宿此地不過一般般的嘎眯,入夜之後但覺幸福無邊,恍若重溫童年夏夜。

 

【艾氏樹蛙管中窺天】 艾氏樹蛙的生態步道,少不了蛙類的天敵,蛇!軒聞言卻步,又難掩對艾氏樹蛙的好奇心。看著一隻隻的艾氏樹蛙自竹管中冒出頭來,大夥兒笑得合不攏嘴,讚嘆聲不絕於耳。眼見蛞蝓大啖樹蛙卵,軒恚怒打抱不平。

隔了幾天還說:「媽媽,我昨晚作惡夢,夢到蛞蝓不乖,又在吃艾氏樹蛙的寶寶,真是太可惡了。」傻孩子,自然生態本來如此,食物鏈就是這樣子,你擔心樹蛙寶寶被吃掉,誰來擔心蛞蝓餓肚子呢?!

【人類沒資格談地老天荒】 筆筒樹生存在地球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遠在恐龍之前,便存在於地球。你分得出筆筒樹和台灣桫欏的不同嗎?有沒有注意到台灣桫欏的裙襬搖搖呢?那是有特殊功用的唷!

 

這不是我們頭一回參與類似的生態導覽,卻是高度滿意的一次,感謝王小姐!

互動十足,內容充實,精彩無冷場,逗趣又知性的夜間導覽,令旻軒和嘎眯意猶未盡,翌晨醒來仍讚不絕口。

有耐性看到這裡的人,現在總該曉得,為何螢火蟲兵團的吸引力,抵不過其他動植物的集體魔力!

幾近兩小時的夜晚導覽,勝過嘎眯誦唸十本童書!我很想幫軒完整記錄下來,奈何隻字片紙,難以盡述當晚歡欣於萬一。

 

以上夠囉嗦了吧!嘎眯滿心以為上述瑣碎記雖少了四方竹、台日杉木大車拚、曼陀羅、海芋、氣候… …等,總有六成滿,殊不知軒所記得的內容遠比嘎眯多,以下是軒於周末間接提醒我的缺漏。

【以毒攻毒】 咬人貓的酸性毒,能以什麼方法解毒呢?大自然最妙的是,解藥往往就在附近,咬人貓附近,經常出現姑婆芋。姑婆芋的鹼性毒,正足以對治咬人貓的毒性。萬一找不到姑婆芋,那麼,尿尿小童就派上用場嘍!

周末回南投時,軒瞥見姑婆芋並興奮大喊:「媽媽,這裡有姑婆芋,我們來找咬人貓吧!」

於是,我更加確定,這趟夜間導覽值回票價。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