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有時候,你唯一要害怕的人是……你自己

係金哎,雖然人不是我殺的,但我有時還挺怕自己的。(抖)

 

自尊自愛和自私的界線很模糊,可以清高自持,也可以醜惡無比,偏偏是不少地球人無可救藥的生存養分,嘎眯也不例外。像我這麼一個自尊心七分飽且小臭屁微臭美的版主,難得將官方書介擺在前面,原因無它。我怕說多了略微破哏,若不稍稍涉及梗概又難以盡興。你要嘛相信《暗黑森林》好看勾人,讓我讀時心律不整小鹿竄蹦,追字逐句,貪婪迫切,恨不得展讀當晚將整本書拆食入腹,奈何作者拋出的第一具屍體便嗑得我牙酸心疼暗恨。要嘛持保留態度看過底下這段官版書介,知道個大概,大可逕自閱讀小說,甭管版主或其他讀後感怎麼說。過了灰色字體這村,就很難有內舉不避雷的店,想護持原裝原味不受影響的閱讀快感就別再往下拉了,吃太多會變豬的~

 


 

【新書簡介】
★一出版便登上紐約時報、泰晤士報、洛杉磯時報、USAToday排行榜
NPR、書架情報網站年度選書
★即將改拍電影(瑞絲‧薇斯朋擔任製片)
真相讓人難以置信。──歐普拉雜誌 ←我猜到部分,情緒仍被牽著走(恨)

無法自拔。──英國衛報      ←這倒是真的!不如試試開瓶器?
作者設定了教人毛骨悚然的場景,緩慢揭開謎團──Kirkus

週末的告別單身派對,居然演變成一場顫慄驚悚的密室殺人事件
有時候,你唯一要害怕的人是……你自己

深居簡出的作家李奧諾拉,一直過著獨來獨往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以前的閨密克萊兒透過友人傳來告別單身派對的邀約。
她們已經長達十年完全沒有聯絡。從李奧諾拉離開原本的高中那一刻起,她與所有人都斷絕往來。
帶著勉為其難的心情,李奧諾拉在週末來到這個森林旁邊的度假別墅,試著忘掉過去,大方祝福好友即將完成終身大事。
但總是感覺不太對勁,而且感覺非常詭異。

48
小時後,李奧諾拉竟發現自己渾身傷痕累累躺在醫院醒來,對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完全想不起來,只剩下有人瀕臨死亡的模糊記憶。
她忍不住開始思索,自己最得要想起來的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
因為,所有的證據與供詞顯示,殺人凶手就是……她自己。
努力拼湊破碎記憶的李奧諾拉,為了找出真相與殺人動機,必須再度涉險,面對難以置信的可怕陰謀。
 

 


  

能說的,上頭都提示得差不多了。主角李奧諾拉讀高中時,在某個無可言說的事件過後慧劍斬情絲,包括:親情、愛情、友情。連媽媽都不知道她發生過什麼事,但我想那移民澳洲的媽媽也未必有興致瞭解。高中的老同學中,克萊兒是她最好的朋友,專管溫馨太陽正能量那畝田;妮娜是她次好的朋友,專司毒舌損人負能量區塊。克萊兒既是她昔時傾吐秘密的對象,過後再難直視,理該隨著往事塵封,是以,此去經年,李奧諾拉只和妮娜保持聯繫。看到這裡,多半會大膽假設毒舌損友往往無害,小太陽正能量比較有機會成為心機婊?咳。

 

「人不會改變的,」妮娜尖酸地說。「只會在隱瞞自己的真實個性上,變得越來越熟練。」

 

時光荏苒,李奧諾拉並未走出過去陰影,順理成章宅在家坐坐成了作家,偏又是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主兒,在收到告別單身派對邀請後,我數度提醒小李子相信直覺,別蹚渾水,可惜她拗不過糾結心緒,或許還免不了好奇心作祟,而好奇可不只殺死貓。沒事跑去參加一個過去十年沒消沒息、老死不相往來也不會死的高中閨蜜的告別單身派對,咱們才有戲看,況且,有機會重新梳理心緒和懸念不是壞事,多認識幾個死人也算功在陰德(?)

 

派對現場位於森林裡的玻璃屋,我想像他們置身星野(TOMAMU)渡假村的大面玻璃落地窗,用餐同時坐擁林木森森豈不美呆了?據報,這座玻璃屋宛若森林裡的舞台,入夜後立成最大且唯一的光源,擺脫不了敵暗我明和被窺伺之悚然。種種無謂的沒來由的卻詭異不對勁的感受,推升看到黑影就開槍的可能。當白雪變喋血,往事難忘的主角淪為創傷後片斷失憶的蹩腳,我早先鎖定克萊兒八成有問題得隨著她傷重而暫時修正,乍看之下,這些人都沒有明顯動機,仔細推敲又好似人人有嫌疑,誰又能擔保主角無辜呢?驚悚,才要開始。

 

「真的把我嚇得六神無主的,是有人恨我恨到做了這一切。是誰?」誰說加害者非得恨你/妳不可?若真是什麼愛恨情仇形成動機還比較講道理(咦),這是個光怪陸離的世界,走在路上斜睨一眼可能被毆,坐在地鐵如如不動眼也沒瞟也會被砍,想到簡訊、莫名受波及的J、被冤走的那十年... ...便為之不甘。《暗黑森林》除了勾心鬥角、是誰開了槍、可敬可憎的自尊自卑交集,還有過去與現在的雙重懸疑拴縛我的神經,同時推演十年前後的事件讓讀者的腦細胞好振奮,虧我展讀之初還打了呵欠,過了五十頁便休想罷手,廢寢不夠,忘食不可能,差點忘了上班倒是真的,只想盡速破案,印證個人的粗糙推理,滿足我腦殘無法填補的缺漏,其餘免談。

 

「比受傷更讓我討厭的事情,就是被人看到我受傷。」

李奧諾拉的內心小劇場不時觸動我,獨自舔舐的最低堅持,十年卡關的情路小魯蛇,讓我想給小李子來個大大的熊抱,直接承認吧我就是濫情。讀完《暗黑森林》,我立馬找出陳奕迅的《十年》大唱特唱:「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牽牽手就像旅遊,成千上萬個門口,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無盡的攀比、女王心機或閨密冷箭我都可以忍,是誰造的孽並不難猜,然而,陳年遺憾、故人重逢、代入主角硬內傷一直是我的死穴,更別提生死追逐的戲碼,秒秒鐘逼我心律不整。不如這樣吧李奧諾拉,換妳寫本書顛覆人設和大結局,讓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大夥兒都別找死,可以笑看風雲,何需杜康解憂。啊對了,別太相信雙腿萬能,去學開車吧妳!(瞪)

 

 

書名:暗黑森林 In a Dark Dark Wood

作者:露絲‧魏爾 Ruth Ware

譯者:范明瑛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8531

ISBN9789573282501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