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四月 我就被制約

 

 

聽說去年賣走上萬株 今年自然沒有往年的石斛瀑布景況

幾經掙扎 我們還是來了 畢竟是被制約了嘛

 

 

避開我曾一拍再拍的角落

轉而注意不起眼的地方

仍不減隨手拍興致

 

 

將小子扔給拉坯機保母

便偷得半日閒

 

 

年少時 總想要走得遠遠的

無論走多遠

一顆驛動的心若無法安住

也是徒勞

 

 

而今不需要遠行

只要在老地方轉悠

許自己一段微旅行就夠了

 

即使來了這麼多次

 

好奇的軒

還是有讓嘎眯想像不到的問題

 

比如他問阿宏大大

拉坯機旁桿子上所架設的

橫出來那根細細長長的

指向作品的東西有何功用?

坦白說 眼拙心盲的嘎眯來了幾十次

從未注意過

 

孩子偶爾讓嘎眯暴躁得像頭母獅

但有更多時候 孩子是我的老師

 

玩它千遍 也不厭倦的鳯仙花種子
爆開後蜷曲起來的樣子 軒稱之為毛毛蟲 

 

 

回台中 改逗小舅的貓咪二號玩

小貓咪動來動去

嘎眯拍了幾張 皆宣告失敗

難以掌握的 又豈止貓咪而已

 

 

 

 

 

 

【延伸網誌】

2008.安靜的喧鬧 

2010.趕在落雨前,賞花 

2011.三會石斛蘭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