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一橫,休了整星期,載上老媽和軒軒,我們在519,出發去台東。

 

不想看碎唸的人,不妨直接跳到相片

事先規劃的行程改了又改,最初,嘎眯打算從清境農場,經合歡山、大禹嶺,抵達花蓮。四月底驀地驚覺,時近雨季,考慮到老的小的,最好避開山路,放棄大禹嶺計劃,因應老媽及軒的意願繞道台東。又因數點私人考量,遂走出一條莫名其妙的路線,由原本的台中-墾丁-台東-花蓮-台中,變成不順行的台中-台東-花蓮-墾丁-台中。

 

這趟旅程,選在旻軒生日前出發,一則權充六歲慶生禮,一則因應老媽下半年回老家帶雙胞胎,恐有段時日無法出門,感謝老媽六年來的幫忙和支持,我有種非行不可的衝動,遂鐵了心向公司告假。賓大不可能排休超過三天,他聽嘎眯提到去花東一個禮拜,以為我在開玩笑,笑笑說精神支持嘎眯,直到我們出發前兩天通電話,他才相信我是認真的。既是嘎眯獨力開車,便將行程安排得鬆散些,放棄幾個地點,以免長途開車勞頓。

 

五月18晚間,台中雨水不斷,直落到519天明,氣象報告發出瞬間豪大雨特報,新聞指出屏東車城一帶已有積水,我心想,糟,一向幫助嘎眯玩樂順利的老天爺,跑去哪兒摸魚了呢?!我幾次拿起電話想取消住宿或延期,又將電話放下,猶豫到大半夜,聽著雨聲愀了心,天亮,依計劃出發,決定南下屏東視實際狀況再作打算!怎知前一夜的瞬間大雨,不過唬我夜不成寐的幌子!←高興得太早是會被上天扯後腿的!

 

換洗衣物、毛巾、軒的泳裝、海灘鞋、防曬乳、遮陽帽、聯絡電話、相機、電池、輕薄外套… …嗯,該帶的都帶了,萬無一失,雨勢漸收,版主心情歡快地開往國道三最南端,在早上十點鐘便殺到了哭泣湖(屏東縣牡丹鄉),順風順行的,天助我也!

 

向入口老婆婆買了門票後,忽見右方樹梢上有隻彌猴盪來盪去,軒興奮叫道:「媽媽,快拍!」我拿出相機來,用力按下去,嚇~那哎安捏,嘎眯再度犯了白癡加八級的腦殘性錯誤,只顧著包袱款款抄起相機,完全無視那小小的靜靜的躺在辦公桌上的記憶卡,Orz 

 

好吧,我只能說,哭泣湖比我想像中來得小,但很適合取景,野薑花叢數目可觀,我們看到顏色迥異於南投老家品種的愛玉,軒最愛樹下鞦韆架及石頭屋外的貓咪,經過一夜大雨,地面上還出現雨來菇(情人的眼淚)喲!就這樣,沒圖有真相。

 

 

 

 

離開哭泣湖,嘎眯在太麻里買了記憶卡

於台東晃蕩了一下午,傍晚低達嘎眯的二姑家

 

 

就像春節台東行一樣,軒見到二姑婆,便吵著要去餵雞餵鴨餵鵝

從小見慣阿嬤餵家禽的嘎眯,總覺得再平常不過了

實在很難理解軒軒有什麼好激動的

一餵不可收拾,戀戀不捨離去

 

 

當然啦,咱們要一視同仁,不可有差別待遇

萬萬不可漏了家豬老大及山豬寶寶

 

 

更別提山羊家族了,旁觀小朋友熱衷的模樣

記不得自己小時候可曾有那麼熱血餵食的時刻

 

 

 

二姑十餘名孫輩,她是現階段最好玩的一位,呵

 

 

別看他們倆在畫面上貌似和平

實際上,一個番霸霸,一個恰北北

和好五分鐘,翻臉十分鐘

 

 

 

 

寒山問捨得︰「人家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

捨得云︰「只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等幾年,你且看他!」

 

 

 

「令堂躡跡、追蹤、尾隨、明拍、暗拍、側拍、偷拍、陰魂不散,如何?」

「隨妳眄她、睞她、瞪她、睨她、噓她、譏她、不搭理她,再過片刻,看她怎樣!」

 

 

是日午後放晴令人歡喜

翌晨醒來 上頭的愛哭小仙女又噴淚了

拜託她爹娘約束一下好嗎!

 

 

 

 

【延伸網誌】

去台東撿雞蛋

鹿野高台

小野柳

初鹿牧場

南橫陪他一段

再別‧台東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