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大環境生了病,現代人罹患心病重症的人變多,因應需求,這些年多了一類泛稱為「療癒系」的作品,雖不至於像雨後春筍大噴發,卻在書市中穩占一席之地。小鼻子小眼睛的嘎眯,自然不忘定時拿療癒系來對治一下自己的狹心症,雖有好幾本書頗抓得住我,但我必需承認,某部分療癒系作品在我看來,未免有點誇大,害我讀完後忍不住哼哼兩下。

人生的某些時刻,我們被某句話、某個人、某件事給痛擊,因為太痛了,我們彎下腰,遲遲無法起身,再也直不起腰。確實,當局者迷的我們,可能因著某個契機、一本書、一場電影、一道對味的餐點、一個突如其來的路人甲,而豁然解放,但是,靠著植物散發出來的香氣,烹煮出來的食物熱力,大自然的能量贈禮,寡言主角的一個舉動,老天爺的善美榮寵,一段奇妙的時光之旅,甚或一顆扭轉乾坤的神奇藥丸,就讓人如獲新生,娛樂是一回事,耽溺在故事氛圍滿心暖洋洋是一回事,待感性臥倒休眠,理性馬上立正吐槽:也太神了吧!

生活在大自然中,每逢雨天就想看書,實在很奇妙。

晴耕雨讀這個詞彙太美妙了。

幸福的麵包,想當然爾,是能帶給受傷的人們幸福感的一本書,已改拍成電影,由原田知世、大泉洋主演,電影預告片點此。導演正是本書作者,作者她爹是三島由紀夫的粉絲,故而幫她取了三島由紀子這樣的名字。自從那起藝人男友痛毆司機的新聞播到爛爆,加上網路廣為流傳的「腰子攏血」()之後,我現在看到友紀由紀有紀,都會聯想到麻油腰子(腎臟),這種後遺症真糟糕 Orz~ 不好意思,馬上將焦點拉回書籍本身。看過書介的人,多半會將這本書歸為淡淡的、暖暖的、動人的療癒系小說。

那倒是沒錯,在北海道,一個湖水澄淨碧藍,草原遼濶的絕美好地方,開了一家名叫「café mani」的瑪尼咖啡店,老闆娘理惠所煮出來的季節料理,能讓最灰敗的心情,為之死灰復燃。而那個名叫水縞的人作出來的麵包,沒有花俏繁複的裝飾和多餘材料,只有質樸耐嚼的真實滋味。無論你是為情所困,因家人出走而絕望,為女兒驟逝而喪失生機,理惠悉心料理的餐點,佐水縞手作麵包,都足以喚醒味蕾,讓你重新儲備勇氣,再試一次,繼續走下去。那種微妙的酵素,適切的溫度,星火催升的穩紥力道,讓小說的表現恰如其分的好看。

然而,讀過頭兩篇「再見咕咕洛夫」及「兩個人的濃湯」的嘎眯,享受之餘,中場休息又免不了一貫的質疑,況且,無論正著說倒著敍或漸次披露,作者還算清楚交待前幾篇主要人物的內心空洞及失落的脈絡,可是,除了序曲的繪本《月亮和瑪尼》透出一絲端倪,瑪尼咖啡店的理惠及水縞,特別是理惠,宛如巨大謎團,令人費解。直到進入「壞掉的櫃檯和夥伴」,隱約窺見理惠的內心暗角蓬壯而幽深,及兩名主角看似合拍實則咫尺天涯,我微弱舉起的抗議牌,才悄然放下。如同書中的這句話:光越強,陰影也越深。是嘛,只要是地球人,便有喜怒哀樂,會笑就會哭,能助人就能自傷,哪有全然的溫暖寧馨與療癒,那也太假了!

更讓我臣服的是水縞的這句話:沒錯,理惠和我以為可以憑我們的力量解決問題,也許是一種傲慢。這就對了,說是食物治癒一切,恐怕是神話,若說食物饗人幾絲氣力,多點劫後餘生的溫暖慰藉,補充再接再厲的能量,那麼,一碗寒冬裡的熱湯,熱天午後的剉冰,就能讓我感動淚目的愛吃鬼嘎眯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最妙的是,起初站在救世位置的主角,易位而處,更需被救,當理惠默默調理的時候,反倒是老太太的一句話破冰除霜,鑽入她鐵甲硬殼包覆的脆弱內在。於是,故事有了真切流動的生命,更讓人心悅誠服,舒懶窩進北海道那家只有季節,沒有時鐘的 café mani

這下子,嘎眯也想附議鴨子嘴男主角:「我們一起到月浦過日子吧!」想去北海道農民的馬車市集蹓躂,想衝進夏天的湖裡仰泳,在冬天的草原上製造雪天使,翻翻理惠最愛的《月亮和瑪尼》繪本,問問謎一般的她在東京究竟受到何種冷遇,更想順便將他們家的食物吃光光這樣。(開頭兩段和後面這整段也忒多餘了吧版主)

 

 

 

 

書名:幸福的麵包 

作者:三島有紀子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27

ISBN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