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遊戲無感的嘎眯,勉強曉得 Wii 不是〝喂~〞,Xbox 不是包裝盒。

《失落的奧德賽》(Lost Odyssey) 到底好不好玩,我完全沒概念,只知《失落的奧德賽》是由《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之父坂口博信領軍,重松清編寫,井上雄彥擔任人物設定,植松伸夫配樂的一款遊戲。遊戲主角凱姆,是個求老不得,求死不能,永遠青春體健,活了超過一千年的特異人類,別人看慣秋月春風,凱姆則看慣人性,品嚐過太多次的生老病死,遭遇過無數次的生離死別,在永不停歇的征戰中,咀嚼生命的意義何在。

 

風吹著我像流雲一般,孤單的我也只好去流浪

《千年之夢:永遠的旅行者》正是凱姆的千年回憶,坦白說,嘎眯對作者重松清所知不多,不才在下我,光看到繪者〝井上雄彥〞四個大字,便冒出粉絲心形泡泡,說我是閱讀初衷不純正也行。小說拋却遊戲版的3D效果,藉31則極短篇,刻劃出凱姆千年我獨行的滄桑孤寒,看似淡漠輕飄,實則同時包覆著落拓寂寥與人道悲憫。

凱姆出入大小戰役,無奈出生不入死,無論他怎麼殺,怎麼被殺,就是死不了,他沒辦法對最愛的女兒說出「妳先走,咱們天國再相逢」這樣的話,也沒辦法對最愛的妻子承諾再續今生緣,他只能在時間的長河裡,不停地走下去,沒有方向,沒有目地,沒有終點。

 

我要到那很遠的地方 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秦始皇若來看看凱姆的故事,大概就不會想要尋找長生不死藥了,在有限的,短暫的生命中發光放熱,是謂意義,當一個人的生命無上限,不知從何而來,不知該往何處去,生存的意義何在?人生有限,故覺永恆二字是美,一旦擁有不死之身,永恆二字,只餘悲涼。

因為過於強大,凱姆曾不明白人類的脆弱,只覺得人類的歷史,是周而復始的惡性循環。他走過天涯海角,與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幼,相遇,別離,擦撞出不同花火。

        他無法停止世人的相互殘殺與無盡殺伐

       更找不回女兒死前的那抹微笑

      戰火鋪天蓋地襲來,仍堅持種下手中那把麥子的老奶奶

     體弱多病,靠著旅人的故事,躺在床上觀想遠行的少女

    他走過「強者就是正義,富有就是美德」的大國

   他走過「為了讓七十五年後的孩子聽到震天價響的蟬鳴而賭上生命」的小村

  他聽過殺戮的謊言、和平的鐘聲、島上的輓歌、老兵的遺言

 

 

我要走那很遠的路程 尋回我往日的夢

據說,有人讀了之後,禁不住淚目,嘎眯個人覺得這31則短篇,輕淡如許,一旦搔著癢處,又戛然而止,即使鼻酸,也只是小酸,絕非虐心文來著。總而言之,閱讀的時候,版主不至於噴淚,但覺《千年之夢》裡的故事,恍若由大千世界無數角落編製出的織錦,比方,輓歌之島的女學者慚愧地提到她那抹去歷史真相的國家,像不像企圖掩飾歷史不堪的日本?本是同一個國家,築起高牆又拆除圍牆的兩邊,似有著東西德的縮影?天之飛礫中,一心求道與悲天憫人的對比,好似批到不少出世的高人,聖人 & 剩人 僅一字之差?

… …如果堅強是如此冷冰冰… …那我寧願不要這種東西… …

有時候,就是因為得不到「永遠」,人們反而才會更珍惜「當下」

故事輕盈,架構自由不拘,偶爾出現令我眼睛一亮的珠璣,沒有具體的時空背景,無需深入的描繪或周延的布局,只有驟起的篇章,短暫的邂逅分合,與淡然縹緲的信息。像數十篇的寓言故事,藉著凱姆這個千年不朽之身,歌詠出警世諷諭。

 

 

書名:千年之夢

作者:重松清

繪者:井上雄彥

出版社:杮子文化

出版日期:2012811

ISBN978986619126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