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難的簽名,是簽下手術同意書,及全身麻醉同意書

手術前的白天,照樣玩樂,照樣嘻笑

晚上就不一樣了,稍微靜下來,便忍不住多想

軒:「我還是會害怕,我覺得好恐怖,我好怕。」

軒小舅豪邁地說:「怕什麼,只不過是小手術,沒什麼好怕的!」

軒認真點點頭,接著問:「嗯,真的沒什麼好怕的嗎?那你有開刀過嗎?

723,軒小舅為之語塞

 

 

幫他心理建設的大人,也需要自我心理建設,老媽最聽不得軒口口聲聲我害怕

軒反覆說幾遍,老媽便紅了眼眶,嘎眯只得負責清場、瞪人、穩定軍心

不怕小手術,比較怕全身麻醉,更怕同意書上列舉的最壞的可能性

聊著聊著,軒反倒比老媽坦然釋懷,深夜降臨,心理建設又如摧枯拉朽般崩解

軒:「那妳能保證,我以後絕對,絕對,再也不需要開刀了嗎?

724,嘎眯無言一秒鐘,避重就輕:

「所以我們要愛護身體,多洗手,保持乾淨,維持健康… …

 

 

軒問外婆:「要是醫生的針,掉在我肚子裡怎麼辦?

所以說,這年頭的新聞太黑色,不適合涉世未深的小朋友觀賞

 

 

最難的目送之一,是望著他牽著醫生的手,走進手術室那扇大門

雖然承諾要陪著你長大,卻也有跳票,和無法陪同的地方

門閤上前,聽見軒對醫生說:「好可怕!」

說是這麼說,軒卻頭也不回的,勇敢大步地向前邁進

醫生:「不會啦,不可怕,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

真的不可怕嗎?醫生你被手術刀宰割過嗎?

725一大早,我忍不住依循軒式思維這麼想

 

PS. 某人之細心的,沒錯,出來帶人的多半是護士或護佐

這位出來帶軒的醫生很年輕,不是主刀的那位資深醫生

 

 

 

手術後,麻醉藥效消褪,不預期會是那麼痛的軒小子,哭了

護士:「媽咪不必擔心,麻醉藥效一退,小朋友醒來,通常會哭個半小時。」

軒聞言,漸漸停止哭泣,顯然不願破那半小時紀錄

最難的陪伴,是抱著你,聽你說好痛好痛,我們卻無能為力

 

 

手術圓滿成功,已返家休養,謝謝關心

謝謝賓大趕回來陪他一晝夜幫他壯膽,謝謝醫護人員照料及志工的幫忙

謝謝公婆特地從南投趕過來探望,謝謝公司容忍我消失好多次的半天

 

未來兩個月陪軒玩的時候

希望大家能避免劇烈動作及過度施力

 

知道的人可以放下心中大石,不知情的人亦無需多問,版主累斃了

這兩週,公司經理因事赴美,嘎眯身兼二職,家事公事兩頭燒

如今只覺虛脫,暫先記下一二事,現在我什麼都不想說,更沒力多說

軒這幾日需靜養,下星期再回院檢視傷口

請給他一星期,給嘎眯24小時,我們很快就會恢復生龍活虎

 

 

如若願意的話,只要祝福軒

早日康復,永保安康

謝謝!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