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媽媽,失去家人,失去所愛,即使走過一千一百哩,又能尋回什麼?

從未想過媽媽會那麼早離開,難以想像三姐弟各走各的路,她不知道悲傷有無終點,只知道糟糕的盡頭仍有更糟,生命中美好的一切,皆隨著媽媽凋零。先是命運捅她好幾刀,隨後是她自行補上殺千刀,她遏止不了自暴自棄的衝動,挾憤懣對命運狂嘯,放恣性愛,習染毒品,背棄了婚姻,背叛深愛她的丈夫。將青春的、正常的、完好的、陽光的自我,遺落在溝渠,任其發臭腐爛。

那時候,她只剩下勇敢,沒有一招半式,沒有充分的行前計劃,從來不是背包客的雪兒,獨自踏上太平洋屋脊步道,打算從加州的莫哈維沙漠出發,一路北上,走到俄勒岡與華盛頓邊界,出發前,她想像自己藉由長途跋涉,淨化情感,修補自我。

出發後,她被巨無霸背包壓垮,背痛,屁股痛,腳痛無以復加,嫌她骨肉離散不夠慘似的,腳指甲一枚一枚地掉,這是她與太平洋屋脊步道的決勝關鍵,只要留下來的指甲數多過半路出家的,就算她贏,留得指甲在,不怕沒福享,怎曉得腳指甲愈來愈不給她面子… …痛到最高點,飢渴無絕期,食物補給有限,荒蕪間水源難得,奇妙的是,淚水同樣難得,出發前源源不絕的傷心熱淚,從她踏上步道的那一刻起,便自人間蒸發。

老天收回淚水,饗她以孤寂美景,壯美遼濶,附贈熊出沒,狼來了,響尾蛇如影隨形,更別提某個晚上從她身上啪嗒啪嗒踐踏而過的爆量小生物。

 

我曾懷疑過許多事情,但這件事我始終深信不疑:

這片荒野的明晰清澈,有我容身的一席之地。

 

母親走後,她試著凝聚家人情感,卻只是徒勞。她以母親的話提醒自己「你沒辦法逼一個人去做他做不到的事情。」然而,對照現下悲愴,如何忘記舊日美好?她愈是用力,愈是失落;愈感不捨,愈覺難堪與狂暴。走在步道上的某日,她在哀傷之外,正視自己的憤怒。她氣媽媽那麼早走,她氣繼父變得冷漠,她氣姐弟毫無戀棧… …傷慟的面具下,呼之欲出的不平及任性,這類次要情節,特別容易打動我。

旅程中短暫的交會,除了讓她看清自身的憨膽及天兵,還有些難以訴諸筆墨的百轉千緒。層巒疊嶺間的相知相惜,不在乎彼此臭烘烘,髒兮兮,超越世俗的溫熱友善,讓她找回與人相處的友誼原風景,卻也避免不了惡意及歹念的可能。

只當過三五天背包客的話,很難想像一個連怎麼濾水生火都不清楚的人,呆呆背起一座小山也似的行囊,隻身邁向沙漠曠野,攀登崇山峻嶺,在彈盡援絕時怔忡,在冰天雪地匍匐前進。書籍簡介稱這是一本「充滿力量、坦然面對的回憶錄」,菜鳥登山越嶺固然勇氣十足,將浪擲人生的過往攤在陽光下,更需要勇氣。作者自稱是好色的混球,如實表述她對性愛的需索程度,及海洛因上癮的毒蟲人生,說是懺悔錄亦不為過。她曾有過的種種行徑,荒唐不足以形容,讀到「成為什麼樣的人,不是我能夠選擇的」,幾令版主有種想將她踹進馬里亞納海溝的衝動。

幸而千哩之行,不單帶給她生理上的痛苦,更沖淡心理上的苦楚,越過海拔 一萬英呎 有餘,日出與日落,山脈與沙漠,在大自然面前,她既覺兇猛,又感謙卑,最初有多麼恐慌,最終就有多麼安適自如。走過數十日坎坷困躓,行經死蔭幽谷,找回久違的安全感,篩濾出率直大無畏,感性洗練的字句。步下眾神之巔,親炙眾神之橋,往後的人生,將不只是勇敢。

 

書名: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

   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作者:雪兒.史翠德 Cheryl Strayed

譯者:賈可笛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2124

ISBN:9789862352205

作者網站點此:http://www.cherylstrayed.com/

BV(中文字幕):http://www.youtube.com/embed/-KjI1uHlBME

試讀序章點此:http://facesfaces.pixnet.net/blog/post/28303148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