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壞到什麼程度?才夠格讓爸媽撂人將她從床上挖起來,轟去離島管訓班?

安娜的老爸是退役軍人,道德觀死硬,宗教觀強烈,出過幾本宗教書籍,儼然一方教主似的,哪有可能忍受獨生女兒行差踏錯。是,她行為不檢,她夜不歸營,她讓爸媽偏頭痛無可救藥,然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安娜前不久墮胎,父不詳。

半夜被綁,連盥洗用品衣物小褲褲都不准帶,更別提低頭族的性命手機,唯夫命是從的軟腳蝦老媽,只能揚著〝都是為了妳好〞的旗幟,目送她像牲畜一樣被扔上車。心灰意冷的父母,相信12週的終極訓練,是找回正常女兒的最後機會。

她跑不遠,逃不掉,掙脫不了拱石訓練營的嚴酷蛛網。晨起靜思,入夜讀經,她默默望著身上的橘色制服,像機器人一樣用餐,徒手翻土,淬礪心智,順便來三百下交合跳,違者鐵箱伺候,如果拱石訓練營有別號,不是監獄,就是地獄。

直到她們展開長途健行,目睹輔導員被無名槍手給秒殺,叢林中倉皇逃生的女孩們才驚覺,逃出訓練營絕非幸福,如果拱石訓練營叫作地獄,那麼地獄以降,確有十八層地獄。

這就是所謂的「生死關頭」。

她曾經聽過太多次這種愚蠢的陳腔濫調,但從未真正體會其中的含義。

現在它成了世上最令人恐懼的字眼,幾乎意味著任何可能。

 

安娜算是惡女嗎?看在規規矩矩,四四方方的父親眼裡,她不只是惡女,簡直是孽女。然而,安娜沉穩,擅於思考,面對陌生環境時,懂得在逃亡失敗後,迅速回到不惹人注目的一方天地,因為安娜明白,女孩,是比男孩更其邪惡殘酷的。將安娜擺進訓練營,對照其他女孩不同層次的惡,未免小巫見大巫,特別是從一開始就讓安娜迴避的闇黑卡拉。

作者麥考利承認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便是《蒼蠅王》,最喜歡的作家包括史蒂芬.金,果然在這本小說中,既有《蒼蠅王》,也有史蒂芬.金,可惜沒有我喜愛的名為惡女實則好好小姐的田中麻理玲(笑)。  如果要說有什麼不足的,大概就是不若我預期的震撼,拱石訓練營不算太嚴苛,心境比槍手可怕,惡女未必窮兇惡極,許是顧及大眾市場,必需有所取捨,《快逃吧!惡女》涉及諸多議題,不少足堪發揮的段落,剛搔到癢處便打住,優點是,故事相對精簡暢快,也留給讀者更多自由思辨的空間。

例如宗教,安娜曾這麼想,如果這是惡女應得的果報,讓她懷孕的豬頭為什麼不在島上?開口閉口教義卻拿女兒沒輒,愛面子的父親不敢出面帶安娜去墮胎,叔叔冷言冷語,好似安娜的罪愆禍及全族。當子女出了狀況,許多家長的憤怒正說明他們有多麼束手無策,比起關心孩子感受,他們更在意自己的處境及心情?再想想那位求安娜封口的自私鬼,若說孩子任性自我中心,某些大人何嘗不是?

這個地方嚴重摧殘我的心智,她想,

懷疑自己是否能有復原的一天。

說它不夠威,某些瑣細卻在讀後數日才自心中發酵,像是,瑪麗亞為什麼不說話?安娜常切換到攝影角度去審視當下的畫面,包括目睹拋頭顱灑熱血的那一秒,習慣將自己抽離,是否會讓一切變得理性而容易?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浴火重生鍛造靈魂勝過十年寒窗百年樹人,也許愛的教育不妨添加適度軍威以茲平衡?(等著被踹飛)  有些人常抑鬱寡歡,或許我們都該有段時間被扔進最原始,回歸生存基本面,更懂得活著本身已夠慶幸?

找不到叢林出口的女孩們,可以團結,也可以相互排擠,現實生活圈裡不合拍的人變成朋友,存續關鍵的領袖或許是老鼠屎,妳可以付出,卻必需有所保留,妳可以信任,卻不能太信任。

除了餐風宿露,叢林求生,飢寒交迫,她們方向不明,敵我莫辨,既想被文明世界找到,又得躲避槍手的追蹤。氣力用盡若有前途,也只是抉擇與迷惘的糾葛;生死存亡若有回音,必然是道德難題的嗤笑。妳不必是女孩中最漂亮的,卻非得是最聰明、最強悍、最果斷的不可,為了保住小命,什麼都可以犠牲?什麼都得做?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那個模糊的界線在哪裡?

 

 

 

 

書名:快逃吧!惡女 Bad Girls

作者:亞歷克斯‧麥考利 Alex McAulay

譯者:綵憶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21031

ISBN978986620073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