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幸福假面》,描述一名自我感覺良好的英國女士鍾恩,在偏遠異鄉巧遇久違的老同學,天啊,那是當年神采飛揚的校園美女嗎?瞧瞧對方是多麼淒慘落魄,形容憔悴,比實際年齡老很多,反觀自己,沒有皺紋,不見絲毫白髮,相對於老態盡出的老同學,簡直雲泥之別,於是,鍾恩的心情更好了!

 

老同學半是興味,半是忍俊不住地,拋擲出直白的問題及觀點,動搖鍾恩的完好鎮定。二人分手後未久,因火車受阻,鍾恩坐困一處狗會拉屎但依然無聊的招待所,漫漫長晝難以排遣,沒別的事作,只好想很多,鍾恩一思考,上帝便發噱。稍早與老同學的對話,似導火線般,引爆鍾恩的懷疑與自省。記憶中微不足道的瑣瑣細細,宛如打地鼠般此起彼落地冒出頭,齊齊譏嘲她過去的視而不見。

 

中東之旅,逼她正視不堪的真相;意外覺醒,揭露她的膚淺自私。

以為自己所作所為,全為家人謀福利,殊不知她只是快活地為自己好。

而她素來引以為傲的幸福,不過是外表七彩絢麗,實則不堪一戳的夢幻泡影。

醒悟永遠不嫌遲,這一次,她真心想要做點什麼,來扭轉荒腔走板的人生,只不過… …

 

 

 

鍾恩最大的矯揉造作在於,她會矜持自重地謙稱自個兒沒什麼特別的,兼以自得神色隱隱補述,噢,真要說有什麼不好,便是順遂圓滿,近乎完美,對照他人的境況偶或有些小抱歉罷了!

 

驕矜自恃,沾沾自喜的鍾恩,滿心以為事事合宜,可圈可點,她的人生沒有風險,沒有污點,丈夫兒女都出得了廳堂,然而,她當真人見人愛,不可或缺嗎?噢不,請叫她鬼見愁,鍾恩生平最大貢獻,應該是促進他人的革命情感。

 

書介有句話深得我心:「有時,幸福就像集體的偽善。

鍾恩活在世界中心固然令人啼笑皆非,她周遭的人,何嘗不是推波助瀾的共犯。撿我身邊現成的例子,某甲忍讓數年後終究爆發,堅持離婚,孰料配偶愕然拍案,怒罵某甲為何從來不說。又有人活在群策的善意謊言中,待當事人驚覺,不禁憮然,怨怪這些人通通不夠朋友。平心而論,現實中的鍾恩不在少數,他們並非看不清事實,而是縮頭比面對容易,非到最後關頭,壓根不想看清。

 

老同學的話語作為經線,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穿梭其中,緯線是深埋心底的浮光掠影,輾轉織就眼盲心拙的人生圖象,暮靄深處,是鍾恩丈夫的私心摯愛。作者揶揄的力道輕盈,諷喻的後座力不減,在她精巧布局下,讀者永遠期待下一場鍾恩式荒謬劇,及下一回合幸福戲碼背後的大發現,如此詭誕,又如此寫實,稱「這是克莉絲蒂最像張愛玲的一本書」,絲毫不為過。

 

《幸福假面》打從第一頁便讓嘎眯讀得津津有味,悠遊其間,很是過癮。過程已屬步步「精」心,結局更是高妙。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不愧是一姐,即使《心之罪》系列並非她最為人稱道的推理作品,她就是有辦法在看似平凡無奇的架構中鋪設機巧,讓讀者暫別四周喧囂,乘著故事的翅膀飛翔,忘了回家,我想她必然是故事神祇的女兒無誤。

 

 

 

書名:《心之罪》系列之三 《幸福假面》 Absent in the Spring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譯者:黃芳田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2111

ISBN9789573270546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